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会文化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军事 | 评论

米家四奇与明末京城的文人雅事

来源:综合 作者:北京晚报
  •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米家四奇与明末京城的文人雅事
    图中所画为米万钟的私家园林:勺园
图中所画为米万钟的私家园林:勺园


  米万钟是明末的书画大家,不仅诗文翰墨驰誉天下,而且在石刻、篆隶以及造园艺术等方面均有较高造诣。在当时的京城,流传着“米家四奇”的说法。“米家四奇”是指:米家园、米家石、米家灯、米家童。

  “米家园”就是米万钟的“米家三园”:勺园、漫园和湛园,勺园位于海淀北面,是米万钟的杰作;“米家灯”则是米万钟制作的精致美观的灯笼,在京城盛极一时;“米家石”是指他收藏的珍贵石头;“米家童”是指他的子孙中涌现了不少工诗善画的人才。

  “米家四奇”构成了明末京城难得一见的士人风景。

  米家园:

  勺园有惊世奇景

  在“米家园”中不得不提勺园,它是米万钟的杰作。勺园占地不多,却营造出非常突出而为世人景仰的奇景,被称为“米家一奇”。当时京城流行这样一首诗:“一奇奇是米家园,不比人间墅与村。天与山川共赏会,人将鱼鸟共寒温。莫非地转昆仑圃,定是池非阿耨源。试想主人游涉日,仙耶佛耶任评论。”有了“米家一奇”,后来,在京城士人中形成了“米家四奇”的说法,即米家园、米家灯、米家石、米家童。

  勺园修建在北海淀。其所以命名勺园,系取“海淀一勺”之意,说明其水源来自海淀。关于勺园的位置,《长安客话》说是建在“北淀”,即北海淀,指的是北海淀那座小湖的遗址。昔日海淀一带有北海淀和南海淀两个小湖。作为居民聚落的名称为“海淀村”、“海淀庄”,村庄是宛平城外三百二十八个行政村之一,距西直门三十六里,它的周围是小南村、巴沟村、牛栏庄(六郎庄)等村。勺园就建在此村以北。

  关于勺园的占地面积,无准确的数字,《春明梦余录》说“海淀米太仆园,园仅百亩”,《帝京景物略》说“米太仆勺园,百亩耳”。取名为“勺园”,也有园区面积较小的含义。

  勺园南墙以外,在清康乾年间修建了火神庙和冰窖。勺园的西边隔着一条南北大道与清华园(清华园的园主是万历皇帝朱翊钧生母李太后的父亲李伟,清华园当时又称李园,明末清初因战火被废弃)为邻,这条南北大道康乾年间修建成石板御道,并在路西清华园旧址上修建了畅春园。

  勺园东南为天仙庙,俗称娘娘庙,清代沿娘娘庙街也铺设了一条弧形石板道,从勺园与冰窖之北穿过,与南北御道相连。勺园东边为米家坟,米万钟之父米昆泉即安葬于此。坟东侧在康熙年间修建了佟府,是外戚佟国维在西郊的别墅。勺园西北有一座著名的娄兜桥,又名西勾桥。勺园北则是大面积水田,后来清代在这里修建了淑春园等御苑或王公赐园。

  《春明梦余录》描述了勺园的景观:“海淀米太仆勺园,园仅百亩,一望尽水,长堤大桥,幽事曲榭,路穷则舟,舟穷则廊,高柳掩之,一望弥际。旁为李戚畹园,巨丽之甚,然游者必称米园焉。”米万钟自己写了一首七律《海淀勺园》诗,便是他对造园构想的揭示和对园景的概括:

  幽居卜筑藕花间,半掩柴扉日日闲。

  新竹移来宜作径,长松老去好成关。

  绕堤尽是苍烟护,旁舍都将碧水环。

  更喜高楼明月夜,悠然把酒对西山。

  米家园:

  文人云集漫园和湛园

  除了勺园,米万钟还在京城修建了漫园和湛园,合称为“米氏三园”。漫园位于积水潭北岸的净业寺和德胜门水关之间,有三层楼阁,还修建了一座梅花亭。小亭的外观、门窗、地面皆为梅花形,壁上绘有梅花,小亭三重逼似梅花之重瓣。园内颇富清幽淡雅之趣。

