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朱温是怎么崛起的

原标题:朱温是怎么崛起的

朱温是幸运的,在大唐朝廷剿灭黄巢的过程中,身为降将的他只是把战略要地同州拱手献给了朝廷,便被授予了宣武节度使之位,宣武(汴州)正处中原,西靠东都洛阳,东靠山东、徐州,南靠“富贵之乡”扬州,实为四通八达、财源滚滚之地。同时,朱温还获得了被皇帝亲自赐名为朱全忠的无上殊荣。一个投降的敌军将领能获得如此的骄人成绩,历史上都没有几个人。

但是朱温也是不幸的,当他到宣武任职节度使的时候,手中没有多少强兵悍将,几乎是白手起家。刚任职没几个月,黄巢便从长安撤出,挥兵东向,直逼汴州,幸亏李克用及时来援,击退黄巢的进攻,朱温因祸得福,招降了不少黄巢的将领和士兵,实力因此壮大了不少。黄巢被平定了,中原本应迎来太平时代,但战乱的车轮滚滚向前,中原的局势反而更加混乱和危险,朱温又不得不面对另一个比黄巢更大的威胁。

自古中原便是兵家必争之地,在黄巢起义的过程中,黄巢几度杀入中原,所到之处,攻城略地,杀人盈野,就在黄巢的胜利中,中原的力量被大大地削弱了。一个个有野心的节度使禁不住盯上了中原这块唾手可得的肥肉。

秦宗权本就是一个桀骜不驯之人,趁着周岌武力夺取许州之时,他也武力夺取了蔡州,然后派遣军队跟随杨复光收复邓州,秦宗权因此被加封为奉国军节度使。当黄巢挥兵东向时,秦宗权屈服了黄巢,又跟随黄巢攻城略地,自己的实力不降反升。黄巢被平定后,中原一片萧条,他的野心于是迅速膨胀,开始了一个巨大的计划。

光启元年(885年)二月,秦宗权正式自称大齐皇帝,随后派出各支军队像章鱼的八只手一样伸向四面八方。

在襄州,山南东道节度使刘巨容面对着秦宗权的强大军队,在屡战不胜的情况下,不得不弃城而逃。还是这位刘巨容,当年在荆门以少胜多,击溃了黄巢的数十万大军,逼得黄巢一路东逃,只剩下了几千兵力,而今面对更加强悍的秦宗权,刘巨容再也无法击退了。

在东都,镇守洛阳的李罕之与秦宗权的军队对战了几个月,最终不敌,也不得不弃城而逃。

在许州,忠武节度使鹿晏弘不敌秦宗权的军队,战败而死。

在孟州,河阳节度使诸葛仲方不敌秦宗权的军队,弃城而逃。

……

秦宗权的战绩是如此辉煌,令人不寒而栗,更令人不寒而栗的是,秦宗权的军队简直就是恶魔在世,他们从来不愁军粮,因为在他们眼里,手无寸铁的老百姓就是现成的军粮,屠杀老百姓,割下他们的肉,用盐腌制成干粮,走到哪吃到哪。军粮既然都不愁了,秦宗权的军队自然就能转战千里,这仗想打多长时间就能坚持多长时间,普通的士兵岂是这帮恶魔的对手?

秦宗权的皇帝梦转瞬之间似乎就要实现了,但不服硬的人总是到处存在,就在他战无不胜的情况下,第一个钉子户出现了,这个钉子户就是陈州刺史赵犨。赵犨算是老牌钉子户了,当年在陈州凭着几千兵力,硬是抗住了黄巢的数十万大军,还坚持了三百天,并且当年黄巢的军队同样也是拿人肉做干粮的。战斗经验如此丰富的赵犨面对着秦宗权的军队时,依旧毫无惧色,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顽强抵抗住了秦宗权的历次进攻。

秦宗权遇到的第二个钉子户就是宣武节度使朱温,秦宗权的军队每当到了宣武,总会吃在陈州一样的亏。

两个钉子户的存在,让秦宗权很不舒服。

 朱温的准备

自从做上了宣武节度使的位子之后,朱温就没有过上一天好日子,无一日不战战兢兢,现在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邻居一个个被攻克,他每日更是如履薄冰。当然,朱温当年跟着黄巢起兵时,没少遇到过这样的危险局面,所谓办法总比困难多,朱温想到了一个又一个办法。

第一个办法,还是老办法,扩充自己的实力,想迅速扩充自己的实力,只有扩大自己的地盘。正在朱温苦苦思索的时候,机会送上门来了。宣武西边的一个小藩镇义成忽然发生了内乱,至于原因嘛?很简单,义成节度使安师儒偏爱心腹大将,心腹大将一番胡作非为,搞得义成镇内部人人抱怨,怨气一旦汇集并爆发,灾难就无可避难地爆发了——兵变。兵变发生后,义成一片混乱,朱温于是趁机派兵占据滑州,正式兼并了义成镇。

第二个办法,求助外援。对于曾经的外援李克用,朱温上次在上源驿火烧李克用,李克用侥幸得脱,两人从此结下深怨,就甭指望了。这次朱温找了对兄弟——天平节度使朱瑄和泰宁节度使朱瑾,朱瑄和朱瑾都是靠着兵变夺下天平和泰宁的,两兄弟也都是那种狡诈奸狠之辈,朱温现在需要的就是这种人。朱温一看朱瑄和朱瑾都姓朱,便干脆与这哥俩结拜成了兄弟,既然都结拜成了兄弟,朱瑄和朱瑾自然有求必应,从此以后,朱温就不再是一个人在战斗,是三个人在战斗了。

