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搜狐历史

相关阅读

导读: 2014年高考已日益临近。回到三十七年前的1977年,我国恢复了中断十年之久的高考制度,天南海北的人不再受限于“出身”,也不再担忧“学好数理化,不如有个好爸爸”,获得了平等走入考场,用知识改变命运的机会。在三十七年后,“拼爹”成为热词的当下,我们追忆当年高考带来的“公平”与“梦想”,并希冀着这两个词语今天不要太过沉重。[滚动消息]

1977年邓小平恢复高考:国家命运的转变

  邓小平问:“今年是不是来不及改了?”情绪激昂的专家们说,“今年改还来得及,最多晚一点。”邓小平说:“既然大家要求,那就改过来。”从此,封闭了11年的高考闸门终于被打开。 [详细]

恢复高考的历程

关于恢复高考

  1977年9月,教育部决定恢复已经停止了10年的全国高等院校招生考试,以统一考试、择优录取的方式选拔人才上大学。中国由此重新迎来了尊重知识、尊重人才的春天。[详细]

我来说两句

图片回顾

恢复高考内幕:公平,还是公平

武大院士查全性首倡恢复高考

  1977年冬天,中国关闭了11年的高考考场再次打开大门,570万名考生从山村、渔乡、牧场、工厂、矿山、营房、课堂奔向考场,加上1978年夏季的考生,两季考生达到了1160万人。回忆37年前的高考,人们由衷敬佩邓小平拨乱反正的魄力,也不会忘记一位敢于说真话的知识分子——武汉大学教师查全性,正是他首倡恢复高考,促成邓小平一锤定音。回忆往事,他很平静:“我只是说了几句真话。”1977年冬天,中国关闭了11年的高考考场再次打开大门,570万名考生从山村、渔乡、牧场、工厂、矿山、营房、课堂奔向考场,加上1978年夏季的考生,两季考生达到了1160万人。 [详细]

邓小平果断拍板

  1977年8月4日,正式复出一个月的邓小平,在北京饭店组织召开的科学和教育工作者座谈会上拍板,决定当年就恢复高考,并要教育部追回上午刚送出的给国务院的报告。邓小平亲自修改了教育部起草的招生文件,关于招生的条件,主要抓两条:第一是本人表现好,第二是择优录取”。由于邓小平的果断拍板,10月初,中央政治局讨论了招生工作文件;10月中旬,国务院批转了教育部关于1977年高校招生的意见,恢复全国统一考试,凡是工人、农民、知青、干部、应届高中毕业生都可以报考。[详细]

1977年:恢复的不仅仅是高考

  1977,恢复的不仅仅是高考。37年后,这一点可以看得更清晰。37年后,当年的27万幸运儿已经成为共和国各项事业的中流砥柱。他们不仅迅速填补了十年动乱给中国带来的人才断层,为共和国建设、为改革开放发挥着巨大作用。而且他们刻苦学习、顽强拼搏、奋发向上的精神,也成为了一个时代的精神标本,成为了民族精神中最值得称道的一部分。恢复高考,为新中国培养了最具拼搏奋斗精神的人才,如果没有这群人,很难想象,中国的改革开放,中国的各项事业该如何展开,如何演进。[详细]

开辟平等竞争、公平公正的人才流动通道

  恢复高考,以考试方式招录人才,让中国演进了上千年并经历史证明卓有成效的人才选拔制度得以延续,并以更为科学的方式,开辟了一个平等竞争、公平公正的人才流动通道,彻底打破了以世袭、血统、阶级等方式选拔人才的陋习,为社会各阶层向上流动建立了最为公平公正的秩序。这是社会稳定发展的基石,也是世界发展大潮。恢复高考,上承国脉,下合世潮。中国改革开放36年的稳定快速发展,高考制度可说是居功至伟。恢复高考,也是恢复对科学、民主、平等等普世价值的尊重。一个不尊重科学的民族,绝对只能是越来越愚昧的民族;一个不懂得民主的国家,肯定是没有发展后劲的国家;而一个没有平等的社会,没有对人的基本权利予以保障的社会,则一定会是动荡不安,人心浇漓的是非之地。[详细]

我的高考故事

  • 上海水产大学校长:考上了的我和放弃了的妻

      “到现在,我都感激高考,感激我的爱人,如果不是她放弃机会,也许不会有我的现在。”[详细]

  • 陈建功:我妈逼我考大学

      我妈不是一个望子成龙的人,她只希望她的儿子活得明白、自信、充实,而要如此,她认定了非得送我去读大学不可。[详细]

