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独家策划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军事 | 评论

“胡蝶”之殇:九一八当晚与张学良共舞?

来源:搜狐历史

  导语:1989年4月23日,民国第一影后胡蝶病逝于温哥华,享年89岁。云集的美女,让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的旧上海显得分外的香艳。美,几乎是全天下女子毕生所追求的东西。而号称民国第一美女的影后胡蝶,却是个绯闻不断的焦点人物。

  小报毁胡蝶声誉:初恋情人“两封信”借机休妻

  1931年胡蝶与林雪怀解除婚约一事闹的满城风雨,胡蝶曾忆及与林雪怀订婚后的生活时曾说:林雪怀“初固待我甚好,举凡他人及佣仆不愿为之事,均乐待我为之,我心甚悦。故所赚得之金钱,嫉愿供其使用。”但是渐渐地,她的一线明星身份,开始给仍是二流演员的恋人林雪怀带来了不小的压力。后来,林雪怀弃影从商,希望有另一番作为,但因经营不善,所开的酒楼没多久就入不敷出、债台高筑。1927年3月,为了表达对林雪怀的支持,消除他的顾虑,胡蝶与林雪怀在上海有名的月宫舞场举行了隆重的订婚仪式。

  林雪华与胡蝶感情破裂的导火索是上海一家名为《大报》的小报刊登了胡蝶的花边新闻。称其与于影界某些同仁关系暧昧。此类小报原以捕风捉影乃至肆意捏造所谓名人隐 私为能事,目的只在招徕读者,以赚昧心钱,所刊内容多不足信,一般人也 懒得与其计较,往往一笑或一怒即了。但原本对胡蝶就心存疑虑的林雪怀在 恶劣的心境中读此报后,犹如火上浇油,变得不可理喻,他竟以为抓到了胡 蝶行为失检的铁证,当面厉声斥责胡蝶。1930年11月15日两人不欢而散。半个月后,正当胡蝶在百代公司为《歌女红牡丹》配音的紧张时刻,收到了林雪怀委托两位律师转来的信函。信中引用了《大报》所载的种种风流韵事,直斥胡蝶“行止不检,声名狼藉”,并言明从此“恩断义绝”,已聘请鄂、倪两位律师商洽解除婚约。

  胡蝶心中虽气苦万分,但仍不能痛下决心,结束这段曾使她感受到幸福的情缘,她总觉得,这 封信也许是出于林雪怀的一时冲动而不是他深思熟虑考虑周详的结果。胡蝶 给林雪怀回了一封信,试着询问解约的条件,看看林雪怀是否有回心转意的 可能。很快她就收到了林雪怀的第二封来信,对胡蝶的试探根本不予理睬, 而再次以断然的口气“声言恩断义绝”,“唯坚决要求解约”。至此,胡蝶 方最终明白,她与林雪怀的这段令她难忘的情缘已无法也无必要予以挽回, 乃痛下决心,斩断情思。

  林雪怀认为胡蝶是极要面子之人,料想她绝不敢闹出被“休”掉的丑闻,她只好委屈求全,此后,钞票照样供他花。然而小报的谣言不足以证明胡蝶有何过失,而胡蝶告他无故解约,却是铁证如山,他率先挑起事端的两封信如今成了她最为不利的证据。“蝶雪解约案”终于在1931年底解决,胡蝶与林雪怀彻底了结恋人关系。

  未曾谋面的诋毁:九一八当晚与张学良共舞

  1931年对于胡蝶来说是个多事之秋,民国报纸《庸报》上一篇题为《张学良的“九·一八”之夜》的爆炸性新闻差点使她名誉扫地。报道称:“民国二十年九月十八日夜,日本关东军发动大规模进攻,一路烧杀抢掠,无恶不作,东北三省之同胞陷入水深火热之中,而东北军之最高统帅张学良将军彼时却正与红粉佳人胡蝶共舞于北平六国饭店……”

  这些绯闻不胫而走,不明真相的中国人更加对张学良不满。时在上海办事的马君武也义愤填膺,挥笔写下了《哀沈阳》诗。11月20日发表于上海《时事新报》上:赵四风流朱五狂, 翩翩胡蝶正当行。温柔乡是英雄冢, 哪管东师入沈阳。告急军书夜半来, 开场弦管又相催。沈阳已陷休回顾, 更抱佳人舞几回。首诗的发表却引起了人们的注意,始终第三位便是著名影星胡蝶。诗中虽然没有点出张学良的大名,但明眼人一看便知,她们是沈阳事变那晚陪张学良跳舞的“佳人”。更有的报纸“披露”更加具体,说胡蝶与张学良如何由跳舞而相识,进而“过从甚密”,“张赠胡以十万巨款”云云。更有报纸偷梁换柱,移花接木的手法将此二人的照片合印在一起,作为佐证。此论一出,举国哗然,民众大骂张学良“不爱江山爱美人”,大骂胡蝶“商女不知亡国恨”。

  对于马君武的诗,身为当事人的张学良、赵四、朱五均未置一词,只有电影皇后胡蝶在《申报》等报刊上刊登一则辟谣启事,郑重声明:“.....昨有日本新闻将蝶之小影与张副司令之名字并列报端,更造作馈赠十万元等等之蜚语,其用意无非欲借男女暧昧之事,不惜牺牲蝶个人之名誉,以遂其污蔑陷害之毒计。查此次日人利用宣传阴谋,凡有可以侮辱我中华官吏与国民者,无所不用其极,亦不仅只此一事。惟事实不容颠倒,良心尚未尽丧,蝶亦国民一分子也,虽尚未能以颈血溅仇人,岂能于国难当前之时,与负守土之责者相与跳舞耶?“商女不知亡国恨”,是真狗彘不食者矣。呜呼!....”

