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东汉皇帝为何要祭祀西汉皇帝?又为何在长安和洛阳搞出两座祭庙?

宗庙是古代皇帝祭祀先祖的地方,谁能想到,东汉的皇帝们集体懵圈,居然拜错了祖先,他们放着自己的祖宗不磕头,却给别人家当孝子贤孙。

即便出身贫苦如朱元璋,人家还能找到朱五四、朱六一,刘家是皇室后裔,难道没落到连祖宗是谁都找不到了?

当然不是,东汉开国皇帝刘秀的谱系很清楚,汉景帝是他的六世祖,以下分别是:五世祖长沙王刘发、高祖舂陵侯刘买、曾祖郁林太守刘外、祖父巨鹿都尉刘回、父亲济阳县令刘钦。

虽然刘家有点王小二过年的趋势,但好歹是官宦人家,有头有面的人物。那么,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导致他的子孙们“上错坟”了呢?

这事要从光武帝刘秀的一个决定谈起。

东汉建立后不久,刘秀突然宣布自己“换爹”了,从今以后跟刘钦断绝父子关系,他又给自己找了个“新爹”——汉元帝刘奭。

当了皇帝就不认爹,难道爷俩苦大仇深?还是刘秀想沾汉元帝的光?

皇帝是要脸面的人,哪怕刘秀跟他爹打破头也绝不敢因此不认爹。其实刘秀是个苦命娃,父亲去世时他才8岁,留给他的是无尽的思念和模糊的记忆,没有丝毫仇怨。

刘秀已经是皇帝还需要沾前朝皇帝的光吗?

我们先将刘秀与汉元帝的关系捋一下:汉元帝是汉景帝的第十子汉武帝的四世孙,刘秀是汉景帝的第六子长沙王刘发的五世孙,也就是说,他们早在四五代之前就分叉了,按照古人“四代亲尽”的活法,他们除了一个“同宗”的标识,连亲戚关系都算不上了。

刘秀出生时,汉元帝已经去世二十七年了,二人毫无交集;刘秀登基时,西汉帝国也已经亡了十七年了,所以,刘秀沾汉元帝的光似乎天方夜谭。

但历史就是这么神奇,刘秀还真的沾了汉元帝的光。在宣布自己被过继给汉元帝后,刘秀同时宣称,他就是汉元帝的太子,并且以皇家嫡系的身份继承了皇位。

弄了半天,竟然是为了蹭一个“太子”的身份,这是不是太搞怪了?

这都要怪古代的“天命理论”,古人认为,王朝的建立必须要符合天命,皇帝更要合法继承。基于这两个条件,刘秀建立的帝国该如何证明“天命所归”呢?又该如何证明自己的皇位是合法的呢?

“天命”这玩意儿摸不着,看不到,只能靠凡人寻找蛛丝马迹,难度太大。当初汉朝取代秦朝,人们花费了一百多年的时间来证明它的合法性,直到西汉日暮西山,这个话题都没停止过。

所以刘秀采取了“走捷径”的办法:我的帝国不是新帝国,而就是汉朝,我仅仅是“恢复汉室”,汉帝国的合法性已经验证过了,所以我的帝国就是“免检产品”。我的皇位也不是抢来的,我本来就是皇家嫡系,按照宗法制,我以太子身份即位,是“质量信得过产品”。

认一个爹,就洗白了“抢来”的政权、“夺来”的皇位,你说刘秀的这个便宜沾的大不大?

但问题是,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你沾了光,就得付出相应的代价,比如,亲爹不能认了,祖宗也不能乱祭祀了。

这一点刘秀心知肚明,早在建武二年邓禹西征,攻入长安时,他最重要的一项工作就是将西汉十一位皇帝的神位打包特快专递送往洛阳。

可别小看这十一块木牌,它们代表了王朝的正统性,刘秀有了它们就等于掐住了天下人的心。

于是刘秀赶紧在洛阳建高祖庙,并以后嗣皇帝的身份祭拜高祖、太宗、世宗、中宗、高宗及成、哀、平诸帝,这就是东汉的皇帝会供奉西汉皇帝的原因。

可是刘秀多少还有点不甘心,总是想着打点擦边球,将自家的祖宗一起供奉了。于是他又在洛阳修建了“亲庙”,专门用来祭祀自父亲以上四代祖先。

这一来,洛阳有了两个祭祀场所,一个是以刘邦为首的“宗庙”,一个是以舂陵侯刘买为首的“亲庙”,两庙并列,共同祭祀。

看起来挺完美的一件事,但找到了大臣们的激烈反对:祭祀不是开玩笑,它代表了国家的法统,您既然继承了大汉的嫡系,就不能顾私情去祭祀亲庙。

简单的祭祀行为,被上升了到了法统的高度,至于这么小题大做吗?

我们不能脱离现实环境看待这件事,事实上,历史上为了继承法统的问题,曾经多次爆发重大事件。比如,汉哀帝追谥生父刘康为“定陶恭皇”、宋英宗追谥生父赵允让的“濮议之争”、嘉靖皇帝追谥生父朱祐杬的“大礼议之争”等等。

这些争议既是“正名”之战,也是维护法统之战,甚至是不同利益集团之间的斗争工具。

这场非议争论了好几年,事实上,如果不是大臣们的反对,我估计刘秀一定会“得寸进尺”,直接追封自己的四代近亲为皇帝。

迫于压力,李秀只好妥协,到头来,生身父亲刘钦只被追封了一个“南顿君”的封号。后来,他又被迫将“亲庙”移到家乡舂陵乡(改称章陵县),由庶系子孙及当地官员祭拜,他自己以及东汉的历代帝王都不能再去祭拜了。

刘秀去世后,汉明帝在洛阳替父亲建“世祖庙”,将西汉历代帝王的神位全都移回长安,从此东汉帝国形成了两座宗庙,即长安的“高祖庙”和洛阳的“世祖庙”,高祖庙祭祀以高祖刘邦为首的西汉历代帝王,世祖庙祭祀以世祖刘秀为首的东汉历代帝王。

汉明帝为何要将两汉帝王分别建庙祭祀呢?理由很简单,为了抬高父亲的地位。

光武帝刘秀“投机取巧”,付出的代价也是很大的,他将自己的开国皇帝身份弄没了,这就势必带来一个大麻烦。

按照古代天子“七庙”的规矩,高祖刘邦、太宗刘恒、世宗刘彻、中宗刘询四位先祖,再加上现任皇帝以上的三代祖先,合称七庙。前四庙享有“不祧”(永世祭祀)的特权,后三庙随着时代推移,会被拆毁(亲尽庙毁)。

也就是说,等到刘秀的玄孙即位后,他只祭祀父、祖、曾祖,以及四位不祧先祖,而刘秀作为高祖,他的祭庙就会被拆毁,神位就会被扔进“犄角旮旯”,跟那些被祧的刘家人一起“拼桌吃饭”。

作为一名事实上的开国皇帝,这显然很不公平,按照历史功绩,刘秀应该与刘邦平起平坐。

汉明帝于是打破惯例,给父亲上了一个“祖”(世祖)的庙号,而不是常规的“宗”,并且跟西汉帝王们“分灶”。如此一来,刘秀死后又神奇般地恢复了开国之君的待遇。

从那以后,东汉的皇帝们就高祖庙和世祖庙一起祭祀,既保住了法统上的合法性,又兼顾了东汉一脉的私情。唯一遗憾的是,刘秀始终没能找回亲爹。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平台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