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骗子为何乖乖认罪?审案县令这脑洞让人不得不服!

原标题:骗子为何乖乖认罪?审案县令这脑洞让人不得不服!

清朝雍正年间,福建晋江县新上任了一个知县,名叫时翔。他本是江苏镇洋人,来到晋江做官后,不但体恤百姓、清正廉明,而且擅长断案,许多在别人看来一筹莫展的疑难案件,到他手里却能剖析分明。时间不长,这位知县便成了极受当地百姓钦敬爱戴的青天大老爷。他审过的众多案子中,最令人称奇的莫过于跨县巧断欺诈案这一件了。

一日,时翔回衙途中,突然遇到一位农民拦路告状。来人自称名叫谢家保,是南安县人氏,因被邻居黄有德讹骗他800吊钱,又受尽冤屈,特来请时县令为其申冤。

衙役一边忙不迭地赶他走,一边纷纷责骂道:“你这小民好不懂规矩,你是南安人,怎么跑到晋江来告状?!”

可是无论衙役如何叱骂,谢家保趴在地上就是不起来。他不停地以头抢头,哭诉自己在南安县和州府都去告过状了,却根本没有还自己清白。听说晋江县的时老爷断案如神,便专程赶来跨县鸣冤。

时翔下了轿,看到谢家保泪流满面,形销骨立,风尘仆仆,眉眼之间确实满含着无限愁怨。他心想,这样一个贫弱百姓,如果真没有冤屈,决不会到处跑去告状。若不受理,但他万般无奈之下专程来找自己,若坐视不理实在于心不忍。然而,如果接下这个案子,自己对于此案发生之地根本没有管辖权,怎么可能越俎代庖去办案呢?

正在左右为难之际,衙役们不容分说要逐走谢家保,他绝望地痛哭起来:“想不到时老爷也不能救我,这样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说着,便朝江边冲去,看样子是想投江自尽。

时翔连忙命人拉住,并说:“我收下你的状纸,随我回衙去吧!”

回衙后,时翔升堂问案,把谢家保状告乡邻黄有德的原因问得明明白白。

事情起源于去年春上,谢家保因多种了几亩地,钱不够用,就向乡邻黄有德借了1000吊钱,说好用地契作抵押,等秋收后连本带利一起归还。庄稼成熟时果然收成不错,刨去成本,还有不少盈余。谢家保听说黄有德要嫁女儿了,肯定等钱用,赶紧先凑了800吊钱还给他,说好三天后再还剩下的200吊钱。

黄有德收下钱,非常高兴,还让自己老婆弄了一桌酒菜招待。谢家保本想让黄有德先写个收条,但他不停地夹菜敬酒,弄得谢家保开不了口。

黄有德有意从箱子内取出那份地契与借条说:“三天后再拿200吊来,咱们就两清了,利息嘛,就免了。”

谢家保感动不已,哪里还好意思提出要收条呢?于是,他跟黄有德喝了个痛快就回家了。

三天后,谢家保如约凑足200吊钱去了账。他一见到黄有德就说:“有德大哥,今天小弟带了这200吊钱,来取地契了。”

没想到黄有德故作惊讶地说:“家保兄弟,你当初借了我1000吊,怎么只拿200吊来,就打算把地契拿回去呢?”

谢家保一时傻了眼,想不到黄有德会赖帐,为此两人争执不休,纵然邻居都相信谢家保吃了哑巴亏,但知道黄有德夫妇刁钻,难以帮忙。

谢家保回到家后,哪里咽得下这口气?当即在家人的支持下去县衙告状。南安知县说:“你状告黄有德讹作,根本无凭无据,谁能证明你不是诬告呢?”

谢家保无奈,又去州府鸣冤,不料知府大人同样不予受理。谢家保乞得要寻短见,被一位族人劝住,告诉他,晋江有个时老爷,清正廉明,办案如神,不如去试试看。谢家保死马权当活马医,便从南安跑到晋江拦轿喊冤。

时翔弄清来龙去脉,心中暗想,谢家保没有白纸黑字的凭证的确太吃亏,但若如不审清这桩案子,让奸猾之徒得逞,而老实厚道之人被坑,长此以往,必将败坏民风。于是他对谢家保说:“案件确实很棘手,但本县一定尽力查明。你先回去,不要声张,到时我自会派人传唤你……”

谢家保千恩万谢,回南安去了。当晚时翔审阅旧案,偶然翻到一宗江上持刀抢劫案,其中一个嫌疑犯,恰好是南安人,也姓黄。他突然眼前一亮,脑洞大开,不由高兴地一拍桌子:“谢家保一案有法可破了!”

次日,时翔叫来两名干练捕快,吩咐说:“那宗江上持刀抢劫案,人犯基本查获,只是有一窃贼供出同案人尚未传讯,只知此人是南安松岗村人,姓黄,其名不详,你们带着公文,速去让南安县衙协办,将疑犯带来审问。”

清朝有条规定,凡是江上抢劫团伙大案,涉及到邻近州、县的人犯,当地衙门必须尽力协助。晋江捕快把公文送到南安县时,县令不敢推诿,派人去松岗村按一查,只有黄有德符合相关特征,便不由分说把抓了起来,押解到晋江县衙。

黄有德虽然有些吃惊,但一直大呼冤枉,时翔一拍惊堂木,喝道:“你为何串通江上盗贼?分得多少贼赃?速速招来,免受皮肉之苦!”

众衙役齐杵杀威棒大喊“威武”,吓得黄有德浑身筛糠。他平时虽然靠着偷奸耍滑坑害邻里,但毕竟只是一介乡民,从没见过这等阵势,忙趴在地上一个劲地磕头求饶:“小的是种田人,哪有这等胆量去干杀人越货的事,求大老爷明察、求大老爷明察……”

时翔说:“凭什么让本老你相信你无罪?”

黄有德一心只想为自己洗刷不白之冤,便说:“小人素来守法,绝对没有跟任何盗贼勾结犯法。不信的话,老爷可去我家搜查。”

时翔说:“那好,你把你家里的财产列个清单,待我派人核查明了,若你确实无辜,本县也决不冤枉好人。”

黄有德便一五一十写出:家有银器多少件、布帛多少匹,稻谷多少石,制钱多少吊……

时翔不依,又让他再详细说明每样财产何时、何地、从何人手中得来。黄有德无奈,只得照办,其中注明有800吊钱是乡邻谢家保所还,地契、欠条也是谢家保的……”

时翔看罢清单,断然喝问:“既然乡邻谢家保还了你800吊钱,为何欠条、地契还在你手里?这800吊钱一定有问题!来人啊,给我用刑!”

黄有德连忙辩白:“老爷息怒,实情是谢家保欠我1000吊钱,只还了800,尚欠200未还,因此欠条和地契还没给他。”

时翔佯装愠怒,命人速传谢家保来当堂对质。

早已等候多时的谢家保一进来就指认黄有德道:“他收了小人800吊钱,却一口抵赖,害得我差点寻死。”

黄有德只得主动认罪:“家保兄,只怪我一时财迷心窍,做出伤天害理之事,今日知错了……”

时翔派人去黄有德家中取来欠条和地契归还谢家保,并判另200吊钱和利息不再归还,以示对黄有德的惩戒。黄有德因承认欺诈而脱去勾结江洋大盗的嫌疑,也暗自庆幸,再三向谢家保道歉。

后来此案大白于天下,时翔这位断案高手更加声名远播。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发布于:天津市
阅读 ()
大家都在看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