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李克农收到绝密电文:老郑变节,感叹:我们输了,失去了上千战友

原标题:李克农收到绝密电文:老郑变节,感叹:我们输了,失去了上千战友

历史是什么:是过去传到将来的回声,是将来对过去的反映。——雨果

谷正文,一个英雄,也是一个叛徒。他曾是爱国的学生,九一八之后带领北大学子为国家和民族的未来而奔走呼号。抗战爆发后,他又选择投笔从戎,参加了八路军,掌管林彪115师中最精锐的一支侦察大队,屡立战功。

但是在一次任务失败被捕后,谷正文却在还未受刑的情况就软下了骨头,叛变投敌,成为军统的鹰犬。十几年后,跟着蒋氏父子败走台岛的谷正文,已经成为了情报部门有名的“活阎王”。残害民主人士,制造克什米尔公主号事件,谷正文身上血债累累。

1949年,在解放军势如破竹的攻势下,东南沿海岛屿陆续迎来解放。意识到自己仅剩孤岛可以立足的蒋介石,开始对各种布防情报的泄露感到恼火。他知道,在自己的军队中,绝对还有地下党的存在。为此,蒋介石召集各级特务机关,成立“整治行动委员会”,负责情报和监督机密的工作,由蒋经国直接负责。

一时间,台岛上特务鹰犬遍布,四处抓捕形迹可疑人员,在台地下党损失惨重。8月14日清晨3点半,谷正文带领3个行动小组,抓捕了基隆中学校长钟浩东。钟浩东经历连续几天的严刑拷打后,神志不清,恍惚间问了谷正文一个奇怪的问题“老郑怎么样了?”

谷正文当然不知道老郑是谁,清醒之后的钟浩东也是宁死不屈,没有再透露半个字。但谷正文比谁都明白,这个无意间出现的“老郑”,就是解决所有的问题的钥匙。

10月31日,高雄地下党核心人物陈泽民被捕。在他身上,谷正文搜到了一本笔记,上面再次出现了“老郑”两个字。谷正文没有放过这最后一次机会,对陈泽民用尽酷刑,终于套出了他最想知道的信息“台北市泉州街26号”。

他就是第二个顾顺章,一样的无所不能,一样的软弱

1950年1月29日深夜,在长达两个月的蹲守后,谷正文率领的行动队,终于成功抓捕了落入陷阱的“老郑”。在谷正文的回忆录中有一段这样的话“从第一眼印象,我便假定他很注重物质生活,这种人,如果能充分满足他的物质欲求,慢慢地,就可以主宰他,到那个时候,他什么话都会说。”

在几天的审讯中,老郑意识到眼前的特务并不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只觉得抓住了个大人物。他便耍起了心机,提出各种要吃要喝的要求。对此,谷正文却也来者不拒,全部予以满足,并吩咐手下一定照顾好老郑。

不久,老郑突然对特务们说,自己也懂得感恩,想要带着他们去抓捕地下党一位施姓联络人,并且扬言,抓住了他,就可以破坏整个在台地下党。欣喜若狂的特务立即带着老郑赶往台北市武昌街,去姓施的家中抓捕。但是当一行人路过一个黑暗转角街口后,特务却突然发现,带路的老郑不见了。

谷正文因督导不周,被连记两次大过,他也真正意识到,自己小瞧了这位老郑。他和曾经的顾顺章一样,一身的本事,几乎无所不能。能够在严密监视中瞬间逃脱,这样的身手和经验,绝不可能是泛泛之辈。

不久,一直因为追踪老郑,却毫无头绪的谷正文,终于等到一个好消息。在台北中山市场,一位被监视的地下党员黄天家中,突然住进了一对兄妹。但这对兄妹非常奇怪,哥哥是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而妹妹却是妙龄少女。谷正文听到这里,也是露出了一丝得意的诡笑,他没有看错,那位老郑,他的弱点已经暴露无疑。

