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吕后的一生该如何评价?

原标题:对吕后的一生该如何评价?

吕后的一生,坎坷多艰,历尽风险,尝尽了人生的苦辣酸甜,其中,有来自婚姻家庭方面的悲欢离合,更多的则是王朝政权的争夺。吕后凭借自己的睿智和坚忍,渡过了一条条险滩,闯过了一道道难关,最终冲向权力宝塔的顶端,为她的五彩人生写完了最后一笔。

对吕后的一生应如何评价,千百年来众说纷纭,各持一端,争议较大。汉代史学家司马迁、班固曾经用简练的笔调肯定了吕后的执政生涯,所谓“秦末汉初,民不聊生,经济困窘,战乱四起,天下不安。吕后称制,刑罚罕用,囚徒锐减,民愿劳作,衣食无忧。”应当说,这种评价是比较公正和符合历史实际的。

然而,在长期封建社会的影响下,随着封建意识的强化,对吕后的评价便越来越贬低了。往往把她描绘成“妇从夫贵,微幸抓到大权的庸俗女人”,认为她心胸狭窄,嫉妒多疑,贪婪残忍,几乎没有做过一件足以书于青史的好事。我认为,这种观点未免过于偏颇,因为它主要不是从历史的角度,而是从道德方面立论的。

评价历史人物的功过是非,主要应该看他对当时历史进程起到了什么作用,在他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是推进了物质文明、制度文明、精神文明的进步,或是相反。只有以此为标尺,才能正确评价历史人物的功过、地位。当然,人生本身是丰富多彩的,历史人物的生平活动也是复杂多样的,每个特定历史时期的人物受历史的、文化的、风俗的影响,在他的一生中,其思想、活动往往是充满矛盾的,所以必须抓住历史人物的重大生平活动予以评说,而不能以偏盖全,一叶遮泰山。

对吕后持否定意见者,无外乎在这样几个问题上大做文章,比如她那凶险、阴毒,和女人为争风吃醋而产生的强烈嫉妒,对戚夫人和赵王如意令人发指的虐杀;她那除恶务尽的思想和对刘氏贵族为所欲为的处置和诛杀;特别是她那无以满足的权势欲,促使她封王诸吕而引起的统治集团之间血腥杀戮。诸如此类,借此否定吕后在历史上的应有地位,显然是不公正的。

吕后协助刘邦诛除异姓诸侯王,只能说手段险恶,方式刻薄,而方向是正确的。

吕后虐杀戚夫人和刘如意,除了那种发疯般的嫉妒和复仇心理,在任何历史环境下都不可取之外,也有可以理解的一面。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作为一个爬到封建权力峰巅的妇女,为了维护自己的地位和权力,她这样做似乎也符合当时专制皇权下的权力机制。

可以设想,如果戚夫人鼓动刘邦改易太子获得成功,戚夫人作为临朝称制的女主在刘邦之后执掌大汉皇朝的权柄,那么,吕后、刘盈以及吕氏宗族的下场,恐怕也不会美妙。所以说,戚夫人、刘如意表面上死于吕后之手,实质却是政权斗争的牺牲品。

吕后封王诸吕是她临朝称制后犯下的最大错误,在她病逝后,无论是诸吕要谋杀异己,还是刘氏集团咄咄逼人的讨伐诸吕重新夺权,基本的事实是,吕后死后,因为她的封王诸吕而使统治集团内部关系一度极为紧张,最后引发出一场流血的宫廷政变。

或许有人把它解释为吕后封王诸吕是为了巩固和加强自己的权力,问题是没有任何史料能说明元勋大臣对她的临朝构成了什么威胁。吕后即使按照惠帝在位时的姿态进行统治,恐怕也不会发生太大的不愉快。当然,刘、吕两个集团的斗争仅仅局限在上层统治集团的小范围内,并且历时较短暂,又未造成大规模的流血冲突,因而并未给整个社会带来混乱,也没有影响到西汉初年已经开始的恢复生产和发展经济的历史进程。

也有人把注意力集中到吕后是否要篡国夺权的问题上,其实这对评价吕后意义不大。在不影响社会安定的前提下,由哪个姓氏的人当皇帝只是个形式问题,连篇累牍地去争议吕后有没有篡权,是受封建史观的影响,或受现实政权斗争的左右,而于历史研究并无太大的裨益。

我认为,吕后是一个应该肯定的历史人物,她对历史发展所起的作用,主要表现在她帮助刘邦完成了统一事业,继续推行“与民休息”政策,对汉初经济的恢复和发展起到了承前启后的作用。当然,我们在肯定她的同时,决不能无限地拔高,像有的人竟把吕后个人的私生活说成是反封建礼教,而实际上封建礼教当时还没有确立起来,她不过是“随乡就俗”罢了。

关于她推行“与民休息”政策,如果在了解了“承前”的基础上,进一步了解一下“启后”,或许更能准确地为吕后时期定位。司马迁描绘吕后时期说:“刑罚罕用,罪人是希。民务稼稿,农食滋殖。”

文景时期,正是利用这一有利局面,继续推行轻徭薄赋慎刑的基本国策,并进一步推行一系列发展经济的改革措施,从而使西汉社会由此步入“人给家足,都鄙廪庾皆满,而府库余财”的发展道路。农业上“屡敕有司以农为务,民遂乐业”;工商业禁令全部放开,“驰山泽之禁”,废除《盗铸钱令》,盐铁民营,使商品经济时出现前所未有的繁荣景观;减免田租、赋役,提高傅籍年限,人口成倍增长;人心安定,皇诏每下,“民虽老羸癃疾,扶杖而往听之,愿少须臾毋死,思见德化之成也”。所有这些方面的表现,都是一个社会健康向上,走向繁荣昌盛的反映,它虽然主要是在文、景二帝统治时期取得的,但其基础却是在高帝、特别是在吕后时期奠定的。

从这个意义上说,吕后顺应汉初历史发展的潮流,虽然没有什么惊天动地、力挽狂澜之举,但却做到了小心翼翼地沿着刘邦君臣确定的轨道前进,正是因为她的“俱欲休息乎无为”,才起到了从刘邦至文、景时期过渡桥梁的作用。因此说,吕后是一个对汉初历史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的历史人物,换句话说,西汉王朝以一个文明大国的姿态出现在世界人民面前,其中也有吕后的一份功劳。

撰稿:小二黑以今说古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发布于:云南省
阅读 ()
大家都在看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