  • 四次高考终圆大学梦 坚信高考改变命运

      “高考是我命运的转折点,但不是全部。”从1979年到1982年,吴林先后4次走进了高考考场。[详细]

  • 香港理工大学教授忆77高考:我们更懂得珍惜机会

      “宣布恢复高考时,我已经做好下乡的准备”,现任香港理工大学物流系教授的阎洪回忆说,当时他只有18岁。[详细]

  • 1978年江苏高考状元:经胡耀邦批示考进大学

      1978年,萧柏春就当了一回名人,当年的他以477分的高分(500分满分),获得了江苏省高考状元,被媒体报道。[详细]

  • 博导回忆1977年的高考:我是村里第一个大学生

      “现在想来有点戏剧性的是,当时还在‘批孔’,我接到录取通知书的时候,是在村里的简易舞台上,我扮演‘不辨菽麦’的孔子,正逗得村里人大笑。”[详细]

难忘高考考场

两个考生共用一张桌子

  在徐红的记忆中,1977年的那场高考很特殊,“不像现在是在夏天考试,而是在冬天考试,当年12月份考的试,第二年1月份拿到录取通知书,2月份就进大学读书了。”对自己参加的那场考试,徐红回忆说,由于参加考试的人特别多,一个考场挤得满满当当的,因此只好两个人挤一张桌子,“那时候没有家长送考,因为那一年甚至出现了一家两代人一起考,有爸爸和儿子,妈妈和女儿,大家都很珍惜这样的机会。”对于1977年的那场高考,徐红感叹地说,“高考绝对改变了命运。” [详细]

1977年复考改变众多人命运 考生流泪写作文

  “我一直哭着写高考作文,监考老师也哭着看我写作文,我居然晚了半个小时交考卷。”回忆起当年为自己“开绿灯”的监考老师,牟子宁心存感激30年。当年北京地区的作文题目是《我在这战斗的一年里》,这篇作文让牟子宁感慨颇多,他边写边哭,直到所有考生都离开了考场。监考老师看到他如此投入,不但没有催他交卷,反而看着他的文章陪他一起流下了泪。[详细]

考场故事:不一样的年代 不一样的考场

  那时高考还在每年的7月举行。高考前一周,学校会放假让考生休息。为了放松身体,杨冰几乎天天都在睡觉。20世纪90年代的高考考场,与20世纪70年代、20世纪80年代相比已经有了很大改善,不少教室内都装上了吊扇。但为了防止其发出声响,电扇均未打开。为了给教室降温,每个考场里都放置了一定量的冰块儿。一些考生也随身携带了风油精,以防止中暑。[详细]

高考何时开始“残酷”

1977年高考:竞争最激烈的全国高考

   假如30年前,我数学能考够30分,恐怕就能迈进大学校门。很抱歉,尽管我的语文、政治、历史的分数不错,可数学只得了6分。我成了1977年全国570万高考考生中的一个落榜生。我一点也不为这个结果感到难过。这种心态,对现在视“高考为成才唯一途径”的人们来说,一定会感到不可思议。我十分明白自己偏科,考试前我没像其他考生一样挑灯夜读,落榜后我也没打算第二年高考再去搏一搏。有的考生把高考作为改变人生命运的一个机会,我恐怕属于上进心不强的那种,考不考得上都无所谓。我没考上大学,我父母也没有什么意见。30年前人们对高考的看法,不像现在,认为年轻人必须要去上大学,才算人才,否则就是庸才。 [详细]

1983年:追求片面升学率 布置大量作业死记硬背

   由于片面追求升学率,许多地方从初、高中二年级开始,特别是对毕业班,普遍不按教学计划进行教学,任意把正式课本的内容,成章成节地砍掉,而把搜集到的形形色色的“参考资料”、“高考题解汇编”、“知识检查试卷”等等,一股脑儿灌给学生,向学生布置大量的作业,举行频繁的考试,让学生死记硬背,弄得学生晕头转向,疲劳不堪。[详细]

1989年:高校收费 每年逐渐攀升高于收入增长

   自1989年大学开始收费以来,我国高校的学费呈现逐年快速上升的趋势。1993年普通高校生均缴纳学费610元,到1996年翻了一番,达到1319元,1999年则又翻了一番,达到2769元。扩招后学费又大幅上涨,2000年比1999年上涨28.2%,2001年达到生均3895元。直到2001、2002年教育部等部委先后两次发文规定高校不得提高学费标准,学费快速上涨的趋势才得到缓解。目前,大学学费一般在5000元到1万元不等,比1989年增加了25-50倍,而城镇居民人均年收入只增长了4倍,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2.3倍,大学学费的涨幅几乎10倍于居民收入的增长![详细]

