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搜狐历史

朝鲜战争纪录片:断刀更多>>

导读:今年是朝鲜战争停战六十周年,至今,这场战争不断有新传奇被挖掘、新解读被抛出,但不管怎样,战火本身带来的终究是苦难,我们祭奠朝鲜战争,是希望朝鲜半岛维持永远的和平…[滚动]

美国教科书称朝鲜战争是中国的不幸

  美国公立高中一般在一年级教授《世界历史》。关于朝鲜战争的章节在本书中被归入“冷战在亚洲”目录。其中写道,战争强化了西方对新中国政府的立场,导致中国有20年的时间被主要资本主义大国孤立......[详细]

中朝老战士相聚纪念朝鲜战争停战60周年

  正在朝鲜出席朝鲜战争停战60周年纪念活动的中国人民志愿军老战士代表团和朝鲜人民军老战士29日欢聚一堂,共叙友谊。朝鲜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委员长金永南出席联欢会。在联欢会上,中朝两国艺术家同台献艺。[详细]

最新消息更多>>

往事记忆更多>>

关于朝鲜战争

  朝鲜战争原是朝鲜半岛上的朝韩之间的民族内战,后美、苏、中国等分别支持朝韩双方的多个国家不同程度地卷入这场战争。[详细]

志愿军参战

  1950年6月25日,朝鲜战争爆发。27日,美国正式参战。9月15日,7.5万名“联合国军”在朝鲜半岛西海岸仁川港登陆,开始大举北犯。与此同时,美国飞机多次轰炸和扫射中国东北地区,严重威胁中国的安全。为了捍卫世界和平,保家卫国,中国人民志愿军于10月25日赴朝,与朝鲜人民军并肩作战。在朝中人民的沉重打击下,1951年7月10日,美国政府被迫同意在开城举行停战谈判,并于1953年7月27日在停战协定上签字。[详细]

"联合国军"总司令克拉克为签字感到沮丧

  他回忆说:"我执行政府指示,我获得了一个不值得羡慕的名声,我是美国历史上在没有取得胜利的停战协定上签字的司令官。我感到沮丧的心情。我想,我的两位前任,麦克阿瑟和李奇微将军也会有同样的感觉"。

█ 彭德怀在停战协定上从容签名

  上午九时半,李克农、乔冠华、杜平等人跟随彭德怀司令员走进了签字厅。代表团的工作人员将停战协定端放在彭总面前。彭总从容地戴上紫红边的眼镜,然后拿起毛笔在协定文本上签下了彭德怀三个大字。记者们争相拍照,水银灯光一下子全部集中在彭总身上。签字后,彭总发表了讲话,他说:“朝鲜停战证明,一个觉醒了的爱好自由的民族,当它为祖国的光荣和独立而奋起战斗的时候,是不可战胜的!”[详细]

█ 老记者忆签字细节

  10时整,朝鲜人民军与中国人民志愿军代表团首席代表南日大将及联合国军代表团首席代表哈利逊(海立胜)中将进入大厅在会议桌前就座,开始在本方自己准备的停战协定和临时补充协议文本上签字,随后在对方的文本上签字。朝鲜停战协定的朝文、中文、英文三种文本各六份共十八份,我方的文本用深棕色皮面装帧,一份自行保存,一份与对方交换,一份由根据朝鲜停战协定设立的军事停战委员会保存。南日大将和哈利逊中将签字的时间即作为停战协定签字时间,每份文本将尽速送交双方司令官签字。签字仪式在10时10分结束,南日大将及哈利逊中将各偕同本方人员退出大厅。[详细]

朝鲜停战谈判:中国为和平斗争

  在推动朝鲜战争结束、朝鲜半岛迈向和平的过程中,中国政府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特别是在和苏联新领导层的意见一致后,中国政府加快了结束战争的进程。

█ 斯大林去世成朝鲜停战谈判契机

  1953年2月22日,美国方面首先做出姿态,打算恢复谈判。这一天联合国军司令克拉克发表声明,建议根据(《日内瓦战俘公约》的有关规定,先行遣返病伤战俘。但对美国人的这种态度,毛泽东并不认为重新谈判的条件已经成熟。结果,直到1953年3月5日斯大林突然逝世,在苏联政府的态度首先改变之后,中国方面的态度才得以改变。[详细]

