> 独家策划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军事 | 评论

李光耀与中国:华人和非华人的两张面孔

来源:搜狐网

  导读:对很多中国民众而言,李光耀并不是一个陌生的名字。这不仅是因为他"华裔"的身份,更是因为他对中国的内政外交常常有着独到的见解。美国总统奥巴马称其是20和21世纪的亚洲传奇人物,"他是协助促成亚洲经济 奇迹的人"。亨利·基辛格盛赞李光耀为其过去五十年中所结识的世界领袖中令自己受惠最大者,并一反流行见解,认为在李光耀这位"聪明才智与判断力无与伦比的伟人"身上所体现的,无疑是英雄造时势而不是相反。

  从被殖民者到新加坡国父

  “我一向都认为马基雅维利是正确的,如果没有人害怕我,我的存在就没有意义”-李光耀。身高一米七八,瘦削的体型和温和的气质,这位祖籍广东梅州的客家人后代看起来,并非强人一个。但在新加坡,以果决的判断,坚韧的个性和顽强的手腕进行社会控制的事实,却也让他成为了名噪一时的东亚威权主义最典型的代表政治家。

  1923年9月16日,李光耀出生于新加坡。李光耀的父亲是一名赌徒,而其母亲却是个勇敢的女人,在李光耀的心中,如果她晚一代出生,很可能成为女强人。李光耀的外祖父李云龙崇拜西洋文化,受其影响,李光耀从最初的华文学校转入古楼英文学校就读,12岁时,因为学习成绩突出赢得奖学金,他被保送进当地顶尖英校莱佛士学院深造。1939年,16岁的李光耀以优异成绩从莱佛士学院毕业,并通过了英国剑桥大学的入学考试。但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李光耀的求学之路被迫中断。

  1942年2月15日,日本帝国主义的战火终于烧到了新加坡。日本占领新加坡后,在其国家横行霸道,屡屡虐待平民。一次,李光耀路过一个街心岗亭时,因忘记向日军鞠躬行礼遭到日兵毒打,后来,日军做手势要求他沿来时的路回去,李光耀只好从命,才逃过劫数。1942年2月21日,日本开始在新加坡肃清抗日分子,并且把清查重点放在华人身上,他亲眼目睹了日本人用机枪扫射无辜平民的画面。自此,他开始认真研究日本历史,想弄懂为何日本人如此残暴。

  1945年日本投降后,李光耀为报考剑桥大学再次回到母校莱佛士学院。毕业后,李光耀先后在伦敦经济学院、剑桥大学和中殿律师学院学习,并拿到了律师资格。在剑桥的求学时光对李光耀的政治思想的形成产生了巨大影响,那时,他常常参加社会调查和政治活动,并结识了一批马来亚(马来西亚独立前的称呼)留学生,并参加了“马来亚论坛”。“马来亚论坛”主要是讨论马来的现状和前途,论坛成员共同的目标都是争取马来亚从英国殖民主义者手中解救出来或独立,但在途径和手段上则各持己见。

  1952年新加坡邮差罢工事件是李光耀人生转折点。在此事件中,李光耀被聘请为邮电工会的法律顾问,初次显露出他对工人运动的作用,他和一些工会代表一起与英国殖民当局谈判。由于李光耀的出谋划策,最终达成了有利于工人和工会的协议。李光耀也因此声名远播,结果成了100多个工会的法律顾问,这为他赢得了广泛的群众基础。后来,他又声援了新加坡学生的反殖运动。当时,学生们创办了鼓吹独立的报刊,英国殖民当局认为这一行为违法,公开对学生进行审判。李光耀为学生辩护并取得胜利,这次令李光耀声名大噪。

  1954年11月21日,李光耀与左派学生及工会领袖成立了人民行动党,并任秘书长,自此步入政坛。成立当天,李光耀宣读了党纲,第一条就是结束殖民统治,建立一个包括新马两地的独立国家。后又在1955年参加“部分民选政府”的首次选举,包括李光耀在内的多位人民行动党党员当选立法议员,称为立法议会中的反对党,从而正式开始争取掌握政权的斗争。

  1958年,英国殖民当局核准《新加坡自治方案》,同意新加坡通过1959年大选从半自治状态变为全自治,但英方保留新加坡的国防、外交、修宪和颁布《紧急状态法令》大权。1959年5月,人民行动党在立法议会大选中大获全胜,成为多数党。

  在新加坡摆脱殖民统治,进而到建立共和国的过程中,李光耀在众多关键时刻显示了高超的政治权术和谋略。实用主义是其一贯的行事作风,他被很多人称为“马基雅维利式”政治家。作为文艺复兴时期意大利著名的政治家和军事家,马基雅维利主张,君主为达目的可以不择手段,“为了达到一个最高尚的目的,可以使用最卑鄙的手段。”但李光耀对此毫不避讳,甚至公开承认马基雅维利是其偶像。

