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搜狐历史

战争年代全无敌 和平时期被整苦

建国后粟裕被中央文件点名为“坏人”

1958年所谓“反教条主义”时,粟裕受到了名为“个人主义”的错误批判,并被免去总参谋长职务。某中央文件还曾点名他为“坏人”,传达至军内团以上干部。据萧劲光回忆,军委扩大会期间,毛泽东问萧:“如何看待粟裕问题?”萧答道:“粟裕为人正派,没有二心,是好人。”毛泽东点头表示赞同。杨尚昆曾与粟裕夫人楚青言:粟裕同志1958年的事说起来很简单,就是得罪了两个半元帅。[详细]

文革中粟裕小儿子被非法拘捕

“文革”时期,林彪集团说粟裕有“特嫌”,江青、康生说粟裕是叛徒、特务、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1967年2月,林彪、江青诬陷粟裕是“二月逆流”。接着康生非法拘捕了粟裕的小儿子,后来军事科学院一部分人在大小会议上,喊出了打倒叶剑英、打倒粟裕的口号。 1967年春天,上海的“一月风暴”席卷全国,许多党政军领导被打倒,或靠边站了。周恩来总理调粟裕去国防工办主持工作。但是,粟裕到了国防工办,竟有人喊出了“打倒二月逆流粟裕”的口号,还出现了打倒他的大字报。[详细]

顶住风险力保同志

“文革”期间,老部下张震被造反派打伤了,派他的儿子带着血衣,赶到北京找粟裕求救。一位秘书不让求见,将其拒之门外。粟裕后来获悉,十分生气,一面采取补救措施,向周恩来报告张震的情况,很快使张震改善了处境,一面又将秘书狠狠批评了一顿,最后将秘书调离了身边,纯洁了身边工作人员队伍。当陈丕显身陷逆境时,粟裕亲自把陈只有十来岁的幼女,托付给一位老同志照料,又冲破阻力,帮助陈一个被诬陷为“反革命”的儿子安排工作。[详细]

劫后重拳清“左”毒 “战神”风采又重现

大力平反,但不牵连无辜

粟裕督促军事科学院加快平反工作。1978年12月在军事科学院平反落实政策大会上,他代表院党委为20多位受迫害、诬陷的同志平反,并在讲话中总结了院党委应记取的教训。在清查工作中,粟裕对干部的处理采取了慎之又慎的态度。军事科学院的一位院领导曾任某单位司令员,那个单位揭发出他在“文革”中的一些问题。粟裕亲自找这位同志谈话,反复研究揭发材料,认为该同志与林彪、“四人帮”没有牵连,来军事科学院后的表现也是好的。最终没给该同志戴上“反党集团分子”的帽子。[详细]

粟裕的反思:应大力发扬党内民主

粟裕:“毛主席在七千人大会上尖锐指出过:‘没有高度的民主,不可能有高度的集中。’‘无产阶级专政就会转化为资产阶级专政,而且会是反动的、法西斯式的专政。’‘四人帮’在他们的权力所及,确实已经建立了一个法西斯式的资产阶级专政了。这从反面教育了我们,必须坚持发扬党内民主,坚持实行党的民主集中制,必须同一切破坏党内民主、破坏民主集中制的行为进行坚决斗争。”[详细]

解放思想声声急 甩开膀子破迷信

“我们吃不实事求是的苦头还少吗?”

当时华国锋任中央军委主席,有人提出:军事科学院应写一篇从历史上论述华国锋当之无愧为我军统帅的文章。粟裕说:“我们搞了这样的文章,怎样向老同志交代?我们吃不实事求是的苦头还少吗?”在他的坚持下,此举作罢。不久,叶剑英就此事对粟裕说:“你这第一政委这一关把得好!”[详细]

“要敢想敢说,敢于试验”

粟裕:“总之,要解放思想。现在部队解放思想比地方慢一点。要敢想敢说,还要敢于试验。从报纸上、内部材料看,地方上胆子大、步子快。军队应该发扬自己的传统,我们过去打仗,历来有机断果敢的作风和精神。和上级脱离了联系,下面干部能够根据总的作战意图,根据实际情况,独立作战,机断专行,该怎么打就怎么打。国民党的部队就不行,他们是情况变了,还是按原来的打。我们还是要发扬独立解决问题,机断专行的积极主动精神。”[详细]

“革命者不能以感情代替政策”

粟裕:“过去我对毛泽东同志是非常崇拜的,从不敢有半点怀疑,对于像我这样一直跟随他老人家南征北战的老兵来说,觉察到他的错误,在感情上是痛苦的,但是,一个革命者毕竟不能以感情代替政策。现在看来,在五十年代,毛泽东同志在某些问题上“左”倾思想已有冒头,一九五八年以后,他的‘左’倾思想逐渐发展,逐渐系统化、理论化,终至形成了一条‘左’倾路线。”[详细]

去世十年方洗冤 一生功过待人评

承认粟裕遭“错误批判”已属不易

虽然极力肃清“左”的余毒,但粟裕本人在去世前却未获平反,有关文件中开始提到粟裕受到错误批判的情况,已经是粟裕去世三年后的1987年9月11日。在这一天,中央军委常务会议决定,在《中国大百科全书。军事卷》人物分册“粟裕”条目中写上这样一句:“1958年在所谓反教条主义中受到错误的批评”,公开指出了1958年军委扩大会议对粟裕的“批评”是“错误”的。对此,当时任军委常务副主席的杨尚昆让人向粟裕夫人楚青转达了这样的话:“这件事我已费了很大的劲,只能办成这样子。”[详细]

去世十年方获平反

给粟裕正式平反,是在他去世10年之后。1994年12月25日,中央军委副主席刘华清和张震,联名发表了题为《追忆粟裕同志》的文章,同时在党中央机关报《人民日报》和中央军委机关报《解放军报》刊登。文章除了对粟裕的丰功伟绩和崇高品德作了全面的实事求是的评价外,特别明确指出“1958年,粟裕同志在军委扩大会议上受到错误批判,并因此长期受到不公正的对待。这是历史上的一个失误。这个看法,也是中央军事委员会的意见。”这篇文章经由南京军区和总政治部先后草拟,总政治部、中央军委、中央党史工作领导小组修改审定,最后由江泽民总书记审阅发出。[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