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鞭打、灌凉水、烙铁烙,承德历史上刑讯逼供造成的最大的假案始末

原标题:鞭打、灌凉水、烙铁烙,承德历史上刑讯逼供造成的最大的假案始末

1936年建成的承德火车站

1.

1938年11月18日,日本人统治下的承德天气阴冷,新建成的火车站因为每天只有一趟从新京开过来的客车,平时就显得冷冷清清。

承德商工会会长高滋安这年34岁,他去新京(长春)经济部办理统一配给面粉手续回来,刚下火车,就被两个特务抓住,直接用马车给拉到了承德警察厅。

在警察厅搜完身后,又给送到了警察厅留置场,也就是现在意义的拘留所。

在留置场,警察厅警务科长日本人迟松岩雄开始对他审问:

有个叫苏士纲的人你认识吗?

高滋安说不认识。

迟松岩雄说:你不说实话,该受罪了。

承德警察厅司法科长松也是一个日本人,半夜,把高滋安带到审讯室,也问他认识苏士纲不。

高滋安还说不认识。

松就命令手下人把高滋安绑到凳子上,手和脚绑到凳子腿上,捆的结结实实,然后开打,一边打一边问。高滋安还是不说,就灌凉水。

高滋安实在是受不了了,只好承认说认识苏士纲,这才把他送回留置场。

资料图片

过了十几天,警务科长迟松岩雄又提审高滋安:

你为什么做出反满抗日的事?

高滋安说没有。

接着就又是一顿毒打,把衣服扒光,用烧红的烙铁烙,把全身烙的一点好地方都没有了。高滋安钻心的疼,实在是受不了了说:

你们问啥我说啥。

翻译孙阳生按着迟松岩雄的旨意一边问一边写。

问高滋安认识苏土纲、张实(又叫张自凡)、黄德太、苏华等20多人不?

高滋安怕再用刑,就不管认识不认识,就说全认识。

孙阳生用日语说给迟松岩雄,迟松岩雄点点头,又问: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成立反满抗日组织,多少人参加,叫啥名,在哪儿跟八路见的面,在哪儿开的会,谁是主持人。

高滋安都不知道,鬼子们就又打又烙,高滋安受不住,就对孙阳生说:“孙翻译官,你们知道啥告诉我,我全承认。”

孙阳生说,你们成立的承德

救国勇士团

,皇军全掌握,你说实话吧。

我就按着迟松岩雄的引供全承认了。

日本人蹂躏下的承德

2.

七十年后的2007年,承德市出版的《承德市志》里有这样的记载:

民国27年(1938年)

11月17日 日本侵略军在承德制造“承德救国勇士团”假案,株连300多人,涉及热河全省。

《承德市志》记载:在此之前的当年6月,原抗日救国军年焕兴部,在将军关参加八路军,随四纵挺进兴隆。

7月上旬,八路军第四纵队(邓华、宋时轮纵队)赵立业支队攻克鹰手营子伪警察所,缴枪30多支。

8月下旬,八路军第四纵队三十六大队袭击承德县小白旗敌据点,击毙日本人藤原以下20人,俘60人。

... ...

八路军越过长城开辟热河根据地 图据《图说热河革命史》

当时正是七七事变后不久,全国各地的抗日热潮纷纷涌起,再加上八路军进入了热河境内,日本驻承德的清水部队就传出了消息说:

承德街上有通八路的间谍。

热河省总务厅长远藤命令承德警察厅搜捕国事犯,厅长陈景起、副厅长迟雄、特务科长西村名次郎就开始在承德抓人。

本来,日本人为了营造承德所谓的王道乐土,也不好平白无故的没有根据的在承德大街上胡乱抓人,可坏事总是因为有坏人。

这个坏人叫苏华,是个阴阳先生。

电影里经常有“打死你这个狗汉奸”这样的话,鬼子做的很多坏事都是有汉奸带路的。

日本人战领下的承德大街

3.

陕西营街长苏华是个阴阳先生,按理说,阴阳先生信鬼神,信报应,做事应该不会太缺德,可这个苏华街长不是,他就是缺德带冒烟的那种。

苏华看上了大佟沟陈二老爷的女儿,想娶回来做妾。

陈二老爷不干,把女儿嫁给了热河税务监督署雇员苏士纲的弟弟苏士英为妻。

于是,苏华对苏士纲和陈二老爷两家产生仇恨,要伺机报复。

他和特务科长西村名次郎关系好,他得知苏士纲的外甥黄德太从北平来承探亲,苏华乘机向西村名次郎报告,说苏士纲家从国外(指长城里)来了八路探子。

特务科长西村名次郎奉副厅长迟雄的命令带特务文履谦、陈书阁、王作孚将黄德太抓到警察厅进行严刑审讯。

黄德太只认识他外祖父苏勤茂、舅舅苏士昌、苏士荣、苏士纲、苏士英,别人不认识。

特务文履谦是朝鲜人,外号叫文高丽。他按照副厅长迟雄的指令事先设计一个反满抗日组织表,一边用刑一边引供,先是皮鞭子蘸凉水抽,接着是灌火油、灌辣椒水、用杠子压肚子,用烙铁烙身上、脸上... ...

黄德太受刑不过,只得按引供的线索招认。

特务将苏勤茂父子5人同样严刑审讯,受刑不过,也招认了引供材料。

这就是日本制造的轰动伪满洲国的“承德救国勇士团”假案的起因。

日本驻承关东军

4.

