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搜狐历史

创建初期蒸蒸日上

早期苏共注重与民众的联系

列宁用古希腊关于安泰的神话来强调党群关系建设。他形象地将无产阶级政党和党的领导干部比作安泰,把人民群众比作大地母亲,并指出,我们战无不胜的力量源泉,就在扎根于人民群众中,就在与广大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里。因此,密切联系群众是党执政的最大政治优势,脱离群众是党执政的最大危险。[详细]

高昂的社会主义建设提振民心

苏联社会主义模式建立之初,正向效应得到了充分发挥。苏共动员和领导全国人民,接过列宁的民心棒,建立了强大的国防军事工业体系和国民经济基础,形成了工业化和现代化基础体系,巩固了社会主义制度,树立了苏共的先进性、人民性形象。加之,当时西方资本主义国家进入萧条疲软和衰退时期,苏联社会主义更显出“无比优越”和一枝独秀。[详细]

“红色恐怖”人心惶惶

大清洗:苏联历史上最恐怖的时期

1936至1938年间,苏共一半的党员约120万人被逮捕。有人总结,列宁创建的党被斯大林消灭了。大清洗完成了苏共的政治大换血。到了1939年,苏共党员干部中,80%是列宁死后才加入苏共的,他们是通过斯大林修改过的历史和各种宣传物品教育成长起来的一代人。在他们的心目中,除了列宁和斯大林,早期革命领袖几乎全是叛徒。[详细]

全国造神运动兴起

为把自己打造为精神图腾和“教主”,斯大林一方面垄断意识形态,对各阶层人士和广大民众进行思想控制和言论管制,对马克思主义进行教条主义、实用主义的解释和运用,“统一”全党思想和行动,使全党“团结一致”;另一方面大搞造神运动,树立个人崇拜,打造绝对权威,塑造其在全党全国全军中的神圣形象,教化全党全国人民对斯大林模式的遵从和固守,将其一言一行当成全党全国甚至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绝对真理。[详细]

“老子党”颐指气使

强令各国接受苏联模式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斯大林领导人民取得了卫国战争的伟大胜利。以斯大林为首的苏共领导被这些成就和胜利冲昏了头脑,开始把苏联在特殊历史条件下建设社会主义的经验绝对化和神圣化,并强迫其他社会主义国家照搬苏联模式。在苏联的指使下,在东欧国家共产党和工人党内展开了对所谓“铁托分子”和“民族主义分子”的清洗。那些反对照搬苏联模式,主张建设社会主义要从本国国情出发的领导人普遍受到镇压和迫害。[详细]

靠武力维系权威

1968年1月,捷共中央召开全会,改革派领导人杜布切克当选为捷共中央第一书记。他上台后公开向苏联模式挑战,大胆进行改革,拉开了“布拉格之春”的序幕,苏联激烈反对。1968年8月20日,苏军悍然入侵捷克,他们通过电台宣布自己是“应捷党政和国务活动家的请求,是从牢不可破的友谊出发决定这样做的,其目的不是干涉捷内政,而是为了反击反革命,保卫社会主义事业”。类似的事件还发生在匈牙利和阿富汗。 [详细]

利益集团高高在上

斯大林时期已形成特权阶层

法国著名作家罗曼罗兰于1935年6月23日至7月21日对苏联进行了访问,之后他写的《莫斯科日记》见证了当时苏联特权阶层的存在及其腐败:“共产党的活跃成员利用其他特权代替金钱,这些特权确保他们能过上舒适生活并拥有特殊地位。更不用说影响,他们利用影响为自己和自己的亲属谋利益。”即便“像高尔基这样善良和宽厚的人,也在吃饭时浪费够许多家庭吃的食物,不知不觉地过着封建领主的生活方式。我不了解他的上层布尔什维克们的生活。”[详细]

勃列日涅夫时期腐败已成苏联顽疾

勃列日涅夫时期苏联官员贪污腐败的特点主要有:一是层次高,勃列日涅夫本人就乐于收受各种礼品,他的家人也利用自己的特殊身份索贿受贿。一些被勃列日涅夫提拔起来的亲信,那些曾与他共事过的下属,还有他的“乌克兰老乡”,那些握有职权的省部级官员,以及官员家属,都仿而效之。二是贪污受贿案值大,案由多样,可谓什么都干。而出了事,特权身份以及关系网又有可能帮他们“摆平”。三是牵涉面广。各个行业和各种职能部门,只要需要都能用钱或者权力来“摆平”。四是情节恶劣,给国家带来严重损失,在社会上产生恶劣影响。[详细]

叶利钦和家人都被惊呆了

苏联特权阶层的腐败一直持续到苏联解体之前。叶利钦的自传中说:“坐落在莫斯科河畔的那幢别墅,绿树环抱,面积很大,里面有花园,有运动和游乐场地。每间屋子都有卫兵守护,还有报警装置。就连我这个政治局候补委员,这样的级别,都配有3个厨师、3个服务员、1个清洁女工,还有1个花匠。”“我都弄不清楚到底有多少个洗脸间和浴室……我的一家人基本上是被惊呆了。” [详细]

大厦将倾无人援手

苏共最后一次党代会乱成一锅粥

二十八次党代会的气氛完全不像上一届党代会。几年前召开的二十七大,气氛活跃,充满朝气,对新当选的总书记满怀希望。而二十八大已经成为各派政治力量激烈斗争的舞台,斗争达到白热化程度;而他们的总书记在某种程度上已经成为众矢之的,严肃的、夸大的、别有用心的各种批评指责不绝于耳,似乎这已经成为一种时髦。很多人对最后一届党代会的印象是:斗争激烈、争吵不休,像一场闹剧。[详细]

苏联解体时竟无人捍卫政权

当苏共人员离开苏共中央办公大楼时,有成千上万苏联公民包括原苏共党员汇集到大楼前,把大楼围得水泄不通。“但他们不是来保卫党的,相反,他们兴高采烈,并争相向撤离的苏共干部吐唾沫、发嘘声,如果不是警察严密保护,撤离者受到伤害也不是不可能的”。苏共就这样在几乎是“过街老鼠,人人喊打”的境况下不光彩地瓦解了。[详细]

亡党之祸启迪后人

人心流失致政权不堪一击

由列宁和布尔什维克党建立起来的党和人民的血肉联系,随着群众各种不满的积累,苏联人民对党和政府的感情由亲到疏,由热到冷,出现越来越大的裂痕。尽管人心的流失和涣散在一定时期内还是无形的,还处于潜伏状态,或者说领导层虽然有些了解但不认为有多大危险,但实际上,危险已在节日游行时满街漂亮的标语口号和欢呼声的背后潜滋暗长着。当这种党和人民“坚不可摧的团结”只剩下徒有其表的躯壳,而内部却已锈蚀斑斑时,一遇“地震”,大厦便会轰然倒塌。[详细]

应吸取“苏联模式”的教训

苏共纯洁性的丧失,亡党亡国的特大事故,根本原因是“议行监合三为一”的权力结构模式和“用等级授职制来代替普选制”的任命干部方式,这不仅是“苏联模式”的核心,也是国际共产主义运动遭遇严重挫折的主要症结;这不仅是世界政党研究的典型案例,也是人类社会政治文明建设的特殊遗产,还是当代中国和世界社会主义国家不得不读的必修课。[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