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秘书提醒总理:刘亚楼病危,是否探望?总理:我不会再去看他了

1965年5月上旬的一天,秘书周家鼎匆匆走进周恩来总理的办公室,用沉重的语气汇报说:“总理,刘亚楼将军病重了,您准备什么时候去看望,我好作工作日程安排。”

谁知道,周总理考虑了一会说道:“不用了,我不会去看他,以后也不再去看他了。”

周家鼎听后感到很纳闷,因为一年前刘亚楼生病之后,周总理还非常关心,曾经几次到医院去看望。

现在,总理为何突然说不去了,这让周家鼎心中不禁疑窦丛生。

到底是什么原因,让周总理忽然作出这样的决定呢,周家鼎百思不解。

那么,刘亚楼是个什么样的人?周恩来和他的关系如何?

刘亚楼生命中有两个最重要的人,一个是周恩来,一个是林彪。

刘亚楼是开国上将中少有的在苏联军校深造过的,也是追随林彪时间较长的战将。

1910年4月上旬的一天深夜,福建武平湘洋村一座破旧的厢房里,传出一阵婴儿的啼哭声,打破了夜空的宁静。

这婴儿的哭声出奇地响亮,以至于在周围百米的地方,都听得一清二楚。

婴儿的哭声,惊醒了村东头算卦的周先生,他走出屋门,夜观天象,一颗星星从东南方向冉冉升起,这分明是一颗将星呐。

他循着婴儿的哭声,走入老刘家。

刘克芳正皱着眉头在叹气,对妻子说:“又多了一个吃饭的嘴巴,雪上加霜啊。”

这时候,周先生一挑门帘走了进来,面带微笑对刘克芳说:“恭喜你喜得贵子,这孩子不得了,将来是要成大事的。”

刘克芳正犯愁呢,没好气地问:“这话从何说起?”

“刚才我观天象,看到一颗将星从东南冉冉升起……”

“我这样的穷人家能出大官?什么将星,浆糊还差不多,去去去,您老别烦我了。”

刘克芳说着,起身把周先生往外面赶。

也难怪刘克芳烦,他是个贫苦的农民,却没有一寸土地。

起初的时候,他还能给地主打工,用微薄的薪酬来维持一家人的生活。

后来,他的身体出了问题,地主嫌他干活慢,不用他了。

从此,刘克芳只能上山砍柴到集市上卖,搞点收入。

他身体欠佳,一天忙到晚,也赚不了几个钱。

这个婴儿降生前,家里已经生了四个孩子,家里一贫如洗,连温饱都难以维持。

此刻,婴儿的降生,让贫困潦倒的他更加发愁。

屋漏偏逢连阴雨,孩子出生还不到一周,刘克芳的妻子也因为产后病卧床不起。

为了给妻子看病,刘克芳找亲戚朋友借钱,债台高筑。

可是老天不开眼,妻子最后还是撒手人寰,丢下未满一个月的婴儿离去。

无奈之下,刘克芳一狠心,只好将嗷嗷待哺的婴儿用破褥子包裹起来,抱着他走出家门,打算往山沟里扔。

他也想过送人,但是怕别人笑话。

扔到山沟里,听天由命;孩子命大的话,也会有人捡去的。

怀中婴儿这时候饥饿难耐,拼命啼哭,惊动了邻居刘德香。

他走出家门,拦住问道:“克芳哥,你这是干啥?”