█ 朝鲜战争停战谈判前后的中朝分歧

  第五次战役以后,中国方面终于感到战争难以继续下去了。1951年5月下旬,毛泽东主持中共中央召开会议,决定采取“边谈边打,争取谈判解决问题”的方针。金日成却仍然急于求成,反对战争长期化的打算,要求中朝联军6月末至7月中旬再发动一次总攻。毛泽东只得请金日成于6月3日抵达北京进行商议。经过商谈,金日成同意6至7月不发动进攻,但还是要求经过准备在8月发动反攻。毛泽东无奈,只好要求斯大林接见金日成和高岗,同时希望在苏联养病的林彪也参加会谈。经斯大林同意,6月10日金日成和高岗乘苏联派来的专机飞往莫斯科。斯大林详细询问了中方关于停战谈判的意见后,表示同意,并给毛泽东回电:“我们认为,现在停战是件好事。”金日成无法再坚持己见,朝鲜战争由此进入边谈边打的阶段。[详细]

█ 毛泽东亲自制定谈判策略

  毛泽东指出:“当美国侵略者伤亡惨重、被迫求和的时候,我们应审时度势,把战争停下来,争取在和平的环境中进行新中国的建设。当行则行,当止则止。谈判时,我们应理直气壮地坚持原则,力争停战条件公平合理,符合国际公法,以利于朝鲜问题的最终和平解决;但从全局出发,在不损害根本原则的前提下,在具体问题上可以做一些妥协或者让步,以避免谈判破裂,推动达成协议,实现停战。应掌握这样的原则:可让的或不能不让的,看准时机让。美国蛮横无理时不能让步,虚张声势时不能让步,不起作用时不能让步,让步必须能扭转局势。”[详细]

  板门店谈判当天,美方首席代表乔埃与朝中方面首席代表南日面对面地坐着,你瞪着我,我瞅着你,谁也一言不发,相持达2小时11分之久。

  1951年7月后,美国被迫与我方在板门店进行谈判,朝鲜战场上出现了边打边谈的局面,直到1953年7月双方达成协议,签署朝鲜停战协定。

█ 冒着炮火上战场一边打仗一边谈判

  1952年4月,在上海复旦大学英文系念书的过家鼎,被调到北京参加“五?一”外宾接待工作。“到北京后不久,便荣幸地被选到板门店参加停战谈判。”

  “途中,美国飞机在我们车前扔下了照明弹,司机立即停车,让大家都跳下车,趴在路旁的斜坡上。”美国飞机在车后扫射了一阵便飞走了,大家拍拍身上的泥土,立即上车继续前进。

  就这样,卡车走了两天一夜,终于到达开城中国人民志愿军停战谈判代表团总部。

  他们一开始住在朝鲜老乡家里,办公室也设在朝鲜百姓腾出的房子里。“美国飞机经常在我们头顶盘旋,在远处扔下炸弹。”有时候,深夜听到空袭警报,就要抱着文件和公文包,跑到防空洞躲一会。[详细]

█ 从零开始:翻译兼职速记最后比美国人还快

  过家鼎在代表团的工作主要是笔译、口译,特别是英文的记录。回想起当初担任记录的那段经历,他用了“坎坷”两个字去形容。

  “美国人明知我们没有录音设备,就说由他们提供录音机,把双方的发言录下来,他们负责整理后,提供给我们。”过家鼎说,“如果记录中出现差错或任意的篡改,何以为凭?”因此,我方拒绝了美方建议,主张在会场内任何一方均不得使用录音设备,中、朝、英三种文字的记录由各方自行负责整理。

  但是对中方人员来说,没有专职的英文速记员,只能由英文翻译来兼作英文速记。没做过速记的过家鼎感到很紧张,“一切必须从零开始,任务是艰巨的。”[详细]

█ 全场鸦雀无声相持俩小时

  板门店谈判是在双方交战的敌对气氛中进行的,期间还能听到远处的隆隆炮声。板门店一间小木亭子,朝中一方从北门进,面向南坐;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从南门进,面向北坐。

