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战士擅自行动,却由于三个偶然因素,在危急时刻大显身手

原标题:战士擅自行动,却由于三个偶然因素,在危急时刻大显身手

1948年9月16日深夜,华东野战军第九纵队七十四团奉命攻打蒋军设在济南外围的重要阵地——茂岭山。

茂岭山位于济南城东八华里处,南与砚池山并立,又与红山、教子山、燕翅山相呼应。此山向外伸出四条“腿”,易守难攻,是济南东面的重要屏障。

蒋军第二绥靖区司令官王耀武,视茂岭山为济南东大门,令其手下修筑了极为坚固的工事。他请来美军“顾问团”亲临现场策划,曾多次炮击试验,直到炮击后工事仍完整无损才告竣工。

王耀武得意洋洋地吹嘘:“共(军)要攻克这首防线,至少得半个月,必须付出巨大代价。”

当夜24时,总攻开始了,按照上级部署,七十四团二营向茂岭山东南角发起攻击。

由于敌人占据了有利地形,工事修筑得异常坚固,再加上他们全部配备美式装备,使得我军的进攻极为艰难。

担任全营尖刀连的四连迟迟未能冲上茂岭山,反而伤亡惨重,形势万分危急。

就在这时,二营长杨年轮突然接到团长打来的电话,他抓起话筒一听,是团长的声音:“快命令四连突进去,不给敌人以喘息机会,会同一连歼灭夹壁墙之敌,向主峰攻击!”

军令如山,刻不容缓。杨年轮亲自下到四连,指挥各排各班战士向夹壁墙守敌发起猛攻。

一排重新组织起爆破小组,放弃了原来从正面冲击的战术,改为从侧面进行爆破。

虽然全连在此前的战斗中已严重减员,但爆破小组的成员毫无惧色,个个扛着炸药包奋勇争先。

然而,夹壁墙侧面突然冒出一个暗火力点,用机枪对准冲击中的爆破小组进行猛烈扫射,先后打倒了三名战士。

杨年轮看到这一幕,不禁为牺牲的战士而感到万分心痛,又因无法打破僵局、迟迟未能完成任务而更加焦虑。

就在这时,只见一块大石头后面突然钻出一个人影,连续几个滚翻后迅速接近了敌人的藏身之处。

紧接着,只见此人将一颗手榴弹奋力投向那个暗火力点。一团火光随之散开,敌人的机枪被炸毁了,传来两名敌机枪手惊慌失措的叫喊声。

当他们纷纷准备向后逃窜时,瞬间就被扔过来的两颗手榴弹炸死了。

这时,站在杨年轮身旁的四连连长杨安丰,借着手榴弹的火光,看清楚了那个端掉敌人暗火力点的人是谁,突然发出一声惊呼:“王元惠!怎么是他?我明明没让这小子参加这次战斗啊!”

原来,在茂岭山战斗打响之前,杨安丰得知王元惠腿上生疮化脓,走路一瘸一拐的,就没让参加战斗,把他留在后勤。

可这个脾气倔强、听见枪炮声就忘了自己的战士哪里坐得住呢!他下定决心:就算是冒着不服从安排被处分的风险,也要参加这次战斗!

当部队出发时,王元惠就趁着夜色悄悄地跟在后面上了茂岭山阵地。

在四连一开始的几次突击中,全连出现了不小的伤亡,不少班排的建制都被打乱了。王元惠就主动与另外两名战士组成一个战斗小组,接近了夹壁墙。

在激烈的战斗中,那两名战士先后牺牲,王元惠则被敌人的子弹打中左肩。中弹的一瞬间,他的身体失去平衡,狠狠的摔了一跤,脑袋磕在一块大石头上,当即昏迷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漫山遍野的喊杀声把王元惠惊醒,此时正是四连攻击夹壁墙的最危急时刻。

他爬起身,正好看到敌人的暗火力点吐着红红的火舌,正对着四连爆破组射击,他顿时怒火中烧,当即用三颗手榴弹解决了那个暗火力点,也为四连打开了突破夹壁墙的通道。

突破夹壁墙之后,二营一连、四连越打越顺手,终于在19日凌晨2时,携手攻克了茂岭山主峰,在山顶插上了“首战茂岭山,打开胜利门”的战旗。

值得一提的是,原来走路都一瘸一拐的王元惠,在战斗中却完全忘了自己腿上和肩上的伤痛,行动非常敏捷迅速。

当然,王元惠能以一人之力端掉敌人的暗火力点,在危急时刻大显身手,还应归功于三个偶然因素。

首先是他和另外两名战士虽然组成了战斗小组,但由于人数少,未引起敌人注意,才没被当成主要攻击目标。

其次就是他被子弹打中肩部时,伤势并不重,血流得也不多,只是让他失去重心摔了一跤,却让敌人误以为他已牺牲。

还有就是他摔这一跤时,正好跌倒在靠近敌暗火力点的一块大石头后面,敌人被这块石头挡住了视线。这才让王元惠苏醒过来时,能对敌暗火力点突然发起致命一击。

也就是说,正是因为这颇有运气成分的三个因素,让王元惠在战斗危急时刻大显身手,成为夹壁墙攻坚时扭转战局的头号功臣。

战斗结束后,端掉敌暗火力点的王元惠本来可以记大功一次,但由于不服从连长要求他留在后勤的命令擅自行动,违反了部队纪律,因此只给他记了一个小功。

虽然大功降级成了小功,王元惠却满不在乎,而是乐呵呵地说:“只要能让我打仗,我就心满意足了,评不评功不重要!”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发布于:天津市
阅读 ()
大家都在看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