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搜狐历史

五一六那天发生了什么?


毛泽东正与林彪探讨问题
1966年5月4日上午10点,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举行,会场上有几张引人注目的新面孔:张春桥、王力、关锋、戚本禹。这是刚刚组建不久的“文化革命文件起草小组”的几位大员。

刘少奇是这次会议的主持者,对议程却缺乏思想准备。他和陈毅是4月19日从缅甸飞回昆明的。本来打算对云南作些考察,却接到会议通知。于是,刘少奇、陈毅直飞上海,换乘专列急赴杭州。周恩来急匆匆赶来杭州向他介绍情况。刘少奇这才知道,就在他出访的这段时间里,国内发生了一连串料想不到的事情:3月底,毛泽东在上海几次同康生、江青等谈话,严厉批评《二月提纲》混淆阶级界限,是错误的;指责中共北京市委、中央宣传部不支持左派,还号召地方造反,向中央进攻。【详情】

五一六通知原文:一个标点都不许动


人民日报所刊登的《五一六通知》
 各中央局,各省、市、自治区党委,中央各部委,国家机关各部门和各人民团体党组、党委,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

    中央决定撤销1966年2月12日批转的《文化革命五人小组关于当前学术讨论的汇报提纲》,撤销原来的“文化革命五人小组”及其办事机构,重新设立文化革命小组,隶属于政治局常委之下。所谓“五人小组”的汇报提纲是根本错误的,是违反中央和毛泽东同志提出的社会主义文化革命的路线的,是违反1962年党的八届十中全会关于社会主义社会阶级和阶级斗争问题的指导方针的。这个提纲,对毛泽东同志亲自领导和发动的这场文化大革命,对毛泽东同志在1965年9月至10月间中央工作会议上(即在一次有各中央局负责同志参加的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议上)关于批判吴晗的指示,阳奉阴违,竭力抗拒。 【详情】

《通知》造就的文革热词


文革时期的江青
以陈伯达、康生、江青、张春桥等为成员的“文化革命文件起草小组”起草完《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通知》后,毛泽东在修改《五一六通知》时,加写了几段火药味异常浓厚的话,如:

混进党里、政府里、军队里和各种文化界的资产阶级代表人物,是一批反革命的修正主义分子,一旦时机成熟,他们就会要夺取政权,由无产阶级专政变为资产阶级专政。这些人物,有些已被我们识破了,有些则还没有被识破,有些正在受到我们信用,被培养为我们的接班人,例如赫鲁晓夫那样的人物,他们现正睡在我们的身旁,各级党委必须充分注意这一点。

其中诸如“夺取政权”、“赫鲁晓夫那样的人物”等词语在之后的文革中被频繁使用,“XXX不灭亡,就让他灭亡”这一类的文革式语言,正是发端于此。

告别文革语言 走向文明


毛主席去世后,文革宣告结束
说话、写字是人类发展的重要里程碑。但作为思想和感情的载体,它表达的可以是野蛮,也可以是文明。

文革是中国野蛮史的高峰。文革结束之际,比经济极度贫穷更可怕的是中国人的思维也陷入极端贫困和野蛮状态。“火烧###”、“油炸###”、砸碎###狗头”、“打倒”、“打退”之类语言暴力后面,是人们满脑子“用阶级斗争观点观察一切、分析一切。”钦定的信条绝对不容置疑。复杂的社会简化为壁垒分明的阶级阵线,每个人有明确的阶级定位,历史成了一个阶级消灭另一个阶级的斗争图。对阶级敌人“打翻在地,再踏上一个脚”,理所当然。

【详情】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