  双方从不握手或寒暄,不苟言笑,态度十分严肃。会议桌上也不放饮料,只有双方为自己提供的纸笔。

  1951年8月10日那天,出现了一个十分有趣的现象。美方首席代表乔埃与朝中方面首席代表南日面对面地坐着,你瞪着我,我瞅着你,谁也一言不发,全场鸦雀无声,相持达2小时11分之久,在世界外交谈判史上是空前的。 [详细]

栗学福:马踏里战斗中的钢铁战士

  当一群美军叫嚣着冲进阵地准备活捉栗学福时,他拉响了最后一根爆破筒,当场就有十几个美军被炸死,栗学福自己也被炸得晕了过去。

█ 抗美援朝的最后一战:攻打马踏里东南山

  当日24时,停战令正式生效的时候终于到了。在寂静的夜空下,山谷间回响着战士们欢呼和平的口号声。我们走出指挥所的掩体,登上山顶遥望板门店方向的上空,只见在探照灯巨大光柱的照耀下,标志着和平谈判的四个大气球缓缓降落下来。入朝以来,多少个日日夜夜,听惯了枪炮声,当企盼已久的和平到来时,我们简直不能相信这是真的。

  回坑道后,136师曹海炳参谋长翻出一瓶封存了好久的“凤城老窖”,这是他入朝前从祖国带来的,就是准备在胜利的这一天畅饮。可是当我们端起酒杯时,泪水却不由得涌出眼眶,谁也没有把酒喝下去,而是把这瓶酒祭洒在天地之间,告慰那些为了今天的胜利而英勇牺牲的战友们……[详细]

█ 彭德怀在朝鲜前线的最后时刻

  阵地上的同志指着地上的一滩血渍说:这就是我们的烈士牺牲的地方。彭大将军听后低头凝视着脚下这块被鲜血浸过的土地,静默了一会,沉痛地说:“两天前我们的战士还在为这块土地英勇战斗,付出了生命和鲜血。现在停战了,他们却没有看到今天的和平,我们活着的人……”彭大将军说到这里,声音哽咽了,随后拿起望远镜,无声地向远处凝望着。[详细]

第一次战役

第二次战役

第三次战役

第四次战役

第五次战役

  • 第一次战役:联合国军首尝败果

      从11月1日下午16点40分志愿军发起总攻,到11月2日拂晓,志愿军已经歼灭美军王牌第1 骑兵师第8团大部、南朝鲜战斗力最强的第1师12团一部共2046人,其中美军1840人。对于这场被载入日本陆 上自卫队作战教科书的经典战役结果,美军史料称:“(美军第1骑兵师)第8骑兵团有1000多人失踪,后来逐 渐返回一些,最后,即不得不认定战死的约有600人。丢失的主要装备包括坦克17辆、105榴弹炮13门和几乎 所有重武器。”……[详细]

云山战斗:重创美军"开国元勋师"

  1950年10月25日至30日,骄狂的麦克阿瑟指挥美军越过清川江向中朝边境方向疯狂冒进。10月31日,美骑兵第1师进抵朝鲜北部的交通枢纽---云山地区。然而,美军做梦都没有想到,中国人民志愿军在敌进我进中,已神兵天降般布防于云山周围的深山密林中,形成了对云山的严密包围。

  11月1日17时,志愿军39军从三个方向向云山外围高地发起攻击。116师首先以两个团在炮火支援下,从西北方向攻击,逼近云山。攻入敌阵后,发现交战的均是美国军队,经审讯俘虏后,方知是美骑兵第1师。该师创建于美国独立战争期间,号称开国元勋师,参加过两次世界大战,是美军的王牌师,火力和机动能力很强。为保持部队荣誉,仍保留着当年骑兵师的番号。

  得知与美王牌师作战后,志愿军斗志更加昂扬,攻击更加猛烈,预备队也投入了战斗,3个团协同突击。预备队团尖刀4连最先突入云山街里。这时,美军1辆重型坦克正掩护满载士兵的10余辆汽车撤逃。副班长赵子林在战友的掩护下,用爆破筒炸毁了这辆横冲直撞的坦克。2日3时,116师攻占云山后,继续向东南上九洞方向进攻。117师于1日17时30分从东北方向向云山以东的三巨里进攻,围歼南朝鲜第1师12团一部后,于2日凌晨与116师会合。从云山西南方向进攻并担负断敌后路任务的115师主力,于2日拂晓在云山以南诸仁桥截住并包围从云山撤退的美骑兵第8团直属队和第3营共700余人。2、3两日,被围之敌在飞机、坦克的支援下突围数次,均被115师击退。从博川方向北援的美骑兵第1师第5团,在云山西南遭到志愿军115师1个团的顽强阻击。3日夜,被围之敌在突围无望的情况下,向志愿军投降。[详细]