承德警察厅把黄德太的口供上报给伪热河省总务厅和驻承关东军,在伪热河省总务厅厅长远藤的指令下,成立了一个特别搜查班,于昭和十三年(1938年)十一月十七日为期,开始了大搜捕“国事犯”,一边抓人,一边审讯,不断的扩大范围。

凡是被抓的“国事犯”,都严刑拷打,由于受刑不过,这些被抓的人就都把自己认识的人的名字说了出来。

高滋安此时正在新京出差,被别人咬了出来,于是就有了火车站的一幕。

当时承德抓了300多人,包括赤峰100人、建平70人,承德街130人,最大的70岁,是原姜桂题部退役的中将曲中义,最小的15岁,是上板城街上讨饭的,这些人全部被关进了承德监狱,重点人砸上手铐脚镣。

伪热河省警务厅、承德县警察局、承德警察厅、锦州高等检查厅承德分厅、承德区检查厅、承德地方检查厅和锦州高等法院承德分院、承德区法院、承德地方法院联合办公,在南营子三官庙院内共十六间房子,作为审讯室,把高滋安定位“救国勇士团”团长。

因为每间审讯室都集中了伪满高等检察官和高等法官二三十人,高滋安等人在审讯的时候就翻供,翻供后就又遭毒打,受刑不过,只好又把原来的供词招认。

所有被审讯的人没有不被折磨的胡说八道、体无完肤的。

美丽的避暑山庄,一时间成了人间地狱。

5.

伪满热河省公署实业厅社会科长张实在日本留过学,平时在省公署就看不起日本人,表现很傲慢,所以抓国事犯时,有人说他是救国勇士团的秘书,就把他抓起来用刑。

他对汉奸特别仇恨,他看到翻译孙阳生、特务王作孚、陈书阁在日本人面前低三下四奴颜婢膝的丑态就骂,特务对他更加残酷折磨,灌凉水、跪刺木头、滚雪地、压杠子、坐老虎凳、上电刑、手心钉钉子、火钩烫、灌火油掺辣椒水、割肉撒盐面、竹签子夹手指,由于受刑不过,最后他按着检查官的引供招认了。

检查官问他你都发展谁加入救国勇士团,他当堂把翻译孙阳生、特务陈书阁、王作孚、文履谦和在伪实业厅的日本人咬出好几个。

检查官当即下令就把在公堂的孙阳生抓起来,随后把张实咬出的几人全都抓了起来。就这样,起初为制造“救国勇士团”假案卖命的苏华、孙阳生、王作孚、陈书阁、文履谦和几个作恶多端的日本人全成了囚犯。

原先他们给别人用惨无人道的刑法,他们自己也全受用了,都被打得体无完肤,成了重铐重镣在身的囚犯。

审讯文履谦时,让高滋安和张实、苏士纲作证,张实端起烧烙铁的炭火盆,砸向检察官,他又惨遭酷刑,当晚上吊身亡。

这是一个值得尊敬的人,他在承德的时候,还力所能及的为保护山庄和外庙而做努力。

资料图片

6.

因为是假案,太假。所以经过几次审讯,有些人陆续的被放了出去。

到1939年6月,还剩72人,转到了锦州监狱。

康德七年(1940年)初,伪锦州高等法院依据检查厅在承德刑讯形成的起诉材料,开庭进行一审,将高滋安和苏士纲判死刑,其他人分别判无期和有期徒刑。

法庭一审没有用刑,绝大多数人都不服判决,高滋安当庭就申明不服判决,要向最高法院上诉。一审宣判后,把高滋安和苏士纲砸上重铐重关进死囚牢,等待新京训示。

高滋安的上诉书呈上去以后,锦州高等法院通知说,可以聘请律师,高滋安就花两万满洲票聘请原来在日本高等法院当院长退休的名叫上山的法学家,上山看了上诉书,又到监狱里听了陈述,对案中说高滋安带领队伍在滦平某地进行操练的时间和他去日本观光的时间有冲突,产生质疑。

上山律师又根据高滋安提供的出国证据,回日本进行调查,经过一年多时间,将高滋安出国护照、照片、指纹等文字证据拿到锦州高等法院。

康德九年(1942年)八月立秋前夕,经新京伪最高法院院长批准,最高法院在锦州高等法院组织合议庭,进行二审判決。

上山律师在法庭与法官展开了争辩,当庭出示了证据,证明案中所认定的高滋安带队在滦平进行操练是假的,否决了他当“救国勇士团团长”的认定罪。

团长没有人了,救国勇士团组织也就不存在了。

就这样,日本法官当庭宣布无罪释放了他们这些坐了4年冤狱的囚犯。

承德救国勇士团案,有37人先后在刑讯室和狱中被折磨死,其中包括承德师范音乐教员倪治昌、苏士昌,殊像寺喇嘛络凤桐,也包括坏人苏华。

有不少人被蹂躏成为终身残废。

日本人占领下的承德西大街

7.

1984年,家住下二道河子已经80岁的高滋安回忆这件事的经过时说:

1938年,日本在承德制造的波及热河省、轰动伪满洲国的国事犯“救国勇士团”假案,冤狱四年多。我是死里逃生,才活到今天。提起日本侵略者,我就气很难消。

老羊铲史,每次看到日本侵略者在承德作恶多端,烧杀抢掠的文字材料,也是气很难消。

多么愿意祖国日益强大,永远也不再受外侮。

本文参考资料:

《承德文史文库》:高滋安:日军在承德制造的“国事犯”事件

《承德市志》

吉林人民出版社:《日伪暴行》《殖民政权》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发布于:天津市
阅读 ()
大家都在看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