  新加坡独立后,有着客家人务实精神的李光耀,从制造业着手,1968年成立裕廊工业区,建立多个轻工业基地;努力吸引外资,给予外国企业优惠。只用了十年,新加坡便成为世界主要电子产品出口国。作为世界主要港口,新加坡成功吸引著名石油公司蚬壳石油和埃克森美孚,成为世界第三大炼油国。政府负责建造房屋廉价提供给民众。1980年代,新加坡经济发展迅速,政局稳定,失业率低至3%,国内生产总值每年增长8%。工业重心开始转移到芯片制造业及其他高科技领域,旅游业和服务业也蓬勃发展。

  在李光耀担任总理的25年间,是新加坡经济增长最快的时期,新加坡成为井井有条、规范洁净、生活富裕的花园国家。1992年,邓小平南下深圳,做了著名的南巡讲话:"出国去看看并且要向各国学习。特别是向新加坡学习。他们有良好的社会纪律和良好的社会秩序,我们应当向他们借鉴,并且比他们管得更好。"

  可以说,英日两国的统治印记给了李光耀不同的思考。他曾说:“英国人教会我用制度来治理国家,日本人告诉我,怎么通过权力(来治理国家)。”

  “香蕉人”:华人与非华人的两张面孔

  从血统上看,李光耀是纯正华人,但从教育上看则是不折不扣的“香蕉人”。李光耀是个反共者,这点他在自己的著作和公开讲话中从不讳言。他坦言,新加坡之所以积极加入美国所倡导的东南亚条约组织等区域军事联盟,目的就在于遏制共产主义势力在东南亚的扩张,而力主与大马合并,也有借马来人之手清除新加坡华裔中左翼势力的明显考量。为了抵制东南亚的“颠覆渗透”,他曾长期和具有“丰富反共经验”的台湾蒋氏父子发展军事合作关系,也曾“直谏”邓小平,劝说其放弃对南洋的“国际主义支持”。他对越南的态度前后变化迥异,当初的“冷”是抵御“共产势力扩张”的需要,后来的“热”,则有配合美国,在越南推动和平演变的意图。直到近年,他仍然不改反共本色,并将之作为劝说美国介入东南亚,游说南洋各国“警惕中国野心”的重要论据之一。

  然而这位“反共专家”却有一段无法磨灭的“联共史”:上世纪50年代中叶,他的“啤酒精英”团体就曾正式和左翼工会结盟,共同争取海峡殖民地的自治权。这是因为李光耀发现,传统的精英社团无法争取新加坡基层,尤其华裔基层民众的支持。如今带有反共色彩的新加坡执政党—人民行动党,成立之初却有浓厚的左翼色彩。1957年李光耀曾和左翼发生冲突,这一冲突随着当时殖民当局负责人林有福镇压“共产主义者”并逮捕林清祥、德万奈尔而暂告平息。1959年6月3日新加坡自治,两天后李光耀的人民行动党组阁,随即便释放了2人,直到1961年李光耀和党内左翼势力“大决裂”,这段“联共史”才告一段落。

  以“反共需要”为名,新加坡的左翼政治活动家和左翼组织遭到长期压制。直到1987年,新加坡还曾以“反共产主义颠覆”为由,未经审判便逮捕、关押了16名左翼知识分子,而这起名噪一时的“5·21事件”,16名受害人究竟是“共产主义者”,还是普通的自由知识分子,至今也没个定论。

  1970年代起,台海两岸的对峙、竞争渐渐登上东亚-东南亚地缘政治的“中心球场”,李光耀和新加坡则左右逢源,在大陆和台湾均扮演“诤友”角色,一度被双方官方、民间视为最好的合作者。

  然而“合作者”仅仅是李光耀的半张面孔。一九九三年史无前例的两岸辜汪会谈,就是在李光耀斡旋下于新加坡举行的,他之后也批评李登辉过于媚日,但同时,李光耀与民进党高层的接触也没有中断过,他还让儿子李显龙在就职新加坡总理前旋风访问台湾,引发争议;民进党最有可能角逐2012年总统大位的苏贞昌,四月底就走访新加坡与李光耀密谈。由此可见,李光耀反对台独玩弄战争边缘游戏,因为新加坡需要这个地区的和平稳定,但是,李光耀显然也不愿意看到两岸快速统一,担心中美日平衡被打破。