长津湖之战:重创美军王牌师

  新兴里战斗,作为志愿军首次以劣势装备全歼现代化装备的美军1个加强团的成功范例,被载入中国人民志愿军的战史中;与此相反,在美军陆战队史上,则有一次被称为最为艰辛的磨难的战斗记载,这些都发生在著名的长津湖之战。此战,使曾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美军太平洋战场的历次登陆战中担负开路和主攻任务,威名赫赫,战斗力在美军首屈一指的陆战第1师,经历了该师历史上最惨痛的失败,伤亡惨重,从此风光不再。

  1950年11月27日晚,东线志愿军第20军、27军向美军发起突然反击,仅一夜,即将美陆战第1师和美第7师1个多团共约3万人,分割包围于长津湖东、西、南三个孤立的点上。30日晚,第9兵团27军5个团,对被围于新兴里的美第7师31团及 32团1个营发起猛烈攻击。战至12月2日,将该敌3191余人全歼,击毙该团指挥官麦克里安上校和继任指挥官费斯上校,缴获大量武器装备,创造了志愿军一次战斗全歼美军1个多团的成功范例。

  新兴里之敌被歼后,美第10军全线动摇。12月1日,在大批飞机和火炮的支援下,以坦克开路,开始拼命突围南撤。之后,志愿军对突围之敌展开了层层阻截和追击,不断杀伤敌人。长津湖地区山高林密雪深,战役进行期间,战区数次降大雪,气温最低达零下30多度,雪积数尺,江河道路冰冻,官兵们衣着单薄,粮弹缺乏,忍饥受冻,加上后勤补给困难,有的部队一两天只能吃上一顿结冰的高粱米,官兵体质严重下降,冻伤减员严重。严寒的天气极大地制约了作战行动,部队配备的迫击炮70%无法使用,许多步枪、机枪枪栓被冻得无法击发,通信联络也极不通畅,加之敌我装备悬殊,就是在这样艰难的条件下,志愿军第9兵团官兵发扬人民军队英勇顽强,不怕艰难困苦,不怕流血牺牲的革命精神,同美军浴血奋战10余个昼夜,共歼敌13916人,予美军陆战第1师和步兵第7师以歼灭性打击,根本扭转了东线战局。 [详细]

清川江围歼战:最可爱的人美誉神州

  1950年11月7日始,志愿军主力后撤休整,以一部以节节抗敌方式诱敌深入。 联合国军认为志愿军是怯战退走,11月24日,麦克阿瑟命令东西两线全面发起进攻。25日黄昏,西线志愿军38军、42军在40军1个师的配合下,向美第8 集团军右翼发起猛攻,将进至德川、宁远两城的南朝鲜第7、8两师分割包围,大部歼灭,打开了战役缺口,正面各军则抓住当面之敌分割歼击之。其后,两军由东而西向进至清川江以北的美第8集团军侧后,实施双层战役迂回。38军113师14 小时穿插140里,于28日8时占领三所里,切断了美第9军退路,尔后,又抢占了以西的龙源里。至28日夜,志愿军从北、东、南三面包围了美第9军指挥的美第2师、第25师、土耳其旅全部和美骑兵第1师、南朝鲜第1师各一部。

  30日,38军将南撤的美第2师和土耳其旅拦腰截成数段,与敌展开激战。112 师335团3连进至松骨峰后,与敌遭遇,该连立即占领路旁高地,在毫无工事依托的阵地上,与蜂拥而至的美军激战5个多小时,始终未让美军前进一步。美军在屡攻不下的情况下,集中数十门火炮和近20辆坦克对该连阵地猛烈轰击,并以飞机投下了凝固汽油弹,将高地打成一片火海,步兵随后一拥而上。3连在人员伤亡较大、粮弹殆尽的严峻情况下,毫不畏惧,所有能战斗的人员,包括伤员,带着满身的火焰,奋勇扑向敌军,用枪托、刺刀、石头,甚至用牙齿与敌人展开了殊死肉搏,谱写了一曲革命英雄主义的赞歌。后来,著名作家魏巍主要依据3连的英雄事迹,写成了通讯《谁是最可爱的人》,于1951年4月11日在《人民日报》上发表。3连的英雄壮举迅速传遍长城内外,大江南北。从此,祖国人民把一个崇高的称号---最可爱的人,送给了志愿军全体将士。[详细]

