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搜狐历史

过剩的青春何处安放?给他一个房间,一台电视

1951年,日本政府向盟军取回完整主权时,曾签下《日美安全保障条约》。双方约定了美军有权在日本以及周边地区驻扎三军;美军可以协助日本政府镇压本土发生的暴乱活动,这一条约就此成为了美日关系的基础。条约签订后,美国没少给日本人民气受。比如55年东京下砂川町居民反对美军基地扩建,美军要求日本政府强硬处理,结果酿成千人受伤的流血事件。在此之前美国在日本一直宣传建立民主自由的天堂国度,这一事件后,日本人的春梦开始醒了。

就这么忍了八年,到1959年,日本开始和美国商量“重修日美安保条约”。驻日美军的种种暴行让日本人民无不盼望其早点滚蛋,废除旧条约,重新界定美日关系。从1960年开始,日本社会各界开始走上街头,或者载歌载舞,或者静坐沉默,向美国人示威,这时方式还属于温柔的。1960年1月19日,时任日本首相的岸信介和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在华盛顿签订《日美共同合作和安全条约》。消息传来,日本国内炸了锅。朝野内的政客们忙着向异见者喷吐沫星子,而大学生们早已冲出校园,高喊岸信介XXXX……5月20日,日本国会更是被11万示威者围了个水泄不通。如此乱象中,美国特使哈卡比想出来打个圆场,没想到路上比现在的北京还堵,最后还是美军直升机将其“吊”回了大使馆。

6月15日,在示威者冲击国会的混乱中,一名叫桦美智子的女大学生受伤后死亡,日本人将这一天称为“血的抗议日”,大学生的愤怒彻底被点燃。国会附近一片混乱,日本陷入内战危局。就在大伙群情激昂之时,《日美安保条约》却按照当时日本的法律“自然生效”。“罪人”岸信介随即宣布辞职。说来很无奈,在当时的美军重压下,日本根本没有说“不”的可能,只不过需要有个替罪羊去签字而已。岸信介在一个月后,被刺客重伤,太可怜。

然而更可怜的是一腔热血的大学生们,说好的废约呢?说好的胜利呢?戛然而止的时局让他们有一腔怒火而无处宣泄,按现在的说法这叫“社会不安定因素”。灭火的最流向再点燃一束火焰。热血青年更需要将囤积在大脑里的热血,向下再向下流。被称为“浪漫春画”(Roman Porno)的成人映画应运而生,很快在年轻人中得到普及。然而这种慢悠悠、文绉绉的戏码显然无法在时代中前行的青年人们。

进入70年代,日本中央银行采取了非常宽松的金融政策,鼓励资金流入房地产以及股票市场,致使房地产价格暴涨。买房难!卖房更难!房地产商人们为了多卖几间房做足了创意。“为每一个孩子提供私人空间!”这句广告词深深印在了每个日本小男孩、大男孩、老男孩的脑海里。一个绝对的私密空间,才为AV的普及提供了条件。比起传统的影院观赏模式,放学后钻进自己的小房间,打开录像机,快速进入声色世界的诱惑力明显更大。以此为契机,AV在日本本土“千树万树梨花开”,到94年,从业人员最高已可拿到数十亿日元薪水。火爆程度,可见一斑。 [详细]

“前AV时代”的中国:一本黄书走天下

作家王小波曾在《黄金时代》里写道:“……有一天她从山上下来,和我讨论她不是破鞋的问题”。“破鞋”这个词儿,就是对70年代中国两性关系史的最好注脚。在日本青年关起门来探索生命奥秘时,我们的70年代青年们还在为男女坐得太近会不会怀孕而苦恼。爱情和性是连辞典都避而不谈的洪水猛兽。男女问题、作风问题像是宇宙中的黑洞,任何掉入其中的人,都无法再被救赎。

此时距离最早的AV成品进入中国还有漫长的二十年,在现实中被勒住咽喉喘不过气来的人们急需一个发泄口,这一点倒是与同时期的日本青年很相似。只不过,咱们的方式更“文艺”。一本名叫《少女之心》的“黄色”手抄本在民间广泛流传——虽然咱们现在看起来不怎么“黄”,充其量算是性启蒙读物。然而在当时这是一本神圣的“奇书”,有幸接触的人“为它抄肿了手”,而更多的人则是期盼品尝这份危险,毕竟在当时看黄书要遭受牢狱之灾。这部手抄本小说在中国成了“前AV时代”的替代品。