刘克芳长叹一声,还没开口,眼泪就下来了。

看到这一幕,刘德香明白了一切,他犹豫了一会说:“你先别走,等我一会。”

他转身回去,跟妻子梁玉娣窃窃私语。

不一会,这对夫妻做出了一个决定——收养这个孩子。

他们自己也有孩子,日子也不好过,做出这样的决定非常艰难。

从此,婴儿有了一个新的爸妈,也有了一个响亮的名字——刘振东。

春去秋来,日月如梭,转眼之间,刘振东已经7岁,生得鼻直口方,虎头虎脑,很讨人喜欢。

更让刘德香夫妻欣慰的是,刘振东比同龄的孩子聪明很多,认字很快,一教就会。

刘德香跟妻子商量之后,决定让孩子上学。

当时他亲生的孩子都没有上学,但是为了不荒废这个苗子,他们决定砸锅卖铁、节衣缩食也要让刘振东去上学堂。

1920年,10岁的刘振东背着新书包,蹦蹦跳跳走进了崇德小学的校门。

四年之后,刘振东毕业了,父亲真没有能力让他上学了,便做出了一个痛苦的决定,让孩子辍学。

学校的校长刘克模知道之后说:“我来出钱,让孩子继续读吧。”

就这样,刘振东非常幸运,到湘店高等小学就读。

1926年,刘振东不负众望,考入长汀省立第七中学。

刘振东毕业后,决定回报恩人,回到崇德小学任教。

正是这一选择,让他走上了革命道路,改变了人生轨迹。

校长刘克模不但是个有爱心的知识分子,也是先知先觉者,他已经看了不少进步书籍,思想非常进步,认为中国的制度非常腐朽,必须来一场变革。

在他的影响下,刘振东的思想发生了剧变,开始从事革命活动。

1929年8月中旬,刘振东在党旗下宣誓,加入中国共产党。为了纪念这一历史时刻,他给自己更名刘亚楼,表示要永远跟党走,更上一层楼。

一个月之后,他参加中国工农红军,开始时在闽西游击队。

年底,他到了红四军。

这支部队,是毛主席和朱老总领导的革命队伍,来自井冈山。

而红四军的领导人,是一个23岁的年轻人,名叫林彪。

他当时的职务,是红四军第1纵队长,也叫司令员。

到了1930年,林彪开始担任红四军军长。

林彪虽然只比刘亚楼大三岁,但是因为上过黄埔军校,已经是身经百战,成为毛主席的爱将。

他不但会打仗,还会识人,一见刘亚楼就极为欣赏,说他“有灵气”。

事实证明,林彪没有看错人。

刘亚楼在林彪的率领下,参加了中央苏区五次反“围剿”。

中央红军开始长征后,突破四道封锁线、强渡乌江、进攻遵义、四渡赤水、夺取泸定桥、直罗镇战役等著名战役。

红军到达陕北后,刘亚楼又参加了东征战役,同样有不俗的表现。

红军一、四方面军会师的时候,刘亚楼已经是红1军团第1师师长。

军队中编制凡是排“第一”的,地位都相当重要,足见林彪对刘亚楼是器重的。

为了让自己的爱将再上一层楼,1936年,林彪人推荐刘亚楼中到国工农红军大学一期一科学习军事知识。

1938年,抗大在延安成立,担任校长的林彪,又把自己的爱将调到了身边,担任教育长。

刘亚楼(右二)在抗大和林彪(右一)合影

1938年底,林彪到苏联养病,又想起了自己的爱将。

于是,刘亚楼也在不久后到了苏联。

解放战争爆发后,林彪带着党中央的使命到了东北。

接受任务的时候,他向毛主席提出一个要求:“能不能把刘亚楼让我带走?他能够以一当三。”

主席不假思索就答应了:“他是你的爱将,我不能夺你所爱。”

