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行走河南·读懂中国丨时庄遗址:一座“粮仓城”的“藏粮于技”

中国文化的核心是农耕文明,从古至今,河南一直是中国重要的粮食生产区。作为河南省辖地级市的周口是传统农区,其“中原粮仓”的定位历来备受瞩目。

民以食为天,食以安为先。位于周口市淮阳区四通镇时庄村的“时庄遗址”,是目前发现的我国历史上最早的“粮仓城”遗址,4000年前的夏朝先人们用他们独有的“藏粮于技”的智慧佐证了那个年代农业生产的辉煌和农耕文明的繁荣。“时庄遗址”也入选了2020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

2019年4月,仲春时节,一家秸秆生态能源综合利用项目即将落户时庄。开工之前,时庄村党支部书记时兴荣主动联系当地文物部门,请求进行先期勘探。在周口市文物勘探队的努力下,这片面积约10万平方米的夏文化遗址——时庄遗址得以重现天日。

“淮阳历史悠久,文化底蕴厚重,地下埋藏了多少文物谁也无法说得清楚。我们在项目动工之前,积极联系文物部门,以防施工过程中对可能潜在的文物带来不可修复的伤害。”回想起当时的情景,时兴荣仍很庆幸这一决定是完全正确的。

通过考古发现,在这片遗址的南部近3万平方米的区域内存在着约5600平方米的人工垫筑台地,上面分布有各种形制的长方形、圆形遗存。其中,集中分布的28座特殊的圆形遗迹围绕在房屋周围,外围有两圈夯土围墙,其建筑形制明显有别于当地同时期用于居住的普通连间排房,整个地基建高、外层抹泥防潮,遗迹下方有隔水层、绝水层。可以说,这一聚落布局结构清晰,功能单一。

随着考古的深入发掘,通过对采集样品的碳十四测年,专家判断该遗迹距今3750年至4000之间,正是夏朝的早期阶段;对发掘出的植物样本进行分析,发现均为粟和黍,也就是人们通常所说的小米和黄米,并且在土壤中还检测出了已经炭化的粟和黍的种子;对遗迹底部铺垫的植物和编织物进行分析,发现成分为芦苇。

无独有偶,在时庄遗址,考古人员同时发现了壕沟和陶器。于是有人认为这里可能是古代军事防御之地,也有人认为是祭坛。综合多种因素,经过反复论证,考古专家最终推断,时庄遗址是一处以储粮为主要功能的特殊仓城。

仓廪实而知礼节。其实,专门存储粮食的“仓禀”很早就进入了文字记录的视野。甲骨文的“仓”字很明显是一个地下窖穴上面覆盖着圆锥形屋顶的形象,可以防雨防风防沙尘。时庄发现的这28座“粮仓”遗迹,是一种崭新的聚落形态,为研究我国早期国家的粮食储备、统一管理等提供了绝佳的实物资料。

“种种迹象表明,夏朝的先民们在长期的劳动生活中善于总结经验,也懂得了如何‘藏粮于技’。”时兴荣这样说。

4000年后的今天,这片丰饶的土地俨然已经成了新时代粮食主产区——周口粮食产量连年保持在180亿斤以上,2021年更是达到了184.74亿斤,稳居全省第一,进一步夯实了“中原粮仓”的地位。随着“藏粮于地、藏粮于技”战略的深入,一座座现代化的粮仓在这里拔地而起。古老的粮仓则转变成为历史文化的载体,继续滋养着现代人的精神生活。

“回望历史,我们在农业生产上取得了令世人赞叹的成就。虽然种粮、藏粮的方式一直在变化,但我们守粮、护粮的初心不变。作为新时代的‘守粮人’,我们有决心更有信心看好新时代的‘大粮仓’。”时兴荣说。(来源:大河网 记者 莫韶华)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平台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