《少女之心》,又名《曼娜回忆录》,讲述的是主人公曼娜和表哥少华、同学林涛之间的三角恋情。学者朱大可曾回忆“我往往只有十二小时的阅读时间,在15瓦的灯泡光亮下,我总是能够在下半夜之前先把全书浏览一遍,再用剩下的时间细读一些重要的章节。天亮的时刻,当我交出上百万字的大书,就像交出一个被榨空的钱袋。筋疲力尽,但心情很愉快。”

至于这本小说到底什么样,这里可以贴出一小段,客官们认真学习研读——“……如果不穿衣服两个人这样抱着、贴着通气那可能要怀孕。所谓的通气,他理解为肚脐眼、双方肚脐眼会通气,后来每一次约会,曼娜就找两张伤湿止痛膏,自己先贴好一张,到了那个约会的地点,给少华贴好一张,然后他们就拥抱在一起……” [详细]

考据狂:爱情动作片,中国谁第一次“开洋荤”?

欣赏爱情动作片这种事儿,如前文所强调,诞生于私密空间,史家不记,爹妈不知。我们想要给它一个“历史第一次”,着实不易,只能说“尽量早一点儿”。

1936年,储安平乘船到欧洲去,过苏伊士运河时,经过一个坡赛的地方,描写道:“……在坡赛,居然公开的沿街兜售春画,一张一张给你看,开价还价,一如普通的交易。还有些人跟在你后面叫你去看活动的性交影片和裸体跳舞。我简直不明白坡赛这地方是什么一个世界,看来这地方的淫风一定很盛。”

储安平是民国时期著名评论家,以上文字出自其所著的《欧行杂记》。“活动的性交影片”这个怪怪的词儿我们可以看作是AV的老祖宗,算是一个比较早的记载。彼时汉语的世界里,没有外来字母AV,没有“毛片”,没有“苍老师”,万籁俱静。 [详细]

硬盘里的秘密:AV西游记,旅途的终点

进入90年代,“AV进口”处于法律的灰色地带,依靠广东、福建沿海渔民的走私行为,一张张光盘流入内地。所以毫不夸张地说,此时进入中国的AV,都是跟鲜虾鱼板面一路子的正宗海鲜味儿。走私进入国内的光盘被盗版商人买下,经过粗暴的复制技术,再以超昂贵的价格售出。多贵?估计跟现在切糕差不多,所以当时的购买主力军并非青年人,而是有工作有收入的中年人群体。这些价格不菲的光盘藏匿于凤毛麟角的电脑商城柜台下,非诚勿扰。

很快,随着市场经济进一步渗透到社会各个角落,昂贵的AV光盘迅速被淘汰了。取而代之的是由中国特色的“山寨”光盘,它们售价低廉,带着东方国度特有的多快好省范儿,横扫了这片灰色市场。这里面最典型的舞台当属中关村,“哥们儿要盘不?”是那时最流行的“搭讪”。作家韩寒也曾在他的小说里调侃了一段囧事,写在街边买了一张封面极尽挑逗的光盘回去,发现是一张旅游观光宣传片……这份独特的回忆,相信是不少人的私家历史。

终结这一切的是互联网的出现。94年,部分幸运的国人用可怜的64KB的带宽,第一次推开了“二次元世界”的大门,天使与魔鬼呼啸而出。95年,微软用WIN95让人们对上网不再抱有神秘感和认知困难,出了麻将扑克与八卦之外,寻常百姓开始在网上寻找栖息之所,新浪、搜狐等互联网公司开始让这一领域走上正规化之路。AV对中国的西游之路,在进入21世纪后,宛如乘上了大圣的跟头云,也发展到了十万八千里之外。脱离了光盘媒介束缚,各种网站、论坛、游戏走马灯登场。06年,武藤兰死讯引得清华学子条幅致哀,“为人不识武藤兰,看尽毛片也枉然”……08年,李宗盛将饭岛爱之死写进了自己的歌……再过了两年,11月11日,光棍节这天苍井空登陆中国微博,阿宅们从指尖传来阵阵酥麻……

历经40年,跨越两代人,日本AV终于完成了远走中国的“西游”。[详细]

[>>点击返回历史频道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