上甘岭战役:迫使美军最后认输

  1952年10月14日,美第7师和南朝鲜第2师以7个营的兵力,在300门大炮、30 多辆坦克、40多架飞机的支援下,向志愿军15军45师2个营防守的上甘岭阵地发起猛烈进攻。仅这一天,美军就发射炮弹30余万发,投掷炸弹500余枚,创下了朝鲜战争中单位面积火力密度的最高记录。从14日至20日,双方不断增加兵力,志愿军表面阵地昼失夜返,反复争夺。

  从10月21日至29日,双方展开激烈的坑道争夺战。联合国军用尽了各种毒辣手段,企图把志愿军封死在坑道里:用飞机、大炮对主要坑道进行狂轰滥炸;在坑道口上面挖掘深沟,用炸药爆破;向坑道口内投掷炸弹、炸药包、爆破筒、手榴弹、汽油弹、硫磺弹、毒气弹,或用火焰喷射器喷;用石土、麻袋、成捆铁丝、铁丝网封堵坑道口;在坑道外建碉堡、设障碍,断绝坑道内外交通等等,真是无所不用其极。

  志愿军坚守坑道作战极其艰苦。有的坑道被炸塌,坑道口被堵,坑道空间缩小,人员行动极为困难;坑道内空气极度污浊,硝烟、毒气、血腥、粪便和汗臭充满坑道,常引起人员窒息;粮弹缺乏,特别是饮水困难,有时要以饮尿止渴,甚至连尿都没有……坑道内志愿军忍受着种种常人无法忍受的困难,特别是伤员更加痛苦。即使如此,志愿军坚守坑道部队始终保持高昂的士气,在炮兵的支援下频频出击,歼敌2000余人。

  10月30日,坑道内外部队相互配合,志愿军开始实施决定性反击,激战至11 月25日,表面阵地全部恢复并得到巩固。至此,联合国军的摊牌作战以彻底失败而告终。 [详细]

金城战役:抗美援朝最后一战

  金城战役是抗美援朝战争的最后一次战役,也是抗美援朝战争中和我军历史上惟一一次向坚固阵地之敌发起的进攻战役,创造了阵地进攻战的经验。此次战役,志愿军火炮和炮火的密度达到了抗美援朝战争的最高水平,整个战役消耗弹药1.9万吨,相当于志愿军前五次战役消耗弹药总和的2.2倍,充分表明志愿军的作战能力大大增强。

  1953年6月8日,朝鲜停战谈判历时近两年,终于达成了所有议程的协议。6月 15日,停战协定签字准备工作基本就绪。然而,南朝鲜李承晚当局却激烈地反对停战,叫嚷北进,要武力统一朝鲜,并于6月17日深夜,突然以就地释放 为名,强迫扣留2.7万余名朝鲜人民军被俘人员,编入南朝鲜军队。李承晚公然破坏停战谈判刚刚达成的协议,引起了国际舆论的强烈谴责。为了惩罚李承晚当局,加深敌人内部矛盾,保证停战后朝鲜局势的稳定,毛泽东、彭德怀决定推迟停战签字,发起金城战役。

  7月13日黄昏,志愿军撼天动地的大炮轰鸣声拉开了战役帷幕。1100多门炮列阵齐射,在28分钟的时间里,将1900多吨炮弹倾泻到金城以南南朝鲜4个师正面宽 25公里的阵地上,摧毁了敌人阵地上的主要工事。随之,志愿军数十路突击分队分头冲向敌阵,在一个小时内全部突破敌防御前沿阵地。[详细]