  米万钟经常邀请友朋故旧来漫园流连观景,社集吟诗,赏花评石,甚至看戏听曲,冰上嬉戏,使漫园成为一个友朋聚会的绝佳场所。有一年立春时节,米万钟邀请漫园社集,曲周人工部尚书刘荣嗣、湖广麻城人万历进士陈以闻等人前来与会。直到米万钟逝世的那年春天——崇祯四年辛未(1631年)上巳前一日,米万钟还邀请绛州韩霖、邛州刘道贞等人来漫园赏花。韩霖为此写有《上巳前一日集漫园》。

  米万钟于万历二十六年(1598年),在其住宅左边修建了一座湛园。米万钟有自题《湛园》一首五律,对取名“湛园”的缘由及其园居感悟有清楚准确的描述:“主人心本湛,以湛名其园。有时成坐隐,为客开清樽。闲云归竹渚,落日深松门。登台候山月,流晖如晤言。”

  湛园是观灯赏花的最佳去处,米万钟将亲自绘制的灯笼悬挂于此园。这有吕邦耀《米家灯》的诗句“野色移来书画船,家筵却像风烟里”为证。米万钟将勺园的郊野景色绘成灯笼,移植到“书画船”来,书画船正是湛园中形式如同画舫的一座建筑物。

  在万历四十四年(1616年)春天,米万钟邀请袁中道等文人雅士来到湛园,一起观赏初绽的梅花。北方少梅,春梅为贵。大家分韵题诗,袁中道咏成一首《米仲诏湛园夜集看梅花,分得七青韵》:“岁时不用叹飘零,胜地还忻聚德星。怪石已惊成幻巧,寒花况复斗清灵。维摩居士存风骨,姑射仙人有典刑。玉照堂前多艳质,何如名理对芳馨。”

  米家灯:

  盛极一时流传至清朝

  米万钟居住在京城西长安门以西的宅院时,仍然会时常想念京郊风烟里的风景。作为画家的他,便将勺园野色描绘在细绢上,粘贴在用铁丝掐成的骨架上边,制成一盏盏精致美观的灯笼。这就是人见人赞的“米家灯”。与米万钟同时代的学者徐如翰有《米家灯》一诗,他写道:

  二奇奇是米家灯,戏凤蟠螭总未称。

  几幅云裁龙女杼,四时春贮雪花缯。

  可从金烛分星焰,应借琉璃转月棱。

  试想主人开宴夜,白毫紫气互飘凌。

  关于盛极一时、众人争睹的米家灯,明末清初的诗人秦松龄也有生动的描写:裁纨剪彩贴银纱,灯市争传出米家。花似乍开莺似语,十分春色到京华。

  曾到米万钟的湛园观灯赏花的吕邦耀,过了几天后,又去米宅拜访。米万钟对吕氏元夕灯诗十分赞赏,这时他问吕邦耀:“你还有余勇以同一题目继续吟诗吗?”吕邦耀一边听米万钟的褒扬之辞,一边在灯下仔细观赏,端详米万钟笔下那生动逼真、园景毕现的画面。在烛影闪烁、流光溢彩的艺术氛围中巧思泉涌,诗兴勃发,按“休文四韵”各赋一章,诗文古今诗体俱备,韵律协调。这组灯诗将米家灯的悠悠景象和迷茫光影写到了极致。

  米万钟边听边击节称赞,连连高喊:“好诗!好诗!”

  此前,米万钟的米家灯,早已享誉京城,而吕邦耀的米家灯组诗,使得米家灯在士人、居民中广为传播,成为京城一段佳话。

  明朝末年,米家灯盛极一时,直到清朝康熙年间,仍然有人记得米家灯。清朝初年,以才华敏瞻受宠于康熙皇帝的高士奇,在《灯市竹枝词》中写道:“堆山掐水米家灯,模仿黄徐顾陆能。愈变愈奇工愈巧,料丝图画更新兴。”可见,几十年过去了,米家灯还在京城的灯市上悬挂着,吸引着熙熙攘攘观灯的人群,而且随着时代的演变,制作米家灯的技艺也在不断地发展提高,灯笼上的图画也因主人的志趣不同而出现新的景观。

  米家石:

  奇石云集如今踪影难觅

  米万钟爱石成瘾,是个最大的“石迷”,他自号友石先生。徐如翰的《米家石》诗写道:

  三奇奇是米家石,丙丁甲乙羞遗籍。

  论交止许书画同,天巧讵容鬼神划。

  割得蓬莱万片云,移来鹫峰千轮碧。

  试想主人禊赏时,点头炼髓探真脉。

  米万钟在江南六合县任县令时,“自悬高赏”向民间精心搜购雨花石,不惜高价买进。王士稹《池北偶谈》记载:“米太仆友石(万钟)家藏一研山,有七十二峰,洞壑奇绝。每天欲雨则水出,欲霁则光燥。太仆以五百金购之。”王士稹还记载了这样一个故事:米万钟在六合县时,收藏了一盘风字砚,他往返北京两月有余,砚中墨水还没全干。

  米万钟家中珍藏着很多玲珑剔透、神妙殊绝的奇石、名石。他藏有十八枚绝巧的奇石,分别选择相对应的诗词佳句命名,如“三山半落青天外”、“门对寒流雪满山”等。他还请画家吴文仲绘为一卷,并请董元宰、李本宁为之题字。这样一来,观赏奇石与欣赏诗文书画结合在一起,更增加了赏石的文化内涵与品位。

  米万钟宅园内有一座“古云山房”,是专为收藏和陈列名石、奇石修建的。据孙承泽《春明梦余录》记载:山房中有三枚奇石最为珍贵,其中最著名的是一枚数峰孤耸的“非非石”。另有一枚黄石和一枚青石,黄石高四尺,通体玲珑,光润如玉;青石高七尺,形如片云欲堕,背面刻有“元符元年二月丙申米芾题”,还有“泗清浮玉”四个篆字。喜好收藏奇石的行家都认为:自米芾以后,米万钟是最大、最著名的奇石收藏家。

  陈衍《米氏奇石记》还介绍了米万钟收藏的另外五枚奇石。其中一枚灵璧石高八寸许,非方非圆,浑然天成,从四周观看都像屏障,更奇的是有两道红脉,从顶上凹处垂下,一脉阔如小指,一脉细如缕丝,就像被朝霞映红的两股瀑布从山顶奔流而下。

  除了“败家石”外,米万钟收藏的众多奇石,如今已很难寻觅它们的踪影,不得不说是一件憾事。

  米家童:

  工诗善画 人才辈出

  米家四奇中,还有一奇“米家童”。米万钟有二子:长子寿都,字吉土;次子寿国。二人受到良好的家庭教育,特别是其生母教导有方,循循善诱,所以寿都和寿国自幼能诗善文,书画超群,清秀俊雅,聪颖伶俐,被人誉为“米家童”。徐如翰的《米家童》诗写道:四奇奇是米家童,不在娇喉与娈容。袖扶从香香里艳,笔占海岳岳中峰。雪中曾锁金仙小,云路应持绛节重。试想主人携伴处,白鹦青鸟俨相从。

  米寿都生于1610年,受教于诗文大家王崇简。寿都年轻时写的诗文,铿锵有力,颇具文采,为世人所称道。寿都成名很早,当时京城一些著名文人多与年轻的米寿都以诗文书画往还。

  寿都恪尽孝道也被传为佳话。当其父米万钟病逝时,其母陆氏日夕呼天号泣,请以身代,有时甚至气绝。泪流满面的寿都,悲痛地劝慰母亲节哀进食,陆氏将汤食挥之于地,再恸而殁。寿都搀扶着幼小的弟弟,“一眢为父枯,一眢为母枯,一手拍父棺,一手拍母棺”,哀痛欲绝。寿都请王思任为父亲撰写小传以为纪念。王思任写了一篇《米太仆家传》,详述米万钟的生平事业及成就,寿都“读其行实,墨俱泪突”,感动得痛哭流涕。寿都后来将父亲的诗作选编成集,请他的老师兼儿女亲家王崇简,写了一篇《米友石先生诗序》,刊刻印行,以使父亲的优秀诗作流传于世。

  米万钟之孙、寿都之子汉雯,字紫来,少而好学,颇得家法,工诗善画,尤擅金石篆刻,被时人呼为“小米”。有人甚至对其书法评论道:“紫来天才造诣,当在友石先生之上。”(《说铃》)米汉雯为清顺治十三年(1656年)进士,曾任建昌、长葛知县,康熙年间授翰林院编修。寿都另一子汉倬,也是孝子。《宛平县志》记载:“父寿都卧病,汉倬号泣吁天,焚香借寿,而父立愈,人谓孝所惑也。”

  补白

  求字信函成叠 米万钟逐一登记

  米万钟生于隆庆四年(1570年),其卒年有两种说法,一是1628年,一为1631年。

  米万钟少年时代受到良好教育,对中国传统文化颇有研究。其父米玉,号昆泉,曾任昭信校尉锦衣卫百户。其兄米万春,隆庆五年(1571年)考中武进士,任分守通州参将;其弟米万方,在锦衣卫任锦衣冠带总旗。米万钟后出任过太仆少卿、江西按察使。