  在对华关系上,人们注意到,随着中国国力不断增强,李光耀表态希望美国能够继续出面制衡中国,还告诫日本、印度等国,对中国成为强国提高警惕。从某些方面讲,李光耀的对华政策的确有一定的两面性。这主要源于他的平衡外交理念,当然也与他的意识形态理念有关系。李光耀总希望能够在国际上左右逢源,但由于国际政治的复杂性,左右逢源只是理想状态,运用不当会对新加坡产生不利影响。

  在李光耀长达50多年的政治生涯中,强调或淡化华人色彩,是李光耀审时度势、交替使用的两大方略。争取自治之初,为了摆脱“亲英精英”形象,取悦在海峡殖民地占人口多数的华人乡亲,他强化华人形象,甚至在公共场合放弃使用用惯了的英文名“哈利·李”。但当自治实现、左翼在华人圈坐大时,他便不惜通过与马来亚合并的办法“稀释”华裔情结。当马来联邦倚仗人口优势,强推歧视华裔政策时,他打出“保护华人利益”旗号,促成新加坡独立;独立后为了切断华裔和“唐山”的认祖归宗渊源,他再度淡化族裔色彩,树立“新加坡国民”理念,甚至为此不惜关闭了“南洋华人文化大本营”—新加坡南洋大学。

  建国以来,他煞费苦心搞“集选区”、反对党比例上限,让反对党即使获得25%左右的平均选票,最终到手的议席也只有区区一两个,“保证少数族裔当选权”就是个屡试不爽的金牌道具。然而当李光耀发现,自己的“集权式”、“高压式”现代化,开始越来越多被西方诟病时,他便再次祭起“华人文化圈”、“儒家治国”的法宝。他强调新加坡这个南洋华人国家的特殊性和东方性,为自己的做法辩护。他搞的新闻管制、家长制、裙带作风、威权政体、变相世袭,以及苛严的法规、令人侧目的鞭刑,等等等等,都会被“文明世界”斥之为“野蛮行为”。

  总的来说,在“大中华圈”正式外交场合说英文、在英语圈则说普通话的李光耀,推行的主要是一条“黄皮白心”的路线。如南洋大学事件,自独立的那一天起,新加坡就不断试图拿它开刀。当华人激烈反弹,政府不得不妥协后,李光耀就在70年代初打出“双语文化”旗号,在全新加坡强制以英语作为中小学第一教学语言,从而使新加坡华裔的母语能力直线下降。最终让南洋大学成为无源之水,无本之木,不得不在1980年关闭,被并入用英语教学的国立新加坡大学。

  如今的新加坡华裔已经普遍“黄皮白心”,以说英语为荣、说汉语为耻,很多人即使在家也常常以英语交流。新加坡国立大学博士张汉音曾做过一个调查,发现有超过20%的年轻新加坡华人表示“如果有来生,一定不做华人”。

  李光耀:邓小平是我遇过最出色的人

  祖籍广东梅州的李光耀与中国渊源颇深,他与历代中国领导人的交往更是让世人津津乐道。自1976年首次访华以来,李光耀先后数十次访问中国,对发展中新关系情有独钟,与新中国历代领导人都有交往。他指出,每一代中国领导人都留下不同的历史足印。“毛泽东是永远的革命家;邓小平注重的是稳定与增长;江泽民强调巩固与发展;胡锦涛谈的则是和谐社会、缩小贫富差距及沿海与内地的发展差距。”2007年11月16日李光耀结束访华行程后,在谈到对习近平的看法时,他称:“在我与他会面的一个小时中,我发现他是一个有想法的人(athoughtful man),生命中经历了很多考验和磨难。你知道他有8年时间下放到农村,在福建18年后才到浙江,然后去上海。所以我会把他归类在(南非前总统)曼德拉这一级的人物——有强大的感情自制力,不会让个人的不幸和苦难影响其判断。”

  众所周知,李光耀最崇拜的领导人是戴高乐、邓小平、温斯顿·丘吉尔,邓小平位列第二。他表示邓小平在文化大革命后为中国收拾了残局,并凭着其影响力让中国翻身,朝经济增长方向稳步迈进。“邓小平是我遇过的最出色的人。”

  1978年11月12日,74岁高龄的副总理邓小平访问泰国、马来西亚后,续程访问新加坡,同李光耀就国际和地区形势、双边关系以及共同关心的问题,广泛深入地交换了意见,增进了彼此了解。这次会见,成为李光耀的“一次难忘的经历”。特别是邓小平听了李光耀批评甚至是责难中国在华人和共产党问题上的政策做法后,不仅没有批驳,反而问道:“你要我怎么做?”这使李光耀为之一震。他感到这与其首次访华时接触的领导人的态度截然不同。于是李光耀坦然相告:“中国必须停止马共和印尼共产党在华南所进行的电台广播。”李光耀后来回忆:“我从未见过一位共产党领袖,在现实面前会愿意放弃一己之见,甚至还问我要他怎么做。尽管邓小平当时已经74岁,但当他面对不愉快的现实时,他还是随时准备改变自己的想法。”以致他在书中写道:“邓小平是我所见过的领导人当中给我印象最深刻的一位。尽管他只有5英尺高,却是人中之杰。

