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远传欧洲的准噶尔汗国古地图

18世纪以来,沙俄不断东进南下,侵占准噶尔汗国领土,策妄阿拉布坦和噶尔丹策零任准噶尔部首领时期,俄国在西西伯利亚的势力已更为强大。在准噶尔汗国牧地以北的克拉斯诺雅尔斯克、托木斯克、鄂木斯克一线,俄国的军事力量不断增强,当地游牧的准噶尔部属民吉尔吉斯人迫于俄国势力的威胁,已逐步西迁到巴尔喀什湖南部的伊塞克湖畔游牧,这部分吉尔吉斯人在清代史籍中又被称为布鲁特人。策妄阿拉布坦对哥萨克军不断蚕食自己的牧地极为恼火,1714年他在给俄国西伯利亚总督加加林的信中,要求把建在他的牧地上的托木斯克、克拉斯诺雅尔斯克、库茨涅茨克等城堡拆除,“否则,他将用武力攻占这些城市”。同年,沙皇签署命令,任命布赫戈利茨中校率远征军取道额尔齐斯河谷赴天山南路叶尔羌寻找金矿。

布赫戈利茨率俄军潜入额尔齐斯河流,深入到准噶尔所属的雅梅什湖地区,在当地构筑军事要塞,对准噶尔部形成严重威胁。策妄阿拉布坦采取强硬对策,派大策凌敦多布率军前往征讨。1716年大策凌敦多布率领一万大军,在雅梅什湖畔包围了俄军,切断其供给线,并发起攻击。这次征讨,俘虏俄军数百人,死伤近三千人,其中包括瑞典军官雷纳特。布赫戈利茨被迫炸毁要塞,乘船顺流北逃。这些战俘被带回伊犁后,从事造纸、制革、织布、兵器生产技术工作。雷纳特是炮兵军官,受命为准噶尔铸造当时打仗急需的火炮和制造弹药。雷纳特十分卖力地为准噶尔铸造了几十门规格不同的火炮,为此颇受珲台吉的青睐。

雅梅什湖畔之战影片

但以后,俄国趁策妄阿拉布坦和哈萨克开战,军队西调的机会,再次派军队进入雅梅什湖地区建立军事要塞,并溯额尔齐斯河而上,联结起来为额尔齐斯堡垒线,对准噶尔部构成军事威胁。噶尔丹策零继位后,多次派使臣向俄国交涉,要求拆除这些要塞。其后,噶尔丹策零汗便用托忒蒙古文绘制了《准噶尔汗国图》,表现其疆域边界,便于同沙俄交涉。

1733年,雷纳特终于被获准释放回国,临行时,噶尔丹策零汗厚赏了这位有功的俘虏,送给他绣金衣物、玉石等物品,还特地送给他两幅伊犁、中亚地图,其中伊犁准噶尔地图是珲台吉本人绘制的。该图绘于棉纸上,长宽为105.5公分*83.5公分,图上地名全部为蒙古托忒文。雷纳特回国后,据此图结合资料和自己的亲历见闻,又临摹了一份地图。1743年4月25日雷纳特将这些地图和珲台吉的其他赠物送给了乌普萨拉大学图书馆收藏。噶尔丹策零所绘之蒙古文《准噶尔汗国图》被称为“雷纳特1号地图”,第二幅蒙古文地图被称为“雷纳特2号地图”。

根据雷纳特本人的记述,两幅地图中的雷纳特2号地图来历是清朝在巴里坤、吐鲁番等地与准噶尔交战时,舆图落入准噶尔人之手,后被一位卫拉特蒙古人根据原图仿制而成;至于雷纳特1号图,他本人非常确定地说:“是由洪台吉(噶尔丹策零)亲自绘制的。” 只是这个说法在过去屡屡遭到质疑,人们猜测1号图或许仍来自清朝或俄罗斯。不过,乌云毕力格教授在某次会议上的演讲,却肯定了雷纳特日记提到的噶尔丹策零绘制说,并指出 18世纪的准噶尔人已具备利用地图划定政权范围的能力。他的依据之一,就是在满文档案中找到清军收缴准噶尔画师所绘地图的记录。这份乾隆二十年(1755)源自定西将军策楞的奏折,下面做一点资料补充:baicaci. neneme engkebolot sei alaha ili i ba na i nirugan. akba jisai nirure faksi todo asaraha sehebe. baicame yabubuha bihe. te dzereng se. todo be nimeme akū oho. ini boode asaraha emu hūwajaha efujehe nirugan be baicame tucibufi benjihebi. uttu ofi. da benjihe nirugan be gingguleme wesimbume wesimbuhe.翻译:查:先前恩克博罗特等告称:阿克巴集赛画匠托朵收贮伊犁舆图,曾前去调查。现策楞等以托朵病故,送来在其家中查出藏有残破舆图一张,故将原送来图谨奏闻。托朵是一位来自阿克巴集赛的准噶尔画匠,他家中收藏的伊犁地图被清军收缴后,很快就投入使用。集赛 (jisa)是准噶尔汗国专门管理喇嘛事务的机构,犹如鄂托克之制。

