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搜狐历史

王学泰回忆“现行反革命”狱友


现在的王学泰

王学泰简介:


学者王学泰,1942年12月生,北京人,退休前为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著有《中国人的饮食世界》、《华夏饮食文化》、《人世百态》、《燕谭集》、《中国流民》、《游民文化与中国社会》等。


本文节选自王学泰正在撰写的长篇回忆录《鸿爪掠影》。"文革"后期,王学泰因言获罪(被告发有攻击江青的言论),锒铛入狱。本篇所写主要是作者在狱中接触到的一些社会底层的"现行反革命"犯,从一个特殊角度一窥那个所谓"最革命"时代。


王学泰是1976年7月26日以"现行反革命罪"被判有期徒刑13年的。先是在K字楼的羁押待上诉犯人的筒道呆了十余天,谁知第三天就碰到百年不遇的大地震…[详细]


清末建的北京一监 鲁迅称为“最没尊严的地方”

  北京"一监"是大名鼎鼎的,它不仅是北京监狱的"第一",也是中国监狱史第一个"文明监狱",是清末清廷政府实施政治改革、法治改革时,建筑的第一个示范性的监狱。本来是打算做橱窗用的,没想到大清国还没有使用就倒了台。

  这里位处北京外城的西南,"地势卑下,众水所归"(我小的时候常到这里捉蛐蛐,逮蚂蚱,水很多,下挖一尺深就见水,很像南方),蚊蝇成阵,在北京城中也是块很烂的地方。盖了这座监狱以后,正对着监狱门修了条路,名为"自新路"。路名也体现了当时新派人物关于监狱的新理念--犯人被关,限制他的自由,并非只是惩罚他的既往,更着眼他的未来,望其改恶迁善。

  民国初年,一监叫做"京师模范监狱"。我小时候,家就住在米市胡同南口,经过珠巢街就是自新路,大约只有四五百米。上小学时就知道这里是一监,是关押坏人的。 [详细]

京师模范监狱

误以为监狱里常包饺子吃 犯人家属羡慕监狱生活

  进了监狱不仅断绝了自由,以往事业也一笔勾销,家属也见不到了,万念俱灰,人类的乐趣只留下吃了。

  星期四,监狱怕休息日犯人无事生非,就给找点事干,那天多吃饺子。面、菜、馅发到每组,由组内人自己包,包好了用床板搭到厨房去煮。星期四又是接见日,农村犯人因为家里有孩子来看,往往会端上刚刚煮熟的饺子给孩子吃,弄得农村的犯人家属以为一监老吃饺子,甚至羡慕犯人的生活。

  在一监两年的冬天里,我深感食物热量的差别及其对身体的影响。因为监室内没有取暖设备。晚上睡觉要把能御寒的衣裤都压在身上。如果晚饭是馒头,睡觉时就觉得暖和许多;如果主食是馒头,菜是炸橡皮鱼(1977年北京常卖橡皮鱼,北京人不认识这种鱼,也不知道怎么吃。厨师就拿来炸,简单省事),简直是火上浇油,一晚上都会热得睡不着。 [详细]

监狱里的生活

号内人物扫描:三个执行员

  我所在的三中队三小队,监室中有两个"监龄"最长的老号,一个是执行员(犯人中的小头目)刘永志。大约有六十来岁,1948年就被关起来了,1976年还没有到期,已经蹲了28年大牢。他是个反革命杀人犯,其实"反革命"有点勉强,他的犯罪动机可能就是图财害命。那还是1940年代,他与父亲在平谷给一个老板打工,为贪图财物,父子俩把老板杀了。这个在监狱中过了大半辈子的老人已经与监狱生活合二为一了。在监狱中,他从没有不自由和别扭的感觉。

  通常,他一语不发,只盯着别人,只要发现与监狱氛围不和谐音的,立马就会制止,或者汇报。比如人家谈到老婆孩子,他就会制止:"嗨!说点别的,这不利于改造!"谈吃谈喝谈女人是监狱中永恒的主题,人家一说到吃,他马上就会严厉质问:"监狱吃得不好吗?我觉得比我小时候在家吃的好多啦!"他心中只有监狱这一本词典,一开口就是监狱语言,其词汇不能溢出监狱词典之外,别的话不会说,别的词也没有。 [详细]

学者王学泰

筒道的几位杂务

  除了这些人外,每天与我们打交道的还有本筒道的杂务。杂务也是三班倒,一共三人,除了张贵外,另外两个姓张与姓孙。

  姓张的外号叫"大了",不知谁给他起的。旧社会妓院男掌柜的俗称"大了"(或称大茶壶),因为娱乐业等处都是多事的场所,主持这种行业的人黑白两道都得说得上话,吃得开,这样才能化解各种矛盾冲突,平安喜乐地赚大钱,因而这个总管事的被称为"大了",含有赞美之意。这个人五十多岁,听说"三反""五反"时(1950年代初)就进来了。他嘴非常碎,经常唠唠叨叨,几乎挑所有人的毛病,给人的印象非常坏。一些老号老拿他开心,让人感到有些侮弄他的意思,但很少有人同情他。后来"大了"到期走了,人们才公正地说:"大了,人不坏。他很少给人汇报。犯人在筒道出点事,到他那里也就给‘了’了。" [详细]

北京一监

责编:曾宪楠
Copyright © 2017 Soh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 全部新闻 全部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