横城反击战:天兵天将敌胆寒

  朝鲜战场联合国军第二任司令官李奇微,在他的回忆录中谈到一次作战时曾说过这样一段话:南朝鲜军队在中国军队打击下损失惨重,往往对中共士兵怀有非常畏惧的心理,几乎把这些人看成了天兵天将……脚踏胶底鞋的中共士兵如果突然出现在南朝鲜军队的阵地上,总是把许多南朝鲜士兵吓得头也不回地飞快逃命。他所说的这次战斗,就是志愿军第四次战役中著名的横城作战。

  联合国军经我第三次战役打击撤退至北纬37度线后,李奇微断定志愿军一线兵力不足,补给困难,短期内难以发动进攻,于是,重整旗鼓,于1951年1月 25日开始,集中其所有地面部队23万人,在空军支援配合下,全线发起了反攻。

  此时,志愿军已连续打了三次战役,部队减员严重,物资补给十分困难,刚刚进入休整。鉴于美军的猖狂进攻,志愿军总部根据毛泽东的指示,决定发起第四次战役,命令各部队停止休整,采取西顶东反的方针,转入防御作战。以志愿军50军、38军和人民军第1军团,在西线汉江两岸依托野战工事,顽强阻击美军进攻,牵制美军主力,掩护志愿军主力展开和歼敌。

  东线以志愿军39军、40军、42军和66军,在人民军两个军团配合下,远距离开进,经过几个夜间的连续急行军,于2月11日拂晓前,先后在横城西北和以北地区占领了有利阵地。11日17时,向横城南朝鲜军实施突然打击,迅速将其第8师包围割裂。经28小时激战,至13日晨,全歼该师3个团及美第2师1个营等,共1.2万余人。此战,迫使联合国军在东线后撤26公里,打击了其反扑的锋芒。[详细]

高阳追击战:打开汉城通道

  1950年12月31日黄昏,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发起第三次战役,在西起临津江口,东至麟蹄的200多公里的宽大正面上,向联合国军的三八线既设防御阵地发起猛烈进攻,并很快突破其防线向纵深发展。

  此时,已连续遭受志愿军两次战役打击的联合国军已成惊弓之鸟,对志愿军和人民军的攻势稍作抵抗,就仓惶逃跑,像决了堤的洪水一般……联合国军被迫于1951年1月2日开始实施全线撤退,只留一部兵力在汉城以北进行掩护,继续阻止志愿军进攻。志愿军乘胜追击,直逼汉城。3日拂晓,右纵队50军149 师在高阳以北碧蹄里地区击退美第25师1个营的抵抗。上午,该师446团乘势南进,途中与英29旅皇家奥斯特来复枪营掩护分队交火,双方在高阳展开激战。

  19时,149师突破敌炮火封锁,以1个营对集结于高阳以南佛弥地、三下里地区待逃之敌实施拦腰截击,将敌打乱。同时,以1个营迅速穿插渗透,断敌退路。经3小时激战,全歼英29旅皇家奥斯特来复枪第1营和1个坦克中队。战斗中,446 团5连副排长李光禄只身闯入英军坦克群,用爆破筒炸毁敌坦克3辆。446团4连战士顾洪臣炸毁敌坦克2辆后,爆破筒用完,便勇敢地爬上第3辆坦克,掀开炮塔舱盖,高举手榴弹,迫敌投降。此次战斗,共歼英军700余人,缴获和击毁坦克31辆、装甲车和汽车24辆。1月4日下午,志愿军攻占汉城。 [详细]

雪马里围歼战:全歼皇家陆军双徽营

  1951年4月22日黄昏,志愿军发起第五次战役,63军第一梯队师于4月23日凌晨,冒着敌人密集的炮火,强渡临津江,迅速攻占英29旅一线防御阵地。187师5 61团勇猛穿插,越过15公里崎岖的山路,粉碎敌人数次拦阻,夺占临津江南岸敌纵深一个制高点绀岳山,将英29旅和美3师的联系切断。接着,向绀岳山西南的沙器幕方向渗透,切断绀岳山西北雪马里地区守敌的退路。在沙器幕以西截歼逃敌时,战士刘光子机智勇敢,一人即俘虏惊魂未定的63个英国兵,荣立一等功,获二级孤胆英雄称号。24日4时,187师将雪马里英29旅格罗斯特营和配属的皇家炮兵第70连、170迫击炮连C排和部分坦克分队共1000余人团团包围。