  2010年11月,在邓小平访问新加坡整整32年之后,在新加坡河畔的“贵宾廊道”,时任中国国家副主席的习近平与新加坡内阁资政李光耀共同为邓小平纪念碑揭幕。碑上刻有邓小平的名言“发展才是硬道理”。邓小平是李光耀最佩服的三个政治家之一,他的这句名言,显然影响了李光耀。可视之为李光耀政治遗嘱的《新加坡赖以向前发展的硬道理》一书,书名中的“HARDTRUTHS”,灵感无疑来自于邓小平的那句话。

  李光耀与邓小平,一个造就了新加坡的经济成功,一个创造了中国的奇迹,他们的思想在许多方面都是不谋而合,都根植于强烈的务实主义,对此如李光耀所讲,“我们不是理论家,不会搞理论崇拜。我们面对的是实实在在的问题,人们要找工作、要挣钱、要买食物、要买衣服、要买房、要抚养孩子……我们可能读到过什么理论,也许半信半疑,但我们要保持现实、务实的头脑,不要被理论束缚和限制住。如果一个方案行得通,我们就实施,这样才有了新加坡今天的经济。”

  今天我们为何关注“李光耀”?

  3月19日据新加坡媒体报道,高龄91岁的建国总理李光耀的病情18日再度恶化。截至18日晚,他仍然在新加坡中央医院加护病房留医。总理公署18日下午1时20分发出简短文告说,李光耀仍然病重,病情已进一步恶化。

  从1959年新加坡自治邦成立出任自治邦政府总理起到2011年淡出政坛,李光耀担任新加坡总理31年,担任内阁职务52年,在新加坡政坛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在此期间,新加坡用了不到40年时间,从一个缺乏经济禀赋和安全保证的弹丸之地,跃升为著名的“亚洲四小龙”之一,并进入发达国家之列。其发展轨迹,被总结为新加坡模式。

  新加坡模式与西方发达国家的发展模式和第三世界不发达国家的各种尝试之间,有明显的分野。概括起来,是在精英治国机制主导下推行威权法治主义、发展主义、贸易开放主义和社会福利主义的结合。这种结合,最终让新加坡形成了廉洁政府架构、积极的对外开放政策、高积累的财政模式和稳定社会保障体系。应当说,新加坡模式的核心部分,折射了李光耀作为主要建构者其个人的思想和文化背景,如英国工党的民主社会主义、中国法家思想和马基雅维利的君主论等的糅合。

  在短短几十载里,李光耀让新加坡在狭小的地理空间里,创造出足够大的生存空间。“别人会以什么方式铭记我,我决定不了。生活中,我只做自己认为有价值的事情。”李光耀如是说。他的一生已经给新加坡留下丰富的遗产,值得新加坡珍视。而其小国生存之道,其中的一些道理也值得大国思考、借鉴。

  值得一提的是李光耀最早看好中国崛起的著名政客,苏州的高科技园区更是开了中国国际硅谷的先河。新中于1990年10月3日建交,中国现已是新加坡的第三大贸易伙伴国。身为华人,浸润过儒家思想,李光耀对中国是相当了解的。李光耀数十次访华,为中新关系的发展倾注了大量心血。

  今天,作为中国人,为什么我们如此关心强人李光耀?当然不只因为他在自己的祖国新加坡所取得的经济和社会成就,更在于他与中国长达半个世纪千丝万缕的微妙关系。

  参考资料:

  邓聿文:《李光耀 :西方认识中国的领路人》共识网,2015年3月18日

  陈斌:《李光耀:一个现代国家的缔造者自由威权与新加坡转型》南方周末,2015年1月23日

  鲍盛刚:《李光耀与邓小平》共识网,2013年11月12日

  陶短房:《李光耀的中国政治》载于《凤凰周刊》第401期

  《李光耀,一生只哭过两次》环球认为杂志,2015年3月

  《新加坡的硬道理》经济观察网,2013年9月

  《李光耀病危引发全球关注》新安晚报,2015年3月

history.sohu.com true 搜狐网 http://history.sohu.com/20150319/n410030387.shtml report 7204 导读:对很多中国民众而言,李光耀并不是一个陌生的名字。这不仅是因为他"华裔"的身份,更是因为他对中国的内政外交常常有着独到的见解。美国总统奥巴马称其是20和21
(责任编辑:杨少杰) 原标题:李光耀与中国:华人和非华人的两张面孔

我要发布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