虽然在黄天家中,特务们再次扑空。但在2月27日,根据黄天口供前往嘉义的谷正文,在台南的农村里逮捕了穿着西装,和周围环境明显格格不入的老郑。而老郑自己也承认,一个月的逃亡生涯,太过清苦,自己已经难以忍受。在二次入狱前,老郑提出了一个要求,让他的“妹妹”,其实就是和他同居两年的16岁妻妹马雯娟来监狱同住。谷正文求之不得,他明白,老郑要开口了。他和顾顺章一样的不凡,也一样的喜好声色犬马,注定一样的软弱。

“密使一号”暴露牺牲,罪魁祸首患上了幻想症

没有经历任何严刑拷打,老郑几乎是搂着自己的小姨子招供出了一切,他叫蔡孝乾,在台地下党的最高领导人。谷正文接下来听到的,几乎让他所有神经开始紧绷起来。蔡孝乾经历过长征,抗战时一直在八路军总部工作,负责管理日俘和对敌宣传。1945年来台,成为地下党组织的牵头人,也是核心联络人,他知道谷正文想知道的一切。

谷正文拿出第一次逮捕蔡孝乾时搜出的笔记本,指着上面的“吴次长”3个字问“他是谁?”蔡孝乾本能性地愣了一下,之后神情又回归常态,略带无奈地说“密使一号,吴石,你们的参谋次长。”

“惊涛拍孤岛,碧波映天晓。虎穴藏忠魂,曙光迎来早。”这是吴石将军传回舟山群岛和大、小金门,以及台岛所有水文和地理、军事部署资料后,主席给他的评价。吴石是真实版的“余则成”,也是在台地下党的“密使一号”,他和接头的情报员朱枫传出的关键情报,曾为解放军解放沿海诸岛,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但不幸的是,吴石和朱枫之间还有一位关键的联络人,他就是蔡孝乾。蔡孝乾供出了所有,除了吴石和朱枫,还有400多名地下党的同志,他出卖了他的曾经战友。1800多人受到牵连被捕入狱,1100余人牺牲,在台地下党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宁死不屈的吴石、朱枫、陈宝仓、聂曦等人,在马场町刑场英勇就义。

虽然蔡孝乾靠着出卖自己的战友升官发财,但他的日子并不好过。作为贰臣,没人看得起他,和他一起变节的陈泽民,也曾指着他的鼻子痛骂“我们的失败都是你蔡孝乾一个人造成的!”蒋介石更是形容他“无志无用”。忍受着良心责备的蔡孝乾,也患上了“幻想症”,在医院里治疗长达半年。1982年,蔡孝乾患急病去世。

隐蔽战线的悲壮,没有人比李克农更能感同身受

在总参担任情报部部长的李克农,是最早得知蔡孝乾叛变消息的人。李克农最后一次接到在台地下党传回的情报,正是吴石将军的关于台、海南岛、舟山群岛三地的防御方案。而在此之后,海峡的另一边,就再也没了声讯,直到侦查部门传回“老郑变节”和在台地下党损失惨重的密电。

久经沙场的李克农,早已锻就一副“铁石心肠”,但这一次,他感到了一种久违的沉重和悲痛,对属下说道“我们输了一场隐蔽的战争,失去了千名战友”,特殊战线的悲壮,英雄的无声陨落,没有人比李克农更能够感同身受。上一次让李克农有这种感觉的人,叫顾顺章。但曾经李克农能亲手化解危局,力挽狂澜,营救自己的战友,但这一次,他却无能为力。

蔡孝乾事件后,李克农曾让情报部门集体反思几个月,缅怀逝去的战友。在1955年全军授衔时,被授予上将军衔的李克农,曾看着身上的勋章感叹到“那些牺牲的战友,比我更有资格获得这些荣誉。”直到1962年逝世前,李克农还带病探望了一些曾经隐蔽战线的战友,和牺牲烈士的亲属,并给上级写信提到“要使过去在斗争中的无名英雄们死有所安,老有所归,幼有所寄,鳏寡孤独各得其所。”

2013年,“无名英雄纪念广场”在北京西山建成,在大理石墙,记录着846位烈士的名字,而剩余空白的地方,则是留给那些没有留下名字的英雄。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发布于:天津市
阅读 ()
大家都在看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