  24日拂晓,雪马里围歼战打响。560团主力前后夹攻,攻占雪马里以北的高地。被围英军遗弃重装备,在纵深炮火的支援下,在晨雾中向南突围,遇到560团1 营的截击,英军被迫缩回雪马里及235高地,志愿军进一步缩小包围圈。

  此时已接替麦克阿瑟升任联合国军司令官的李奇微,闻讯急忙飞到朝鲜前线,组织救援。英29旅派出菲律宾加强营,美第3师派出2个营并加强1个坦克营和1个炮兵营,在航空兵的支援下,分别由东向西救援;南朝鲜第1师12团在美军 1个重坦克连引导下,由西向东救援,均被志愿军顽强阻挡。25日8时,担负主攻任务的560团发起最后攻击,全歼被围之敌。英军该营被歼在英国军政当局引起了巨大震动,进一步加深了美英之间的矛盾。[详细]

美军战俘的神秘生活

  朝鲜战争中,中国人民志愿军严格遵守国际法,对“联合国军”战俘实行人道主义的管理,执行宽待俘虏政策,不打不骂,不侮辱人格,及时治疗他们的伤病,使战俘们深受感动和教育,充分体现了中国人民志愿军是一支正义之师,而志愿军“联合国军”战俘营则被人誉为“国际大学校”。

█ 美军战俘的回忆录:志愿军不把我们当敌人看待

  美军战俘狄克森自述道:志愿军作战英勇,我们的部队被包围了,唯一的道路就是投降。志愿军和蔼地用英语对我们说:"不要害怕,志愿军宽待俘虏。"志愿军战士把我们带到温暖的屋子里休息,给我们热的食品。[详细]

█ 美军身体差 经不住艰苦考验

  原本以为营养充足的美国人身体强健,但事实上他们虽然外表身材高大,却完全经受不住艰苦生活条件的考验。俘虏和我们吃的大部分是当地补给的高粱米、玉米和黄豆。[详细]

█ 被俘志愿军为去掉敌人刺字互相割皮

  高李建堂看到一个战友在手电灯光下用刀片慢慢地割铺上那个人身上皮。那呻吟声就发自铺上那个人的嘴里,他的嘴里被塞着衣服,血哗哗地从他身上往下淌。[详细]

█ 14000名志愿军战俘去台湾的真相

  1954年1月20日,早晨9点,前志愿军67军200师600团战俘冉宏图,混杂在14220名挥舞着青天白日旗、高喊“回台湾”的战俘中,离开了朝鲜板门店附近的联合国军战俘营。[详细]

█ 英美战俘开运动会 过圣诞节

  孟昭瑞印象最深刻的是1951年圣诞节,“欧美战俘都很重视这个节日,虽然志愿军物质条件极差,还是想方设法地回国为战俘采购味美可口的食品。为了尊重他们的风俗习惯,还特意给每人买了一只鸡代替他们吃的火鸡。”[详细]

█ 选朝鲜战争后的“洗脑术”风波

  在朝鲜战争中,一共有超过一万二千“联合国军”被俘,其中有约4300名是美军。有23名美军战俘为了“世界和平与美好的生活”选择了留在中国,为此,美国派出了牧师和神甫来做说服美军战俘的工作,牧师和神甫们磨破了嘴皮。[详细]

 抗美援朝我们交出一份相当优秀的答卷。这一仗打出了中华民族的国际地位,全世界认识到:新中国作为一个军事强国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

  朝鲜战争爆发后,蒋介石一度想与美国共同参战。1950年7月31日,麦克阿瑟秘密飞抵台湾与蒋介石会面,商谈战争期间台美合作的事宜。

█ 赢得和平建设环境 提高了国际声望

  战后,美国凭借其强大的经济、军事实力,经常寻找借口干涉别国的内政,企图称霸世界。打着“联合国”的旗号入侵朝鲜,是这种干涉主义的突出表现。在朝鲜革命力量处于危急关头时,新生的人民中国挺身而出,勇敢地反击美国的侵略,这是出乎美国的意料的。中国出兵朝鲜这个事实本身,就是对美国干涉主义的一个有力打击。