于是,刘亚楼再次追随林彪,到东北野战军当参谋长。

东北野战军成就了林彪,因为当时我党为了建立巩固的东北根据地,把六成的军政精英都调到了东北。

而且东北是张作霖和日本人经营了20多年的重工业基地,苏联红军和日军又留下了数不胜数的先进武器。

东北野战军也成就了刘亚楼,让他建功立业。

可以说,刘亚楼的成长跟林彪的培养是分不开的。

1949年5月,刘亚楼和林彪的另一个爱将吴法宪离开四野,肩负起组建新中国空军的重任。

刘亚楼担任空军司令,一干就是16年。

之所以不再担任,是因为他的健康出了问题。

1964年9月,刘亚楼正在出访巴基斯坦,突然感到腹部剧痛,痛起来就满头大汗。

刘亚楼的妻子翟云英得知后,心一下子就揪了起来。

因为早在一个月前,丈夫跟李先念到罗马尼亚访问,就出现了腹泻、腹胀。作为医生的翟云英,对此较为敏感。直觉告诉她,丈夫肯定是有病了,而且病得不轻。

她紧张的对刘亚楼说:“你是不是病了?快去医院检查下吧!”

刘亚楼听后却说:“再过几天吧,我手头有很多事要处理,不能耽搁。”

之前,翟云英让丈夫去检查的时候,他就是这样说的。

这次,她不能再迁就了,堵住了丈夫的去路:“不行,检查之后再说。”

就这样,刘亚楼将军在妻子的强迫下,来到专门负责高干保健的协和医院做检查。

值班的医生一看大吃一惊,他悄悄拨通了医学界泰斗、内科专家张孝骞教授的电话。

张教授看了刘亚楼将军的检查报告后脸色大变,上面白纸黑字清清楚楚地写着几个大字:肝癌,已经扩散。

但是面对家属,张教授还是故作轻松地说:“将军的身体没什么大问题,主要是工作太忙给累的,休养一下就好了。”

刘亚楼夫妇离开后,张教授立即拨通了中共中央办公厅的电话,将刘亚楼病情上报党中央。

总理得知后非常吃惊,当天晚上就失眠了。

周恩来1932年担任苏区中央局书记的时候,就听说刘亚楼非常能打。

1933年2月,以博古为首的临时中央下令进攻南丰,刘亚楼率领红1师担任主攻,久攻不下,损失惨重。

而这时,又传来了敌总指挥陈诚指挥中路军兵分三路向黎川和广昌推进、驰援南丰的消息。

刘亚楼得知后心急如焚,请求撤兵。

军团长林彪说:“这是军委的命令。”

就在这时,朱德、周恩来、刘伯承等人也来到了阵地,刘亚楼随即不顾林彪的劝阻,走上前去,陈述观点。

刘亚楼说,应该停止攻打南丰,让敌人陶醉于胜利,忘乎所以,然后寻找战机歼敌。

周恩来一听,连连夸奖刘亚楼“有勇气,有眼光”,还说他的建议“值得重视”。

朱德和刘伯承也赞同刘亚楼的主张,中央很快作出了撤围南丰、寻机歼敌的决策。

2月下旬和3月下旬,红军果然捕捉到战机,在黄陂和草台冈地区打了两场伏击战,歼敌3个师,俘敌万余。

从此之后,刘亚楼进入周恩来视线。

1939年9月,周恩来也来到了莫斯科,治疗自己骑马摔伤的右臂。

一到莫斯科,他就直奔刘亚楼的住处。

周恩来的突然出现,让刘亚楼始料未及,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他待在那里,半晌没有说话。在确认眼前的人就是周恩来之后,他扑上前去,靠在对方那宽厚的肩膀上,像个孩子似的难以自已……

周恩来询问了他的学习情况,鼓励他继续狠下功夫,把战术理论学好,在今后的战场上发挥作用。

回国之后,刘亚楼前往东北,成为东野的三巨头,周恩来非常重视他的作用,代表中央军委起草电文的时候,前面必称“林(林彪)、罗(罗荣桓)、刘(刘亚楼)”。

平津战役前,中央军委的指示是“先打塘沽,后取天津”,刘亚楼却提出改变作战计划,主张先打天津。

因为刘亚楼对两地的情况进行了全面分析,并且亲自去塘沽进行了实地勘察,觉得那里情况复杂,最好是先搁置下来。

这时候,战役就要打响的时候,军委的命令怎么可以更改?

