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老兵回忆:中条山六六血战无数战友跳黄河,在岸边打捞出上千具遗体

1939年中条山六六血战后,当年15岁的赵长贵,亲眼看到无数陕军尸体从上游漂浮了下来的。

赵长贵家在山西垣曲县古城镇赵家岭,六六血战前夕,因为听说日本人要打过来,赵长贵就赶着牛来到黄河岸边半山腰的洞穴里躲避。

他站在洞穴里,能够清清楚楚地看到脚下的黄河。

翻开山西地图就能看到,黄河在中条山之南,自西向东流淌,而中条山南麓的县域,自西向东为芮城、平陆、垣曲,所以,生活在垣曲县黄河岸边的赵长贵,都能够看到黄河上游漂浮而来的死尸。

黄河九曲十八弯

那天,赵长贵在洞穴里枯坐着,突然看到黄河上游漂来了很多死尸,他感到万分惊惧,黄河上怎么会有这么多的死尸啊?

一会儿漂过来一个,一会儿漂过来一个,他无所事事,就开始数那些死尸,一个,两个,三个,四个,啊呀五个了……

他非常纳闷,怎么会有这么多的死尸?数到了三百多个后,天黑了,赵长贵就回到村庄。

那时候,日本人不会在夜晚进攻,因为到了夜晚,他们的飞机、大炮、坦克等重武器就不能发挥作用。所以,日本人就在夜晚睡觉。

中条山中的日寇大队人马

夜晚,赵长贵也能回到村庄了。

第二天早晨,赵长贵又来到了昨天那个洞穴里躲避日本人的飞机和炮弹,为了打发时间,他又开始数黄河里从上游飘来的死尸。

他就这样数着,数了三天,每天至少有300具死尸从他的眼前飘过。

第四天,赵长贵回到了村庄,不再躲避日本人了。但是,那些死尸从上游还漂来了好几天。

后来,赵长贵听到村里人说,这些死尸都是抗日官兵的。他们在上游被日本人包围了,被逼跳进黄河,有的人拿着木板和木头向河里面跳,有的人没有找到木板和木头,就手拉着手向黄河里跳。

中条山中与日寇血战的三秦猛士

一到黄河里,木板和木头就被河水打翻了,而波浪也把手拉着手的战士冲开了。

很多人还没有到河中心,就被水冲走了。少数人侥幸快到了黄河对岸,却遭到岸上中央军的射杀,就这样,淹死在了黄河里,随着水流漂走。

赵长贵的老伴车素梅当年只有八岁,她家在垣曲县上云岭,六六血战的时候,她被父母带着,逃到河南济源一座叫作十八沟的地方躲避战火。

六六血战结束,日本人被赶走了,车素梅跟着父母来到黄河北岸,当时黄河水面也下降了。

中条山中的日军一部

她看到黄河边的泥地上全是死尸,一个挨一个,密密麻麻,铺了几十里长。少数穿着军装,绝大多数死尸都没有穿衣服,他们身上的军装都被波浪打开后又卷走了。

河水把这些尸体泡得鼓鼓胀胀,远离岸边的尸体都发臭了。

抗战老兵胥继武也向记者讲起过跳黄河的往事。

前几年,有一本书籍记载了当年跳黄河的有800人,记者就这件事情询问胥继武,他说,800的数字明显太少了,当时仅仅部队打捞上的尸体就有上千。

六六血战的时候,胥继武任第四集团军总司令部特务连连长,负责司令部的安全。

他说从陕西军东征打的第一次战役——永济保卫战开始,到六六血战前夕,第四集团军和日军还打过很多次战斗,但是规模都不大。

到六六血战的时候,日军一下子就集中了三万人,不但人数比中国军人多,而且武器还先进得多,日军有飞机坦克,中国军人没有,即使就步枪来说,中国的军队手中的汉阳造,也无法与日军手中的三八大盖相比。

日军的后勤供应畅通,汽车拉着猪肉大米源源不断地开往前线,而中国军人饿着肚子打仗。

这样对比起来,六六血战前期,中国军队的失败在所难免,而后期的中国军人绝地反击,反败为胜,就实在是一个奇迹和神话了。

中条山中的日寇后勤运输车队

那些天,胥继武带着特务连严阵以待,保卫司令部。他们把机枪架在山脊上,爬在壕沟里,密切注视着张茅大道的情况。

张茅大道,那是日军大部队和重装备能够进入中条山南麓的唯一通道。

他们看到了那里的硝烟像蘑菇云一样升起来了,听到了阵阵的炮声接踵而至,还看到了阳光下无数跳跃的碎片,那是双方的军队在白刃战,是刺刀和刀片上面的闪光。

六六血战结束后,胥继武才听说当时有很多战士跳入了黄河,他非常悲伤,就和特务连的战士们跑到了黄河边的“三门峡”。

对陕军将士步步紧逼的日寇

三门峡是“神门、鬼门、人门”的通称,是黄河边的一个地方,当时是一个大漩涡,不是今天的三门峡市,今天的三门峡市那时候叫会兴镇。过去的“三门峡”在黄河北岸,现在的三门峡市在黄河南岸。

在“三门峡”,胥继武看到黄河边的尸体一大片一大片,非常多,有男的,也有少量女子,绝大多数人的衣服都因为河水冲刷而剥离。

战士们含着眼泪把这些尸体打捞上来,不知道他们的部队番号,也不知道他们的姓名,他们的家庭地址。

打捞上来的尸体,足有上千具。

这仅仅是被黄河水冲刷到三门峡的尸骨,而被黄河水冲没的,被冲过三门峡的,还不知道有多少。

中条山抗日英雄跳黄河殉国纪念碑

战士们把尸体捞上来后,埋在了旁边的深沟里,深沟都被填满了。

没有人知道他们是谁。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们的家人也许一直在寻找他们的踪迹,他们的妻子也许一直在等待着他们回家,他们的孩子也许一直在盼望着能够见到爸爸。

可是,他们会不会想到,他们盼望了几十年,寻找了几十年的那个亲人,在1939年6月6日跳入了黄河,被黄河带走了,他的所有痕迹,也都被黄河水淹没了。

“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

三秦子弟捐躯中条山

自从实地查访知道了当年3000壮士跳黄河后,西北大学历史学者张恒的心就沉甸甸的。很多次在梦中,他梦见黄河铺天而来,它流的不是浑浊的河水,而是滚滚的鲜血。

每次采访或者回家,坐车经过黄河,看着河水,他都会浑身颤抖。

他看到从远处的河面上,流来了无数的躯体,他们穿着黄色的军装,圆睁着双眼,大张着嘴巴,无数的躯体铺展在河面上,遮没了河水,向着他滚滚而来……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平台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大家都在看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