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搜狐历史

“埃博拉”归来:曾神秘消失十五年



转发至: 搜狐微博 开心网 人人 白社会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网易微博

编者导读:


1976年,一种不知名的病毒光顾扎伊尔(即刚果民主共和国),疯狂地虐杀“埃博拉”河沿岸55个村庄的百姓,致使数百生灵涂炭,有的家庭甚至无一幸免,“埃博拉病毒”也因此而得名。


不知道其中间宿主,没有疫苗,没有可治愈的药物,极其恐怖的传播方式和速度,埃博拉病毒像幽灵一样飘在非洲,从1976年至2012年爆发了23次。


2014年7月,在西非,埃博拉病毒再次大爆发,截止当前其感染和死亡人数已经超过以往任何一次,并且还在继续蔓延……

一个针头引发的悲剧:“埃博拉”疯狂肆虐扎伊尔

  1976年8月的一天,扎伊尔(现刚果民主共和国)小城杨布库的医院里来了一位发着高烧的病人,名叫Mabalo,他在发病前去过一次扎伊尔北部地区。非洲当地的医院数量极为有限,医疗水平落后,医生也没几个,去那里的病人一般都只会被医生诊断为以下几种疾病:疟疾、疟疾或者疟疾。一旦诊断完成,病人就会排成长队,等待注射抗疟疾药。

  每个护士面前都会放着几支注射器,三支用于注射抗疟疾药,剩下的用于注射诸如维生素之类的其他液体。每个护士一天下来要用这几支注射器给上百个病人注射药品,针头用钝了才会更换。这其实是种相当危险、应该被严格禁止的行为。有相当数量的人因共用不经充分消毒的针头而感染包括艾滋病在内的各种疾病。但对于以些穷苦之地的人来说,有针打能治病总比什么都没有来得好。

  但谁都没想到,杨布库医院里的这种危险行为居然这么快就让当地人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以这家医院为据点,可怕的传染病在短时间内就血洗了周边50多个村庄。大部分病人的症状和Mabalo一样:有的病人发着高烧,有的身体僵硬,有的头痛欲裂,在地下打着滚。发病之后,病情会在几天内迅速恶化,稍晚期一些的病人开始浑身出血,鼻子、牙床、眼结膜处会往外渗血,有些人表面看起来没有明显的出血,但内脏已经开始"溶解",严重的出血会引起低血压和休克,等待他们的将是死亡。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扎伊尔北部国家苏丹在两个月后也暴发了同样的疫情。首先出现病例的是距离杨布库400英里远的N’zara,当地一个棉花厂的工人们接二连三地病倒,很短的时间内就有35名工人死亡,他们发病症状和杨布库的病人极为相似。 [详细]

两名护士站在艾德拉病例前

一群猴子曾将“埃博拉”带至美国 感染者无症状

  1989年,位于莱斯顿的康宁公司下属Hazelton Research Products公司的莱斯顿灵长类检疫中心来了一批从菲律宾进口的用于医学实验的长尾猕猴,到货的时候发现在路上死了两只,这种情况不算什么,类似的动物长途运输常常会导致动物死亡,有时候甚至全军尽没。

  猕猴被运到莱斯顿的灵长类检疫中心后继续发生死亡事件,这一下就不正常了,在美国,猴子这种大型的实验动物很贵,照顾起来比对自己家的孩子还要精 心,绝对不会发生虐待的事情,猴子是得病死的,每天死两到三只猴子说明是一种传染病,引起了中心人员的警惕,进一步观察,死亡的猴子有出血热症状,有人突 然想到埃博拉病毒。

  这一下就成为美国卫生防疫最大的警报了,陆军传染病研究所闻讯而来,场景如同好莱坞大片,军方将中心剩下的猴子全部杀死,对中心进行全面消毒,后来房屋被推倒重建。实验室发现确实是埃博拉病毒,和扎伊尔型、苏丹型有区别,进而发现中心的6位工作人员血液中出现该病毒的抗体,表明已经被感染,根据这些情况,专家认为此型病毒可以通过空气传播。

  也就是说,这型埃博拉病毒具备流感病毒的传播能力,参照扎伊尔和苏丹的流行情况和死亡率,加上美国首都郊区密集的人口,一场大祸临头。

  不仅相关人员陷入死亡的恐惧中,整个华府开始骚动,高层寝食难安,不知道疫情扩散的情况,更不知道一旦出现埃博拉病毒流行,华府地区以至美国会发生什么情况?

  山雨欲来风满楼之际,这几位感染者居然一直没有发病,让大家把心放回肚子里。专家前往菲律宾,在马尼拉附近的一家猴出口商处发现大批死于埃博拉病毒感染的猴子,也发现了12名血液中有该病毒抗体的菲律宾人,这12位感染者同样没有任何症状。

  于是埃博拉病毒又多了一型,莱斯顿型。这型埃博拉病毒可以感染猴而且死亡率极高,也可以感染人可是不会引起任何症状。[详细]

非洲疫区医生在抢救病人

神秘消失15年:再次“攻击”扎伊尔 宿主依旧成谜

  调查人员在以往事件中发现,埃博拉病毒的首例感染者大都是经常进入非洲雨林深处的人。过去,这片广阔的丛林地带几乎无法穿越。但随着人口的膨胀和资源的不断减少,有越来越多的人走进原始丛林和次生林。