此刻,周恩来发表意见,觉得刘亚楼是个谨慎的人,既然提出更改作战计划,一定有自己的充足理由。

最终,中央采纳了刘亚楼的意见,决定先打天津。

而在1949年,刘亚楼担任空军首任司令,也是毛主席和周恩来共同的意见。

周恩来更是在西华厅接见时任14兵团司令员的刘亚楼,亲自向他宣读中央的任命,说他“能胜任,能干好。”

总之,对于刘亚楼,周恩来给予充分的信任,也愿意把重任交给他。

对于周恩来的指示,刘亚楼则是决有力地执行。

总理和他的这位上将彼此间形成了一种默契,也建立了深厚的友谊。

如今,刘亚楼年富力强却身患重病,怎么不让周恩来震惊和难过?

之后,周恩来随即向毛主席汇报,决定全力以赴进行治疗,一刻不能耽搁……

在毛主席和周总理的关怀下,刘亚楼将军来到上海接受治疗。

刘亚楼将军病重住院的消息很快传遍中央,老领导老战友们纷纷到医院看望。

周恩来总理也在百忙中代表党中央来到上海医院,看望刘亚楼同志。

刘亚楼在得知周总理要前来看望自己后,很是不安,对妻子说:“总理日理万机,让他来看我,真是罪过。”

尽管他身体极度虚弱,还是早早起床,穿得整整齐齐,来到医院大厅,以最佳状态等候着周总理的到来。

周总理赶到医院,看到大厅中的刘亚楼有点意外,他赶忙快走几步,上前扶住他说:“亚楼同志,是你看我还是我看你?你是病人,应该在病床好好待着啊!”

刘亚楼则向周总理说道:“您工作那么繁忙,还前来看望我,我躺在床上如何安心啊。”

周总理听后,连连摇头,他一边拉着刘亚楼走向病房,一边嗔怪说:“亚楼啊,客气是分时候的,现在你是病人,以后不用这样了。”

见总理这样说,刘亚楼只好笑着答应了下来,但同时又为自己辩解说:“我觉得这样做没错,您是总理,抽时间来看我,我出去迎接是应该的,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能坏了规矩。”

坐定之后,周恩来问了他的健康状况,以及治疗方案,鼓励他战胜病魔,这时候,护士来了,说该输液了。

周恩来闻听,便匆匆告辞。

总理离开时,刘亚楼还是坚持要送他下楼,即使妻子劝说也没用。

离开时,周恩来紧握着刘亚楼的手,满含深情交代说:“你要听医生的话,多休息,不要想工作上的事,康复之后有的是工作,你不做都不行,过段时间我还会来看你……”

离开医院之后,周恩来又专门交代,找最好的医生,用最好的药,一定要挽救刘亚楼的生命。

可是,因为发现太晚,刘亚楼的病还是没有能控制住,而是不断恶化。

1965年5月,刘亚楼将军身体的状态急转直下,医院发出了病危通知书。

消息传来,秘书询问周总理,是否去医院看望刘亚楼将军。

周总理沉吟半晌,说了一句话:“我不会再去看他了!”

看到秘书大惑不解,周恩来解释说:“我不是不想去看,而是刘亚楼脾气太倔,我要再去看他,他还是会坚持下楼送我;即使他无法下床,也会引起他情绪上的波动,对他的治疗没好处,我不忍心看他这样。”

说完,周恩来赶紧给外交部打电话,看能不能从国外买一些治疗肝癌的特效药。

为了挽救刘亚楼的生命,党中央竭尽全力,但他的病情仍旧在继续恶化。

生命的最后日子,将军经常昏迷。

5月7日早上,刘亚楼从昏迷中突然醒来,问妻子:“总理在哪,我要向他汇报工作”……

1965年5月7日,刘亚楼将军的心脏停止了跳动,年仅55岁。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平台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