雷纳特带到欧洲《准噶尔汗国图》一直被尘封束之高阁。1879年,著名瑞典诗人、小说家奥古斯特·施拉贝林格在林彻平市图书馆偶然发现了《准噶尔汗国图》临摹复制品。宣布后,立即在瑞典和俄国学术界引起极大的兴趣。帝俄地理学会派专人对这份复制地图进行分析、撰文和再复制,于1881年出版。又经过12年,藏于乌普萨拉大学的原本《准噶尔汗国图》才被重新发现。1912年,著名英国记者约·弗·巴德利编撰历史巨著《俄国·蒙古·中国史》时,敏锐地注意到这幅《准噶尔汗国图》的价值,特地调研了乌普萨拉大学的原图,又搜集沙俄各个历史时期的有关地图,详加考证,有力地阐释了伊犁准噶尔地图的科学价值,并任确认雷纳特带回的地图的确是噶尔丹策零亲自绘制的。巴德利还特邀俄国学者阿纳托里·鲍尔真凯维奇将原图的238个蒙古托忒文地名译成俄文地名,再由他本人转译为英文,编制了一份俄、英、瑞典三种文字的地名对照表,载入自己的著作中,于1918年出版发表。至此,新疆准噶尔地图的真面貌遂为世人所熟知。

《准噶尔汗国图》是迄今所知唯一一幅由准噶尔汗国用托忒蒙文所绘制的准噶尔疆域图,图中的河流和湖泊的绘法受到清朝地图和沙俄地图的双重影响,但山脉的绘法较为独特。该图上南下北、左东右西,方位受到中国传统地图的影响,绘制范围东起哈密,西至中亚费尔干纳盆地的撒马尔罕,西北至巴尔喀什湖,北至楚河中游和塔拉斯,东北至喀尔喀界,西南至巴达克山,北疆注准噶尔人,南疆注于阗人,并注明周边其他族群。根据图中地名尤其是乌什吐鲁番中所反映的雍正九年至十年间清准战争后吐鲁番人迁徙情形,可以判断此图的绘制年代在1732年左右。该图直观描绘了18世纪新疆和中亚东部地区的山川、湖泉、沙漠、城镇、族群情形,生动反映了准噶尔汗国的疆域观和民族观,也表现了近代疆域领土观念在游牧民族中的传播和影响,具有极高的学术价值。

雷纳特1号地图,图上的文字都是托忒文。从文字上看,这张局部图描绘的是erciš(额尔 齐斯河)及其支流,包括qo erciš(花额尔齐斯)、qara erciš(哈喇额尔齐斯)、奇兰(kirang)、库尔图 (kurtu)、kemezek(克默齐克)、bōrzi(博尔集)、alaγtai(阿拉克泰)。

准噶尔汗国图是唯一存世的最古老的新疆伊犁地图,是伊犁地名重要的历史成果。在原图的238个地名中,除历史上的伊犁西路和新疆其他地区的众多地名不计,仅伊犁地区的地名就有:特克斯、察罕乌苏(昭苏的阿克苏)、阿圭雅斯、莫力台(莫云台)、特里克(科克铁热克河)、果尔特(却拉克铁克河)、库克乌苏、济尔嘎朗(河,巩留县境)、赛音博果齐(伊什克里克山)、阿塔(阿腾套山)、察布查尔、海努克、霍诺海、伊犁、萨穆勒(萨玛勒河)、霍尔果斯、开(格根山)、察罕乌苏(霍城清水河)、塔勒奇、乌琥尔里克(霍城水定)、烘郭尔(伊宁铁厂沟)、阿里木图(河)、固尔扎、济尔嘎朗(河,伊宁县境)、哈什(河)、阿布喇勒(山)、额林哈毕尔嘎(山)、空格斯(巩乃斯)、珠勒都斯等。这幅伊犁古地图中,今日伊犁地名中心词已赫然在目。图中反映的地名层和地名谱系均具雏形,具有重要科学价值和历史价值。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平台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