  米万钟的书法在当时有盛名,与董其昌齐名。人们以求得米书为荣,“五侯缇绮、中贵之家,往往得之华其堂”。每天早晨开门后,求字信函成叠,米万钟只好一一登记,逐一偿还“书债”。他写字时,“雪蚕旧纸,冷金便面,铺置沉香板上,必丽儿吹箫管,引满一杯,乃疾书得意”。米万钟“擅名四十年,书迹遍天下”,其书法作品,有些流传至今,成为收藏家的珍品。

  米万钟善画山水鸟花,皆能造微人妙,自成风格。邓拓在《燕山夜话》的《宛平大小米》一文中写道:“他的画,虽然也是一种标准的‘文人画’,但是他并不师法于元代的倪云林画派,而师法于宋画,即便在细微的部分,他同样是一丝不苟的。我们看他的字和画,可以想见他为人的严肃认真而又有打破成规的创造精神。”

  “败家石”耗尽家财 勺园毁于兵祸

  勺园,由于它本身达到了中国古代造园艺术的新高峰,再加上米万钟与各界著名人士的频繁交往,留下了大量的勺园诗文,从而大大提高了知名度。

  这些人物包括朝廷重臣、京城耆宿、文坛领袖、学界中坚、书画名流等。这里试举几例。其一,明代两朝首辅大学士叶向高,与米万钟在政治思想上契合一致,他给予勺园最公允、最经典的评价。勺园与清华园仅一路之隔,这是当时京城最著名的两座私家园林,一大一小,对比鲜明。叶向高作了非常精辟而又准确的结论:“李园壮丽,米园曲折。米园不俗,李园不酸。”

  其二,明代著名的文学流派“公安派”的中坚袁中道,与米万钟有多年亲密的交往。他关于勺园的诗作,揭示了这座名园的优势和特色,影响深远。其三,当时晟有骨气、特立独行的硬汉文人王思任,将米万钟引为知己,把勺园看作北国江南。王思任是勺园的熟客,也很关心勺园的建设。当米万钟因车运“败家石”而耗尽家财时,王思任曾赠银五千两相助,但仍然于事无补。

  当时的米万钟极为贫困。据王崇简记载,米万钟去世后,是靠顺天府尹刘荣嗣、户部侍郎刘重庆捐赠凑钱,在六合奇士孙伯观等人的帮助下,才勉强办理完丧事。米万钟遗体埋葬在勺园东侧的米家坟、距他的父亲米昆泉墓不远的地方。

  在米万钟去世后,其后人对勺园疏于经营管理,勺园逐渐趋于荒废。当明清两朝更替年代,这里又有争战的军队掠过,屡次遭到不同程度的破坏。明崇祯九年(1636年)初秋,企图夺取明王朝京城的清军,由英亲王阿济格统率,闯进长城,横扫京西北海淀一带,还占据了勺园的西邻清华园,不久又退回关外。据传,李自成的农民起义军,从昌平向北京进军,攻破德胜门,占领紫禁城,也曾奔袭劫掠过海淀一带。

  经历过几度风雨之后,清顺治年间,王崇简再次来到勺园旧址。这里的景象触目惊心,那座名闻天下的锦绣园林,已变成目不忍睹的残山剩水,断壁残垣。他在《米友石先生诗序》一文中,抒发他的凄情和感喟:“至于今过海淀,所谓勺园者,残垄荒陂,烟横草蔓,则当年之晴轩月榭、凉台燠室也;枯塘颓径,蛇盘狸穴,则当年之文窗窈窕、古槎嵯峨也……徘徊露凄风紧之际,东望土高数尺,则先生之墓在焉。而吉土之墓复立其旁。嗟乎!四十年来沧桑生死之变,可胜悲哉!”

  由王崇简的记述可知,在京华园林史上占尽风光的勺园,仅存世三十多年便悄然消逝了。 张宝章

history.sohu.com false 综合 http://bjwb.bjd.com.cn/html/2016-05/31/content_38763.htm report 7312 图中所画为米万钟的私家园林:勺园米万钟是明末的书画大家,不仅诗文翰墨驰誉天下,而且在石刻、篆隶以及造园艺术等方面均有较高造诣。在当时的京城,流传着“米家四奇”的
(责任编辑:杨少杰 UM014)

我要发布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