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搜狐历史

高:三大“高招”助德意志崛起

或许是命运使然,近现代历史上德国的国家命运起起落落。一战后跌入低谷的国民,被希特勒引领上另一个极端的毁灭之道。当盟军的炮火消失在柏林的残垣断壁之上,德国已被蛋糕般一分为二。甚至在“西德”境内,关于走何种经济道路的问题,英法美三国都要关起门来吵架。这里就不得不提美国人在其中的主导作用。美国本身就大约有四分之一的人口祖先可追溯到德国。二战后,美国对德国更是“大加关照”。美国人坚持把“自由的政治制度”与“自由的经济制度”作为新德意志战车的发动机,为此他们大力扶持艾哈德来做经济管理局局长。艾哈德提倡生产与消费方面个体的充分活动性,强调市场竞争的自由化和多样化。在当时啃着硬面包喝着冷牛奶的德国人来说,犹如走夜路的人忽然看见了一盏路灯,纵然不知前路在何方,有光明总是好的。在举国的经济体制改革呼声下,艾哈德逐步完成了对货币、市场、供给链的改革,社会市场经济的大局面已经到来。

然而德国毕竟历经世界大战炮火洗礼,被一分为二后的西德更是受限于二十多万平方公里之内资源的匮乏,情形就是:要钱没有,要人倒是有六千万。艾哈德每天早晨醒来估计都要被怎么养活这六千万张嘴急哭。关键时刻,美国人又出手了。国务卿马歇尔抛出了一个“欧洲复兴计划”,直接让西德成了受益人。马歇尔高呼“一个有秩序和富裕的欧洲需要和一个稳定的有生产力的德国进行经济合作。”美国开始大规模地介入对德占领区的经济建设,目标是先将西德的工业水平恢复到二战前水平的75%左右。“马歇尔计划”实施后的1948年到1951年间,美国向西德援助36.5亿美元。50年代,私人资本接过接力棒,大批涌入,到1969年,美国在西德的私人资本额为42.8亿美元。此外,西德还与17个欧洲国家共同开发资源、水电、钢铁等命脉产业,对于一个刚刚“犯了错的孩子”,能重新融入到欧洲“班集体”之中,对于恢复德意志民族的自信心和国家正常外交大有裨益。马歇尔计划让德国的国家经济复苏提供了可能性,德意志战车有了重装上阵的能量。

但一辆战车不可能没有驾驶员。德国人最明智的地方就在于早早发现了作为个体“人”的力量。在用人机制上,美国人的“实用主义人才观”对其影响很大,故而“职业教育”在德国大行其道。虽然本身的教育水平极高,但德国青年并不把上大学作为唯一大道。约有30%的青年会选择上大学深造,其余70%的人会从繁多的职业教育途径中选择今后的人生。这在咱们这里似乎有些匪夷所思,放着清华北大不上,去蓝翔当厨师吗?非也,在德国即便是选择了大学教育,也会有配套的企业实践课程,走学校与企业的二元学习模式,提升了人才即战力,也避免课堂教育进入社会后的脱节。也就是咱们说的“理论联系了实际”。经历了两次大战与纳粹政权的德国人,对生活道路的自由选择,非常看重。那句歌词他们一定心有共鸣:敢问路在何方,路在脚下。 [详细]

富:经过严密计算的德国人钱包

德国人有钱吗?这个问题可以从两个角度来看。从国家的角度,2013年德国的GDP是3.4万亿美元,继续名列世界前五,传统的机械、仪表、汽车、化工等领域优势仍在。说德国是个富国不为过。再看个人的角度,2013年德国人均GDP44010美元,位列世界第19名。揣着四万多美元的德国老百姓,在我们这儿值得赞声“壕”。数字是冰冷的,谈钱是伤感情的,“嘛钱不钱的,乐呵乐呵得了”。我们不妨看点好玩的德国个人所得税制度。

德国人在国际上的形象一直是思维严谨、行动严密,像是咔哒咔哒的钟表齿轮一样严丝合缝。他们的个人所得税也继承了这一传统,一个字概括就是:烦!德国的个人所得税学术名字叫做“几何累进税率”,在经过一系列奥赛级别的数学运算后,再参考相关政策,略去各种减免税,得到结果。德国数学家层出可能与这也有关系。

具体操作起来,又分为单身与已婚两大类。举例来说,2010年的德国单身汉,不超过8004欧元部分税率为0;超过250730欧元部分最高税率可达45%。已婚人士的征税标准则是再乘以2。这里举得是纳税范围的两个极端,至于中间的部分,则要动用前文所说的计算公式了。繁琐归繁琐,德国人这一套对我国有直接启发意义。我国目前的个人所得税,诟病之处在于前几个层级差距太小,税负增加太快。而德国人则是前几级按一个百分点比例增加,增加到某一比例后,税率再按几个百分点增加,并保持较长的级距。德国人也深知计算不易,因此他们建立了网上、银行、工作企业多方面的便捷一键式计算软件。这一套以公平和合理为准则的所得税计算理念,我们倒是不妨在改革中加以借鉴。 [详细]

帅:做一个有战斗力的民族

回到足球上来,我们回望历史,会发现其实这支站在巅峰的德国队与我们记忆中的德国还是有区别的。盖德穆勒、马特乌斯、克林斯曼、比埃尔霍夫……铁血、硬汉、意志,是以前德国战车的标志。历经新世纪初期老将凋零、人才断档的阵痛,从06年本土世界杯开始,“青春风暴”席卷而来。他们是历史与现实的分界线,也就是从这时开始,德国拥有了比以前更多的追随者。我们看眼前这支德国队,“世界杯第一刀”克洛泽是波兰裔,中场大脑厄齐尔本是土耳其人,后防中坚博阿滕拥有加纳血统。他们不是传统的日耳曼人,却拥有同一种民族自豪感。我们不得不佩服德国人的文化包容力,借用哈曼的话就是“他们不是纯粹的德国人,但他们在德国成长,他们现在看上去已经是德国人了,还能给球队带来不一样的东西。”包容,意味着战斗力。

近年来我们每每提到德国人的国际形象,最喜欢用的一个例子就是联邦德国总理维利·勃兰特在寒风下,于华沙犹太人死难者纪念碑前的惊世一跪。我们钦佩德国人勇于认错的历史态度,却没看到背后德国政府与法西斯阴魂的对抗手法。在意识形态领域的斗争,德国政府没有用理论和说教去影响人民,而是把这一过程发散到了民众具体的经济与生活之中,让他们感受到作为一个充分的、有尊严的、有自由选择权的个体,是有如空气般的自然而关键。站在反面的法西斯余孽从根上就没了兜售的市场,很难兴风作浪。不代替公民进行思考,智慧政府总如此。

不少去过德国的人总会感叹德国街道的一尘不染,城市规划的整齐有序。其实这些都是一个国家精神状态的体现,一如队长拉姆站在马拉卡纳之巅,高举大力神杯时的豪情万丈。一个健康、昂扬、有战斗力的民族,比金杯的光芒更耀眼,更能吸引世人去崇拜和向往。让每一个国民都尊严和乐观的生活着,比起“勇夺世界杯”之类的童话神话鬼话而言,更重要也更现实。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