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搜狐历史

战事急,恶性通胀又来袭

百姓每天只挣“四五副大饼油条”


惊人通货膨胀下纸币一文不值
由于内战使军费开支急剧增加,为弥补巨大的财政赤字,国民政府滥发纸币,导致物价飞涨。至1948年夏,法币发行额竟达到660万亿元,等于抗战前夕发行额的47万倍,小学教师每日收入仅够买四五副大饼油条,平民百姓的生活更是难以言状。[详细]

被寄予厚望的“币制改革”

为挽救危局,1948年8月18日,南京政府试行“币制改革”,主要内容为:第一,以金圆券取代法币;第二,禁止黄金、白银和外币的流通、买卖或持有;第三,严格管制物价,从严惩处囤积居奇者。《中央日报》将此举喻之为割除发炎的盲肠:“割得好则身体从此康强,割得不好则同归于尽。”[详细]

百姓苦,小蒋出山“打老虎”

蒋经国临危受命


蒋经国在上海“打虎”时
蒋介石在各重要经济区域设立经济管制督导员,其中经济、金融中心上海区最为关键,督导员为央行总裁俞鸿钧,由蒋经国协助。于是,蒋经国以经济副督导员身份,带领他一手组建的经济勘建大队来到上海。在动员会上,蒋经国鼓动队员们,对付那些抵制币制改革的巨商、富户、官僚,要拿出武松打虎的勇气。[详细]

打虎箭在弦上

在“打虎”动员中,蒋经国说,“上海是恶势力的集中地,戡建大队要想向恶势力进攻,必须要认识敌人,研究敌人,并且更要认识自己,组织自己,所以第一步的重要工作,就是自我训练;第二步的重要工作,应当是发展组织”。“在戡建大队的旗帜上,应当写上‘大公无私,除暴安良’八个大字”。蒋经国鼓动打虎队,对富豪毫不手软,标榜“只打老虎,不拍苍蝇!”。[详细]

初见效,“青天老爷”人人叫

抓捕“五虎将” 震动全上海


公审上海奸商大会
打虎之初,被蒋经国抓捕入狱的奸商大户共达64人。特别是64名巨商中,居然有棉纱大王、中新纺织公司总经理、杜月笙女婿荣鸿云,纸业公司理事长詹沛霖,棉布巨头吴锡龄,永泰和香烟公司经理黄以聪,证券太保、杜月笙之子杜维屏。抓捕“五虎将”,震动全上海。[详细]

意气风发“蒋青天”

蒋经国的“铁腕”暂时发挥了作用,上海的物价在一个时期内保持了稳定,岌岌可危的财政金融危机也似乎有所缓和,一时舆论出现了一片赞扬之声。有的报纸称蒋经国是国民党的救命王牌;有的甚至称颂蒋经国为“蒋青天”、“活包公”;有的外国记者则称之为“中国的经济沙皇”。[详细]

遭反噬,梦断上海蒙羞耻

打虎难打自家人


上海“青帮”首领杜月笙
杜维屏被逮,杜月笙心有不甘,使出老辣的一招——他向蒋经国举报:孔祥熙之子孔令侃的扬子公司也在非法囤积物资。孔令侃得知这一消息后很是紧张,便想请蒋经国吃饭疏通,结果蒋不买他的账。孔一看苗头不对,连夜跑到南京向宋美龄哭诉。宋便向蒋介石表示坚决不能拿她这个外甥开刀,蒋介石只好要求蒋经国作罢。结果,不仅孔令侃安然无恙,杜维屏也只是交了点罚金了事。[详细]

威信扫地 黯然离沪

蒋经国上海之行虎头蛇尾,威信扫地,他在上海广播电台凄凉地发表了《告别上海市父老兄弟姐妹书》,宣布经济管制失败。宣读完毕,黯然泪下,返回途中,他对随行的朋友说:“上海经管失败比济南失守的后果更为严重。”中央社记者曹聚仁在他所著的《蒋经国论》中称蒋:三个月前,神气十足,曾几何时,只好败下阵来,“几乎天天喝酒,喝得大醉,以至于狂哭狂笑”。[详细]

宜反思,临行日记诉衷词

“新制度未能成熟与确立”


蒋介石与蒋经国合照
败退台湾之际,蒋经国日记中引述了一段蒋介石的评语,或许也可以看做他对“打虎”的一种反思:“此次失败之最大原因,乃在于新制度未能成熟与确立;而旧制度先已放弃崩溃。在此新旧交接紧要危急之一刻,而所恃以建国救民之基本条件,完全失去,是无异失去其灵魂,焉得不为之失败?”[详细]

蒋经国上海之行为何失败?

究其原因,根本之点在于国民党各级官吏腐败已达极点,病入膏肓,其次,官商勾结特别是宋氏家族与孔氏家族插手上海经管,亦是蒋经国败打“老虎”的重要原因......[详细]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