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私家史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军事 | 评论

慰安妇忆被日军逼当“四角牛”:利刃抵腹爬行

来源:综合 作者:中华网
第2页 :没吃“预防丸”先后生了2女3男
谁也想不到陈金玉老人忍受着怎样的一种欺凌和痛苦
谁也想不到陈金玉老人忍受着怎样的一种欺凌和痛苦

  日军监工经常换人,陈金玉便一次次被监工、士兵强暴。一起的姐妹的命运也差不多。陈金玉被强暴的次数最多。自从第一次被日军监工强暴后,天天都要遭到同样的强暴。有一天下午,陈金玉和姐妹们一起到加茂河洗澡,过河东边不远就是她的家,她便偷偷潜过河,爬上对岸就跑,结果被岗楼上日军哨兵发现了,陈金玉很快就被抓了回去,日军对她又是一阵棒打,之后被关了起来,第二天一早,陈金玉就被拉到操场上做“四脚牛”。“当时正在下大雨,身上刚刚被打了很多伤口,雨一淋就疼痛得不得了,我没有爬几步就趴在了泥水中,动弹不得”老人回忆说,当时要不是其他姐妹通过翻译向日军苦苦哀求,她可能早就没命了。之后,日军的监视更严了。

  陈金玉和姐妹们在日军的“战地后勤服务队”中过着非人的日子,天天都要受到日军兽行的凌辱,被日军强暴过多少次她也无法记清楚了,多则一天两三人,少则一人,就连月经来时也从来没有放过。

  1945年6月的一天,日军显得很紧张,个个持枪上上下下。陈金玉感觉到情况似乎有变,天刚黑便趁日军慌乱之际,摸过加茂河抄近路逃回家。“我刚一回家,日军就追回来了”陈金玉老人回忆说,看到日军穷凶极恶般追过来,她当时吓坏了,紧张之中跑进保长家,保长叫她往荒山跑,到山里躲起来。

  陈金玉连夜逃到万总村朋友的山寮中躲起来,不敢露面。陈金玉在大山荒野中躲了两个多月。有一天朋友告诉她,“哑客”(当地人把日军称作“哑客”)下海了。陈金玉小心翼翼地从小路摸回家,村民都说日军据点里空无一人。

  日军投降后,陈金玉经人介绍嫁给了一个当长工的农民,夫妻感情很好,一直生活到14年前老伴去世。现在她由儿女抚养,其他的生活费用靠卖椰子槟榔维持。

  老人告诉记者,幸好当初她没有吃日军发的“预防丸”,所以先后生了2女3男,现在也能儿孙满堂。但是每当想起日军战地后勤服务队里受到的种种凌辱,就更加痛恨日军的罪行,老人说自己老了,不能去索债了,但这是一定要偿还的。

history.sohu.com false 综合 http://military.china.com/history4/62/20140620/18575383.html report 10006 海南岛境内寻找惨遭日军蹂躏的“慰安妇”导读:6月19日,海南“慰安妇”受害者、状告日本政府原告之一的苗族阿婆邓玉民19日下午4时10分在家中逝世,享年93岁。林
(责任编辑:杨少杰) 原标题:海南慰安妇幸存的受害者:日寇摧残和折磨的血泪史(1)

我要发布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