1999年高校扩招:高校毕业生就业压力逐渐增大

   高校扩招,极大地促进了国家和社会的发展,但也伴随着阵痛,在实践中呈现出一些弊端。教育环境、师资问题的矛盾。教育环境、师资问题的矛盾。高等教育规模的扩大需要增加师资实现同步增长,骤然扩招,生师比提高过快,教师负担过重,影响授课质量。后勤服务的巨大压力。因为招生数量快速增加,高等教育投入增长跟不上规模发展,部分高校办学条件不足,在扩大招生规模后,生活、学习所必须配套的硬件设施的建设速度和完善程度,未能较快地满足需求和期望。[详细]

2005年:14省自主命题 高考公平和权威性受挑战

   高考的权威性受到挑战,并与国际大学入学考试制度的发展趋势有所出入。高考之所以具有公平、高效、权威的特点,全国统一命题在其中扮演的角色非常重要。然而,如今在大规模削弱高考统一性的同时,高校仍未获得真正意义上的招生自主权,这与国际上大学入学考试制度发展的趋势(统一考试与学校自主考试相结合)是不尽一致的。高考安全保密风险依然存在,甚至更有可能出现问题。实行分省命题意味每个省都要花大气力来做安全保密工作。与原来相比较,这样做有可能存在更多的安全隐患。[详细]

新世纪的问题:成本狂飙 全社会陪考劳民伤财

   “在上世纪70年代一本练习题,一碗绿豆汤,花费不到5毛钱;80年代买套好文具,花费10元;90年代买复习资料,喝碗鸡汤,花费350元;‘00年代’请家教、租宾馆,花费5000元;‘10年代’一对一补课、订营养餐、租学区房花费四五万元……”新华社的高考“成本路线图”如此写道。网友指出,从1977年至今,高考已从“一个人的战斗”变成“全民战争”,从“一次升学考试”演变成全民的消费,继而形成一个产业。这个产业包括保健品、补脑液、补习班、家教、高考房甚至考后的庆功宴、谢师宴等等。[详细]

当高考遇见“好爸爸”

发奋读书,不如有个好爸爸?

   2012年我鼓励大堂兄的孙女也是我的侄孙女,一个学习成绩在班里总是前几名的四年级小学生努力读书将来考大学时,不料她甩出这么一句话:“考上大学也没有用,我爸是农民。”面对这个10岁孩子的“论断”,我张口结舌,无言以对,心中不免悲凉起来。家族中还发生一件事令我无法释怀。我二堂兄唯一的孙子,也认定自己“没有背景”,刚上初三就决意不上高中,但父母不答应,于是在一次争吵后喝下剧毒农药百草枯,为自己14岁的生命画上了残酷的句号。[详细]

高考“性价比”越来越低?

  以前农村的孩子可以通过当兵、高考实现“跃龙门”,但现在农村孩子跃龙门的机会好像越来越少。从“读书改变命运”到“求学负债累累”,在现实面前,越来越多的孩子选择走一条“性价比”更高的道路,而这种道路,也得到了不少家长的支持[详细]

加分制度加剧高考痼疾?

  2013年,北京教育考试院发布了北京市高考照顾对象名单。北京市高考考生总体照顾率超过了18%,几乎每5名考生中就有一人享受照顾,平均每8名考生中就有一名享受直接加分。高考录取长期以来按照地区划分,来配置不同的录取分数标准和录取比例,其差异之大,素有“××省二本分数轻松上××地一本”的民间说法。而国内高校在发展过程中由于各种因素,区域化特征日益明显。 [详细]

怎样才能重拾公正与梦想?

  随着社会分工专业化、知识化水平日趋提高以及社会系统从封闭走向开放,社会成员的地位身份界限越来越取决于受教育程度的高低。因此,对于社会成员要实现他们向上流动的梦想而言,理想的决定权是在他或她所受的教育尤其是高等教育上取得的优势。但是,当这种趋势被固定在一定空间,并通过这种空间“家庭背景”来强化自身的优势地位,并实现阶层的自我封闭和自我循环,人们对“知识改变命运”的质疑,就显得顺理成章了。[详细]

往期策划

制作团队

  • 统筹:陈远
  • 制作:周昂 宋晨希 邹德怀 曾宪楠

更多 >>最新消息

搜狐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