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搜狐历史

一生三次称帝 皆属他人摆布的傀儡

依照封建传位规则,当初本不该由溥仪当皇帝。1908年秋,光绪帝病危,慈禧太后便急着过继子嗣。按理应选“溥”字辈最年长的侄儿溥伟,此人的祖父是咸丰帝的六弟奕訢。奕訢当初曾协助发动过北京政变并造成“垂帘听政”。可“老佛爷”却偏偏挑中光绪帝的弟弟载沣的长子溥仪,其原因有人猜测是慈禧自认为身体还好,找个小皇帝便于她摆布。另外,溥仪的祖母是慈禧的亲妹妹,母亲又是慈禧头号亲信荣禄之女。当时,溥伟守在宫外,满以为肯定轮到自己,一见溥仪被抱进去,竟气得大骂了半晌。对此“咆哮宫门”的不赦大罪,慈禧看在他祖父的面子上才隐忍不问。11月中旬,光绪、慈禧奇怪地在两天间双双死去,只好由新太后、光绪的妻子隆裕和自己的小叔子载沣一同扶持溥仪登基。   

溥仪作为清朝第十二代皇帝,三岁时首次当皇帝时国运已气数将尽。他登基时由任摄政王的父亲抱上殿,鼓乐轰鸣、百官跪拜时,他被吓得大哭。其父怎样哄也不灵,只好拿来玩具说:“快了!快了!快要完了!”不少大臣私下说这话不吉利。果然,不出三年,1912年初,清廷面对辛亥革命的风暴,溥仪名义上的母亲(其实是他伯母)隆裕太后抱着小皇帝宣布退位了。   

退位后的溥仪慢慢懂了事,在周围清朝遗老包围下被灌输了满脑子复辟意识。1917年7月,封建军阀张勋率兵入京,拥立溥仪复辟,这位11岁的少年第一次尝到了当皇帝的兴奋,却在11天后被赶下台。此后,溥仪把复辟的希望寄托于外国,先是受英国公使馆派来的师傅庄士敦鼓动准备到西洋寻找支持,因英美政府的对华政策是维持民国而未成行。后来,他与制造“满蒙独立”以分裂中国的日本侵略者联手,在“九·一八事变”后去了东北,先当“执政”,1934年,第三次登基。日本人却未兑现帮助其恢复“大清”的许诺,只让他当“满洲国”的“康德”皇帝,对外言论全要由关东军拟稿,连走出宫的自由都没有。[详细]

十年阶下囚 每天跪床修行功课

在伪满深宫中呆了十几年的溥仪,对日本人由感谢变为不满,后来又发展为恐惧,不过,这与抗日斗争根本不能相提并论。1945年,日本投降,溥仪被苏军逮捕,于1950年移交中国,以叛国和协助侵略者发动战争罪在战犯管理所关押了近十年,完全是罪有应得。   

溥仪在苏联拘留期间,一直享受优待,一日三餐有丰刷的俄餐,还供应有面包、果品、奶油之类的午茶。配有医生、护士为他检查身体、治疗疾病。他从不参加劳动,生活起居一应都由三个侄儿和原随侍侍候。溥仪也从末在侍候他的人面前放下“皇上”架子,天天接受他们的请安。他虔诚诵佛念经,每天跪床修行功课,还让随侍和侄辈放哨,好让他摆弄诸葛神课、金钱卦等玩意儿,占卜自己的不测命运。这些做法,从未受到苏军干预。他又看到让他揭发日本帝国的罪行,于是他认为苏联主要是要严惩日本战犯,不会对他怎么样,便生出一个想在苏联偷生、逃避中国人民惩罚的幻想:苏联和英美是盟邦,先设法在苏联留下来,再伺机从苏联迁往英美去做寓公。他带着的大批珠宝首饰等贵重物品也足够他后半生花销的了。为了达到这个目的,溥仪在苏联的五年间,除了多次口头向苏方提出申请以外,还三次上书苏联当局,申请准许他永远留在苏联。

1946年8月,苏联当局让溥仪到东京“远东军事法庭”作证。“皇帝”出庭,这一空前之举,引起世界各国瞩目,一度成为世界上一些报纸的头条消息。溥仪的出庭作证,为苏联战胜国的地位和权利提供了无可辩驳的铁证。同时溥仪因害怕自己会受到惩罚,为了掩饰自愿充当傀儡的罪行,也在法庭上对一些情节故意闪烁其词。他回避“九一八”事变前就和日本人秘密勾结、相互利用的事实。他拒不承认自己写给日本当局作死心塌地投靠的亲笔信,他在信中说什么“今看欲谋东亚之强国,有赖于中日两国提携”,希望日本帝国主义扶植他延续清王朝统治。无疑,溥仪在为自己刻意开脱的时候,也就没有彻底揭露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罪行。[详细]

平民度余生 称比起皇帝更愿当园丁

在战犯管理所里,溥仪有生以来首次学会系鞋带、自己洗衣服等生活常识,在头脑中也扫荡了帝王意识而树立了公民观念。1959年12月9日,溥仪回到离开了将近35年的北京,以一种全新的身份,开始面对一个全新的世界。他的心情是兴奋而又忐忑不安的。在开始的日子里,他与许多分离多年的亲友见了面,还在市民政局的组织下进行了一系列参观。其中最有意义的一次,是参观故宫,溥仪理所当然地担任了义务讲解员。旧地重游,他感慨万千地说:“我相信故宫也获得了新生!”溥仪获得特赦回到北京后,有些老人见面后还行跪拜大礼,马上被他批评为思想落后。获得一张选民证后,溥仪称这是一生最珍贵的东西。   

1960年3月,他被分配工作,到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的北京植物园,开始了半天劳动、半天学习的生活。一年以后,他正式来到全国政协文史资料研究委员会担任专员,单位将两间办公室腾出来作为他的宿舍,他总算有了一个真正属于自己的家了。对于溥仪来说,这段时间以来的一切事物都是十分新鲜的。像“工作”、“单位”等等,这些十分普通的词语,对他却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因为这才说明他开始走进了普通人的行列。蒙哥马利来访时询问他感受如何,他回答说“比起皇帝来我更愿当园丁”。这位英国元帅惊讶之极,回国后把这当成奇闻宣传。有的外国进步人士来访后,报道说:“看到溥仪,才能深刻地感受到什么是中国的社会主义改造。”

溥仪三度当皇帝,是中国近代特定历史环境的结果,他的人生道路凝聚着近现代社会的变迁,其改造过程则折射出国家进步的曙光。溥仪晚年的愿望,是想写一部《我的后半生》,可惜因过早去世而未成。假设他能活到改革开放后,再下笔写下新感受,我想这将会比《我的前半生》更有教育意义……[详细]