  喜欢听“红颜祸国”故事的国人不相信,而且传得更凶。胡蝶更是在毫不知情高无关系的情况下被卷入风波中心。事实上张学良其实根本就不认识胡蝶,后来他有事到沪,曾有人欲介绍胡蝶与他相见,张婉言谢绝:“如果这样,谣言岂不得到证实?”

  这个谣言跟随胡蝶走过了近半个世纪,直至70年代末,张学良的司机宝书以及其他一些当事人的回忆及一些重要证据的披露,才彻底为胡得洗刷了冤屈。原来,1931年9月,张学良正在北平协和医院疗养。18日晚,张学良在北平大戏院观看梅兰芳出演的《宇宙锋》。演出期间,副官夏宝珠从协和医院赶来,告知张学良东北参谋长荣臻打来电话,日军进攻沈阳。张学良闻讯立即离开剧场火速回到医院,通过电话

  了解战况,彻夜未眠。19日,张学良在北平主持了东北军军政首脑会议,决定“只要中央不肯发兵,我们就不能把东北军这点本钱拼光。”

  对于“跳舞事件”胡蝶后来回忆说,“世间荒唐的事情还真不少,沈阳事件发生的时候,我那时还跟明星公司摄影队一起逗留在天津,没有踏入北平一步……后来为拍《自由之花》到北平时,已是‘九·一八’事变约一周,未料此行会引起一段莫须有公案。”

  “魔鬼”趁虚而入:“情人”之名背负一生

  提起胡蝶,她还有一个身份就是戴笠的“情人”。胡蝶与戴笠的缘分应该从其前半生的所有积蓄30个箱珠宝的丢失说起。为寻得原物,胡蝶托了几个朋友,其中有一个就把她介绍给特务头子戴笠。戴笠认为这是天赐良机。为赢得胡蝶好感,他派一批强干人员赴广东全力侦破劫案。听说戴笠有办法找回珠宝,胡蝶便硬着头皮与其交往。

  在戴笠的授意下军统安排胡蝶一家到重庆,又由朋友夫妇安排的盛大舞会上,戴笠第一次见到了他的“梦中情人”。戴笠平生接触过各种各样的俏丽女人,而只有胡蝶让他怦然心动,他曾对杨虎说:这个胡蝶,他是我有生以来所有见过的女人中最具有吸引力的一个!我从未对女人动过真情,但对她,我真正有了一种爱人的感觉,老杨,你一定帮我!"

  由于兵荒马乱,此案最终没有侦破。但在情急之中,戴笠却想到一个“妙招”,他按胡蝶开的丢失珠宝、衣物单子,派人去国外购置,然后谎称追回。两人就此攀搭上关系,戴笠软硬兼施,最后如愿与胡蝶同居。胡蝶不爱戴笠,却被迫与他过起同居生活。她在被幽禁的日子,在被他强占身体的日子,可以一滴泪也不掉地等待时间来化解这场屈辱。

  胡蝶被幽禁的日子看起来还是很富贵的。戴笠为了不让胡蝶对潘有声有负疚感,每当胡蝶当时的丈夫潘有声一走他就让胡蝶住进杨家山公馆。胡蝶嫌公馆的窗户狭小,楼前景物不好看,戴笠马上派人在公馆前重建别墅,还从印度空运来胡蝶喜欢吃的水果,买来一大堆鞋子让胡蝶选。戴笠甚至花费上万的银元弄了个大花园,每天陪胡蝶在花园里散步。而这样富贵的幽禁换得的是胡蝶不能与丈夫相见的痛楚。

  胡蝶每天透过洋房的窗子,看着这隔世的桃源,便会情不自禁地掉泪。她觉得自己已经死了,那个纯洁的胡蝶没有了,那个银幕上风光的胡蝶没有了,那个能与洋行丈夫过普通人生活的胡蝶也没有了。她现在只剩下一具美丽的躯壳。没有爱没有事业,什么都没有。

  抗战胜利后,戴笠准备与胡蝶结婚,嘱咐胡蝶飞往上海,与潘有声办理离婚手续。据说,胡蝶曾流泪对丈夫说:“姓戴的只能霸占我的身体,霸占不了我的心。”正在此节骨眼上,戴笠因飞机失事摔死于南京近郊。

  后来在胡蝶的回忆录中,她没有提及这段历史,只是写了些无关紧要的小事情,大多来自于工作,从这点上也可看出胡蝶处世的圆润。一个努力记住痛苦的人,她必然总在痛苦中生活。想想上世纪30年代红遍上海滩的那些电影女明星,自杀的不少,精神分裂的也不少,而受了那么多磨难的胡蝶能一直活到81岁真是不易。

history.sohu.com true 搜狐历史 http://history.sohu.com/20150422/n411714972.shtml report 3731 导语:1989年4月23日,民国第一影后胡蝶病逝于温哥华,享年89岁。云集的美女,让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的旧上海显得分外的香艳。美,几乎是全天下女子毕生所追求的东西
(责任编辑:杨少杰) 原标题:“胡蝶”之殇:九一八当晚与张学良共舞?

我要发布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