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搜狐历史

今天不发饷 明天就会垮:蒋介石饮鸩止渴发行金圆券敛财

八年抗战胜利了,家园残破、民穷财尽、百废待兴,要复员、要建设、要恢复工业生产,处处要钱,事事要钱。但是八年鏖战,军费支出高达国家预算的80%以上,八年来生产停滞,入不敷出。战争结束了,复兴经济,恢复生产,首要的是开源节流,国民政府认为以中国之穷,无力负担如此庞大的军费,战争结束了,国家也没有理由养那么多的军队,国民政府拟订裁军计划,并企图趁机推动军队国家化。但是许多军人从军八年或八年以上,家无恒产,又无其他谋生本领,退伍等于失业,非但失业而且在情绪上有被利用完了一脚踢开的感觉,乃有五百将领到中山陵“哭灵”一事。国共战争情势逆转,国民政府立刻停止裁军。但军费、内战即将拖垮国民政府财政,蒋介石对财政并不外行,但处在两难之间,当然要先解决燃眉之急。抗战胜利后因财政问题、军费问题,蒋与宋子文发生严重冲突,蒋要钱发军饷,宋提出警告说法币已无力支撑,再溢发法币会崩盘,蒋说:“今天发不出军饷,明天就会垮,仗打赢了,还有机会,打输了什么都没有了!”宋因而去职。   

1948年8月,蒋介石为挽救因内战而迅速加剧的巨大经济危机,颁布《财政经济紧急处分令》等几项法令和办法,宣布发行金圆券,实行限价,规定各地物价必需冻结在8月19日的水准上,不得提高,同时限期收兑民间所藏金银、外币。方案中之办法以财经专业观点视之,诸多荒谬透顶之处,如强迫百姓交出黄金、外币,限令百姓海外存款必须向政府登记,冻结物价,按1948年8月19日标准等既违经济原则,又悖情理,百姓反抗,阳奉阴违理所当然。蒋对财经绝非外行,但是战场失利,军费告急,实在别无良策。8月20日,行政院特设经济管制委员会,下设上海、天津、广州三个督导区。上海区以曾任财政部长、中央银行总裁的俞鸿钧为经济管制督导员,蒋经国为助理,其任务是到上海实行“经济管制”。蒋经国虽名为助理,实际上负全责。9月9日,行政院颁布《实施取缔日用重要物品囤积居奇办法补充要点》,规定个人和商家购买物品,其用量不得超过三个月,否则以囤积论。[详细]

蒋经国上海“打虎”:逮捕杜月笙儿子 枪毙多名高官

蒋经国以经济督导专员的名义奉派到上海督导财经改革,蒋经国到上海结合金管局、警察局、警备部稽查处、宪兵队、江湾及两路警察局等六个单位成立戡乱建国总队,简称戡建总队。蒋经国在上海雷厉风行执行紧急处分令,宣称只“打虎”不拍“苍蝇”,并且气壮山河地向部下训话,鼓励大家六亲不认地执行命令,蒋经国的大将王出任第一大队少将大队长训勉部属,自己若有贪污行为“任何一个队员都可以把我打死”。   