  正因为如此,抗美援朝战争的胜利确实给了帝国主义侵略者一个严重警告:“现在中国人民已经组织起来了,是惹不得的。如果惹翻了,是不好办的。

  抗美援朝战争确实为中国争得了相当长时期的和平建设的环境,同时也为保卫世界和平的事业作出了重大贡献。毛泽东说,抗美援朝战争的重大意义之一,就是“推迟了帝国主义新的侵华战争,推迟了第三次世界大战。”[详细]

█ 中国在朝鲜战争中付出巨大牺牲

   1950年抗美援朝战争开始时,新中国已有了统一的国家政权和完整户籍统计,此后的各参战部队也有了详尽的战报和人员名册,对战斗减员人员的统计基本准确。不过在抗美援朝战争期间直至国内改革开放以前,中国政府一直未对外公布过自己在朝鲜战争中的伤亡数字,因此外部有了一些夸大不实的数字。

  美国和南朝鲜军方根据自己战时的估计,一再公布对中国军队的伤亡数目,其实都很不准确。朝鲜停战时,美国掌握的“联合国军司令部”宣布的总战果是杀伤中国军队92万人(估计其中死亡为30万至40万人),连同北朝鲜军队在内则共杀伤中朝军队142~150万人,又称己方的伤亡只有对方的三分之一(共46万人,包括美军14万人、韩国军队30万人和其他国家部队1万多人),并将此作为炫耀的依据。后来台湾当局和一些别有用心者又编造出夸张离奇的中国参战死亡数字,比参战者美国公布的数字还高得多,这只能让人嗤之以鼻而不值一驳。

  中国自改革开放后对历史资料增强了公开性,抗美援朝结束四十多年后,90年代丹东建立抗美援朝战争纪念馆时,又要求在纪念墙上把所有牺牲者的数字标明。为此,纪念馆汇集全国各省市民政部门的牺牲人员统计,因有抚恤金发放名册而精确到每个人。纪念馆将各省的数字相加后,得出的烈士总数为171,669人。纪念馆建立十几年来,各地民政部门又陆续增报了一些抗美援朝烈士,至今纪念馆的统计已增长至183108人。[详细]

苏联也是战争的受益者

  虽然援朝和援华花费了一些经费,在其整个国民经济中的比例却很小,中朝牵制美国的主要力量还使其能处于安全地位,新中国也更坚定地站在苏联阵营一边。1953年3月斯大林突然去世,新的苏联领导人忙于解决内部问题,才表示希望尽快停战,为此提出应在战俘问题上让步。

█ 美国大幅增长军费开支

  通过朝鲜战争,美国认识到自己的实力难于打赢地面局部战争,战争结束后便实行“大规模报复战略”,把军备重点转到发展核武器和空军方面。美国的年度军费,由朝鲜战争前的150亿美元,飚升至战争期间和战后的年400亿美元以上,同苏联展开了持续的军备竞赛,导致冷战局面进一步加剧。[详细]

█ 日本成了最大受益者

  据战后的1946年统计,日本因国内生产破坏和丧失多数海外市场,国民产值只相当于战时最高年份的四分之一,众多国民还处于饥饿之中。经过几年恢复,至1950年经济还未恢复到战前水平。朝鲜战争爆发后,美国将日本列岛作为主要后方基地,军需品也大都在此采购,当地经济马上繁荣起来。1951年日本经济总量便超过此前的历史最高水平,随后又走上快速发展的道路,当年的日本政客也都承认朝鲜战争对其国内恢复可谓“天赐良机”。战时美国为巩固后方,又允许日本以“自卫队”名义重组军队,美日军事同盟的基础也在此时奠定。[详细]

█ 朝韩双方都是受害者

  由于战事拉锯般地蔓延到整个半岛,加上美军狂轰滥炸,双方的民众死亡上百万人,半岛上经济惨遭破坏。尤其是朝鲜北方的城市和大多数村镇完全被夷为平地,停战时人们形容平壤“不仅找不到一幢完整的房子,甚至找不到一块完整的砖头”。战前的北南分裂局面,通过战争不仅没有解决,还进一步恶化,朝鲜半岛作为世界军事舞台上的一个热点持续至今。[详细]

其它独家专题推荐

更多 >>最新消息

搜狐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