处在秦宗权强势进攻中的朱温已经准备妥当,面对着秦宗权小股部队的屡次进攻,朱温都临危不乱,淡然之间就击退了他们的进攻,但他知道这些小股部队的骚扰不足为虑,真正最大的威胁还是秦宗权,只要秦宗权还在,宣武就不安全,只有除掉了秦宗权,一切危机才会解除。

最后的对决

每当秦宗权听到自己的军队败于朱温之手,他就不禁火冒三丈,那个实在难对付的赵犨就算了,朱温这个当年差点被黄巢灭掉的货色居然连续几次击败了自己的进攻,自己的军队向来横行无阻,为什么偏偏到了朱温这里就吃败仗,他怒了,决定自己亲自派兵消灭朱温。光启三年(887年),秦宗权率领着十五万精兵强将浩浩荡荡地杀向了汴州,秦宗权自己驻军边孝村,指挥大军将汴州围了个水泄不通。

朱温眼见秦宗权自己找上门来了,慌忙派人去找自己的结拜兄弟朱瑄和朱瑾求救,朱瑄和朱瑾闻知消息,知道自己的兄弟这回真是碰上灭顶之灾了,哥俩随即亲自带领精兵赶到汴州救援。有了强力后援的朱温这下可以稍微宽点心了,他召集了诸位大将,然后宣布要举行一个盛大的宴会。

宴会?你没有听错!这都火烧眉毛了,谁还有闲心喝酒吃肉呀!诸位大将一个个听得目瞪口呆,朱温也不解释,继续宣布在宴会上一定要把鼓声敲得大大的,直到能让城外的敌军听到为止。下完命令,一场盛大的宴会开始了。

城外的秦军听到汴州城里这么热闹,一个个都很好奇,宣武军这是要干啥呀?我们都要攻打你了,不见你加强防备,反而只听见里面好像在举行宴会。士兵们赶快把这事汇报给了秦宗权,秦宗权听了之后,不禁哈哈大笑,你朱温到底还是怕了,现在这么搞是想多享受几天快活日子吧!秦宗权然后发了命令,也不再急着攻城,等过几天汴州的士气再下降的时候,一举攻下汴州,以解心头之恨。

正在这时,忽然又有士兵来报,说是朱温带着汴州将士杀到了营地,天平节度使朱瑄和泰宁节度使朱瑾的军队也已经杀到了营地,秦宗权惊讶万分,这才明白汴州城里的宴会只是疑兵之计,朱温早就想好了对策来对付自己,只是自己没有想到。

原来,朱温在宴会举行到一半的时候,向诸位将士宣布了自己的计划,举行宴会只是疑兵之计,是为了麻痹秦宗权,现在秦宗权必定已经放松了戒备,此时正是突袭秦宗权的最好时机。诸位将士一个个无不欢呼雀跃,纷纷披上战甲,拿起武器,在朱温的带领下冲出了汴州城,杀向了毫无防备的秦宗权。朱瑄和朱瑾此时又带着精兵与朱温合到一处,对秦宗权的军队展开了击杀。

秦宗权的军队本以为朱温已经放弃了抵抗,不料朱温竟然来了这么一手,顿时士气大减,纷纷溃败,秦宗权眼见形势不妙,带着亲兵仓皇撤到了蔡州。

边孝村一战,朱温以奇计击败了强大的秦宗权,宣武的紧张局势终于得到了缓解。

秦宗权的覆灭

秦宗权在边孝村被击败的消息传到了各地,襄州、东都、孟州、许州等地的守军纷纷弃城而走,瞬间得到的城池又在瞬间失去。

朱温随后趁势攻向蔡州,秦宗权顽强抵抗,朱温硬是没攻下来,朱温眼见一时半会攻不下来,就回到了汴州,只留下了大将胡元琮围困蔡州。大难不死的秦宗权竟然趁着胡元琮疏于防范的空隙,击败宣武军,生擒了胡元琮,又趁势攻取了许州。所谓“福兮祸之所倚,祸兮福之所倚”,世事总是难料,凯旋而归的秦宗权刚到蔡州,就被爱将申丛所囚禁,还给折断了一只脚。也是在转瞬之间,秦宗权这个大齐皇帝变成了一个凄惨的阶下囚。毕竟,秦宗权的大势已去,现在他所做的一切,只是困兽之斗,眼睛明亮的部下们为了赎罪立功,顷刻之间就出卖了自己曾经的主君,把秦宗权当成了一块可以取得功名利禄的肥肉。

不久后,秦宗权被送到了汴州,不想朱温还挺客气,不料秦宗权竟然不买朱温的情,一副铁骨铮铮的样子。朱温客气会客气,该办的事还得办,这回朱温用囚车把秦宗权又送到长安,在去往刑场的路上,秦宗权也不安宁,直接对着两边的观众喊话辩解:“我秦宗权难道是那种造反的人吗?我只是老想效忠朝廷但没有效果而已!”

观众一听,不禁都哈哈大笑起来,在笑声中,秦宗权的人头落地了。

秦宗权已被诛灭,朱温趁机兼并了中原的诸多藩镇,自己的实力再一次得到壮大。在危机中生存,朱温证明了这句话。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发布于:吉林省
阅读 ()
大家都在看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