  就埃博拉而言,它的天然储存宿主――也许是一种动物,通过某种途径,将病毒传给了灵长动物。猴子尤其容易受到感染。它们可以将埃博拉病毒传染给人类,因为它们和人有着相似的生化特质。找到埃博拉的储存宿主,将有助于医生研究这种病毒的生命周期,甚至找到阻止其传播的方法。但是到目前为止,由于丛林太大,生物种类又异常繁多,这项工作阻碍重重。

  美军传染病医疗研究所的彼得·亚尔林说:“埃博拉无疑是最奇妙的病毒之一。它有一种让人捉摸不定的特质。多年以来,它在自然界的储存宿主一直是个谜。尽管我们进行了各种努力,包括深入疾病爆发区调查,捕捉各种飞禽走兽,以及试图隔离病毒。但是,所有的努力都以失败告终。”

  1995年,扎伊尔-埃博拉再次出现,并造成250人死亡。作为疾病控制中心特殊病原体研究小组的组长,彼得斯带队搜索了埃博拉的藏身地点。

  彼得斯说:“我们找到了最初感染上这种病毒的人,也就是著名的0号病人。我们原以为,接下来的事应该很简单。我们知道这个人的身份和职业,只需要对他的个人经历进行一些研究。可结果我们发现,这个人住在镇上,他经常骑着自行车穿过草原进入到一片次生林。更糟糕的是,他每个星期都有几天骑车进入原始森林,有时甚至会在森林里过夜。所以无论白天还是晚上,他在森林里始终暴露在病毒的威胁之中。这就意味着,我们需要检测森林里的一切。这在热带地区无疑是自找麻烦。我们检验了我们能捕到的所有哺乳动物,以及大约3万只节肢动物,但是一点埃博拉病毒的线索也没找到。它的储存宿主仍然是一个谜。”

  埃博拉的神秘,很大程度在于暴发丝毫没有规律可循。非洲居民有捕猎黑猩猩、猴子和蝙蝠等野生动物当食物的习俗。但是,捕猎每天都有,埃博拉病毒疫情却没有连续发生。1976年首次发现埃博拉病毒疫情,接下来1977年和1979年都有不同规模的暴发,而自1980年开始,埃博拉病毒在非洲丛林沉寂了15年,一直没有向人类发起进攻。没有人知道为什么埃博拉病毒给了人类15年的的休战期。直到1995年扎伊尔型卷土而来,一下子在刚果民主共和国致死了254个人。 [详细]

研究人员手持“埃博拉”样本

凶狠的“埃博拉”:丛林中的恶魔 踪迹难寻

  对于埃博拉病毒本身则有两种截然不同的看法,一种认为这是一种很古老的病毒,另一种认为这是一种新型病毒。

  第一种看法认为埃博拉病毒早就在丛林中存在的,自1976年以来的历次流行都是偶然事件,是人类由于种种原因接触了埃博拉病毒的感染对象和宿主而导致的。第二种看法则认为埃博拉病毒很可能是一种古老病毒演化出来的新种,自1976年以来的所有流行都是埃博拉病毒逐渐扩散的结果,所有埃博拉病毒都来自1976年扎伊尔流行株。这两种看法都有根据也都没有确凿的证据,双方的共同点是倾向于蝙蝠是宿主,但并非唯一宿主,可能还有另外一种更古老的动物也是埃博拉病毒的宿主。目前埃博拉病毒主要在大猩猩中流行,对人类的危害还不大。

  这两种看法中第二种的可能性最大,因为如果是偶然事件的话,应该一直有埃博拉病毒流行,而不是从1976年才开始。近代来在中非并没有出现人类大规模侵袭丛林的迹象,也没有艾滋病毒扩散那种社会生态变化。然而,第二种看法对于人类来说是不寒而栗的,它预示一种中者死亡过半的烈性传染病正在走出丛林,渐渐地在非洲扩散,终有一日,这种烈性传染病会真正走出丛林、走出非洲,成为下一个瘟疫。

  埃博拉病毒是动物源传染病的代表,和禽流感等疾病不一样,埃博拉病毒不是因为人类侵袭动物领地或者大规模进行饲养业造成的,埃博拉病毒等动物病毒来自人类早已走出的丛林,是动物病毒主动出击。

  从牛痘苗到磺胺、抗生素,人类陆续征服了很多烈性传染病,导致人口膨胀、人类平均寿命大幅度提高,文明水平也突飞猛进,让人类认为已经掌握了自己的命运。自从进入农耕社会之后,人类也进入了瘟疫时代,烈性传染病相继出现,甚至常年流行。相比于我们的祖辈,由于微生物学和免疫学的进步,我们所受到的传染病的威胁已经大大地降低了,但并不表明我们已经走出瘟疫时代,艾滋病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埃博拉病毒则预示了另外一种可能,我们快要走出瘟疫时代的幸福时光,很快就要重新进入黑暗时光。

  目前对埃博拉病毒和马尔堡病毒的疫苗研究一直在进行中,希望有朝一日能研制成功有效的疫苗。[详细]

  出品:搜狐历史 编辑:杨少杰

“埃博拉”正在肆虐西非

Copyright © 2017 Soh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 全部新闻 全部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