法出令行,蒋经国果真轰轰烈烈地打起“老虎”来。他接连召见上海经济界的头面人物刘鸿生、荣尔仁、钱新之、李馥荪、周作民、杜月笙等人,软硬兼施,要他们拥护政府措施,交出全部黄金、外汇,否则即勒令停业;甚至声色俱厉,拍桌大骂,扬言:“你们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谁手里有多少黄金美钞,我们都清楚。谁不交,就按军法办理!”上海青年服务总队也四处出动,设立岗哨,检查行人;并与警察局、警备司令部人员混合编队,组成许多三人或五人小组,检查商店、工厂和仓库,登记囤积物资。对违反规定者蒋经国采取了严厉的措施。米商万墨林、纸商詹沛霖、申新纱厂大老板荣鸿元、中国水泥公司常务董事胡国梁、美丰证券公司总经理韦伯祥等60余人,均因私逃外汇,私藏黄金,或囤积居奇,投机倒把,被捕入狱;荣、胡、韦三人后经托人疏通,分别罚款100万、30万和35万美元,才得以交保获释。连上海大亨杜月笙的儿子杜维屏也因“囤货炒股”的罪名被捕入狱,判了8个月的徒刑;财政部秘书陶启明因泄露经济机密也被判刑。蒋经国还大开杀戒,以贯彻他“用人头平物价”的主张,借此威慑人心。林雪公司经理王春哲因私套外汇被处死,报上还刊登了王被处死时的大幅照片;上海警备司令部科长张亚民、大队长戚再玉因勒索罪被枪决;后来还杀了破坏经济管制的宪兵大队长姜公美。蒋经国还杀气腾腾地宣称:“在上海应当不管你有多少财富,有多大的势力,一旦犯了国法,就要毫不留情地送你进监狱,上刑场。

蒋经国在上海一共收兑了多少黄金白银?据蒋经国自己讲:到1948年10月6日,上海市民向国家兑换上海共收兑黄金114万两、美钞3452万元、港币1100万元、银子96万两,合计价值2亿美元,占全国兑换总数的64%。在整个币制改革过程中,上海是收兑成效最好的地区,这样的“政绩”,其实很多都是搜括自升斗小民。

尽管蒋经国在上海雷厉风行,但金圆券改革本身并无成功之可能。1948年10月,迫于现实,国民政府不得不自食其言,放弃金圆券改革中的限价规定,宣布涨价——政府决定对卷烟、洋牌酒、国产酒类、烟叶等7种货品增加税额71倍,并准许将此加入售价之中,这些商品的价格随之上涨。这一“合法涨价”,实际上已经宣告金圆券改革的失败。上海市民担心此7种商品之外,其他商品也会随之涨价,因而掀起抢购狂潮,最初是抢购白米和燃料,后来波及货品越来越多,范围越来越广。至11月1日南京政府正式宣布取消限价,国统区经济迅速陷入混乱……[详细]

国民党败局与蒋经国“打虎”失败无关

在上海“打虎”期间蒋经国赢得“打虎英雄”、“蒋青天”、“中国经济沙皇”等美名,“打虎”失败论者多说是因扬子公司案,但扬子公司案疑点甚多,王认为蒋经国与孔令侃之间并无直接冲突,扬子公司并无违法证据,外界传言恐为敌人挑拨离间之词,蒋经国日记也记载扬子公司并未搜到违禁商品。无论蒋孔之争的真相如何,扬子公司案给蒋经国“打虎”的荒唐闹剧一个好的下台阶。无论王云五的改革方案也好,中央的紧急处分令也好,都是不可行的命令。“打虎”两个多月,物价依然飞涨,上海物资短缺、商人惜售、通货膨胀,未曾稍歇,人心浮动,所有经济情况没有一点改善。   

蒋经国去执行一个不可能的任务,最后又以扬子公司案下台,任务失败但是成就了蒋经国个人不畏权势的美名,蒋经国成了悲剧的英雄,至今尚博得史家同情。这也奠定了蒋经国个人崇高的威望,累积了日后从政的政治资本,最重要的是蒋经国的“打虎”令蒋介石对他刮目相看,在蒋介石心中树立了不可摇动、无可取代的地位。从国民政府财税金融体系的建立,法币的成功,可知蒋介石对财经绝非外行,但是军事上失利,裁军的半途而废,而导致金融改革注定失败,但是军事行动非钱莫办,战场变化电光石火、军饷武器不能拖延,蒋介石明知是吃毒药,但是他已经没有选择。历史发展到这个地步,国民政府在大陆已经走到绝境,发行金圆券、颁布紧急处分令,对国民政府而言,都产生了火上浇油、加速死亡的效果。一连串错误的经济措施对国民政府是大悲剧,蒋经国却是大悲剧中的受益者,从此他一步一步走向个人事业的高峰。[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